141 按部就班的实施(求订阅)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最后,罗真还是没有交代清楚自己究竟到哪去了。收藏本站
  因为,一旦将自己的事情交代出来,那就势必需要暴露〈奇迹〉的存在。
  而罗曼曾经却是嘱咐过罗真。
  “无论如何,都不能被第三个人知道这枚指环的存在,知道了吗?”
  这个嘱咐,罗真至今都还记得。
  因此,罗真丝毫没有打算将〈奇迹〉的存在暴露给第三个人知道。
  不管是在迦勒底内,还是在机巧的世界里,都是如此。
  所以,面对奥尔加玛丽的质问,罗真只是一味的敷衍过去,面对玛修的质问,罗真同样只是加以安慰而已,就连罗曼的质问,罗真都只是隐隐的透露出跟〈奇迹〉有关,然后,罗曼就没有再过问什么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别人姑且不说,奥尔加玛丽自然是无法接受。
  可无法接受又如何呢?
  从以前到现在,罗真难道有在迦勒底内妥协过吗?
  罗真一直都是迦勒底的问题儿童,对迦勒底的好感度呈现不好不坏、不上不下的状况,再加上对奥尔加玛丽同样不对付,自然不会配合了。
  结果,这件事情就这么不了了之。
  奥尔加玛丽只能对罗真恨得牙痒痒的,并给罗真下了一个禁令。
  “从今天开始,你必须每天都来管制室报道一次。”
  这只能算是一个不痛不痒的惩罚了。
  如是这般,罗真在迦勒底内失踪三个多月的重大事件便以这种不能让人接受的方式宣布了了结。
  虽然很多人都无法接受,可既然罗真回来了,那至少不算是太糟糕。
  况且,这三个多月的时间并不算是白白浪费在罗真身上而已。
  经过迦勒底内的幸存人员们一致的努力,之前,迦勒底中被雷夫给摧毁的那些设施已经恢复了八成有余,让迦勒底的运作勉强恢复到了过去的全盛水平,连曾经被爆破的管制室都被修复完好,恢复到了以前的模样。
  如此一来,迦勒底就能够自给自足了。
  这座位于海拔6000公尺以上的雪山中的设施本来就有自给自足的能力。
  如果不是离人理的毁灭仅剩下不到一年半的时间,那迦勒底完全可以生存得更久,问题仅仅在于资源的利用率还剩多少而已。
  而既然迦勒底的设施已经基本修复完毕,人理修正的工作就得提上日程了。
  “给你一天的时间调整好自己的状态!”
  奥尔加玛丽给罗真扔下了这么一句话,紧接着才拍打着翅膀,愤恨般的飞走。
  那画面,还真有点滑稽。
  “不管怎么样,前辈回来了就好。”
  玛修貌似也原谅了罗真的贸然失踪,心情坏得快,好得也快,没过多久就向罗真嘘寒问暖,确认罗真没有问题以后,方才彻底的放下了心。
  “那前辈你就好好休息,我们明天再见。”
  留下这样的话语,玛修同样离开了。
  至于芙芙,早就一如既往的消失不见,不知道又跑到哪里去闲逛了。
  最终,只剩下罗真与罗曼两兄弟在一起,离开了管制室。
  罗真这才终于可以将自己这次回来的目的给完成。
  …………
  “这是…”
  在罗真的房间里,罗曼手中拿着一个装满了血液的瓶子,有些怔然的看向了罗真。
  迎着罗曼的目光,罗真颇为认真了起来。
  “这是一个罕见的魔术世家后裔的血。”
  罗真做出了这样的解释。
  “他们一族天生就拥有着特异的体质,可以使用一种叫做〈红翼阵〉的秘术。”
  罗真的解释,很快就换来了罗曼的理解。
  “你是想让我帮你解析这瓶血吗?”
  罗曼这么向着罗真询问了。
  “没错。”罗真也没有隐瞒,直接点头,道:“以老哥你的能力,再配合迦勒底的先进仪器,这应该是非常容易办到的事情吧?”
  虽然平时不太可靠,但罗曼再怎么说也是医疗部的权威,现如今迦勒底内职位最高的负责人,成为了不能出现在人前的奥尔加玛丽的代表,管理着整个迦勒底。
  因此,罗真想掌握〈红翼阵〉的话,罗曼的协助是必不可少的。
  当然,仅仅解析血液是不够的。
  根据罗真的想法,想掌握〈红翼阵〉的话,解析赤羽一族的血脉只是其一,还需要另外一样不可多得的东西。
  “你想要研究〈命运〉的令咒系统?”
  罗曼愕然了起来了。
  这就是罗真回到迦勒底的第二个目的。
  “如果我的方向没错的话,想使用〈红翼阵〉还得稍微借助一下令咒的模式。”
  罗真便向罗曼提出了这个请求。
  “所以,老哥,你能给我权限,让我可以自由的研究〈命运〉的令咒系统吗?”
  只有研究透彻了令咒的构成形式和模式,罗真才能实施自己的计划。
  “这…”
  罗曼顿时犹豫了起来。
  若仅仅是帮罗真解析〈红翼之血〉的话,对于罗曼而言根本就是手到擒来,不需要耗费半点的功夫,最快三天,最慢十天就能完成。
  可将可以自由接触〈命运〉的权限放给罗真,那就有点为难了。
  “英灵召唤系统可是迦勒底能够实现存在意义的根本,要是出了什么差错,那就麻烦大了啊。”
  罗曼可不敢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
  要是英灵召唤系统真的出了什么问题,那连人理修正的工作都没有办法继续下去,这让罗曼怎么敢放权给罗真呢?
  更重要的是…
  “要是所长知道的话,一定会把我骂死的。”
  罗曼的理由便从冠冕堂皇变得怯弱了起来。
  罗真顿时翻起了白眼。
  “反正你也没少被那个女人痛骂吧?就算什么事情都没有人家也会骂你一顿的!”
  罗真毫不客气的戳穿了这个事实。
  罗曼这就不愿意了。
  “谁…谁说的?我又不是一直都会被所长骂!”
  “是吗?”
  “当然!”
  “那你告诉我,有哪一天你是没有被那个女人骂的吗?”
  “这…”
  “还有,就算那个女人没有骂过你,难道有称赞过你?”
  “这…这…”
  “没有吧?没有吧?”
  罗真落井下石般的不停追问,让罗曼当场蔫了。
  “知…知道了!我放权给你就是了!”
  罗曼泪流满面的自暴自弃了起来。
  闻言,罗真这才满意的点下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