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 下得了手吗?(求订阅)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前辈?”
  玛修转过了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在那里,罗真正一脸神清气爽的从树林中走了出来,一副做了什么好事的模样。
  联想到先前那阵鬼哭狼嚎,再看着罗真那清爽的表情,整个营地里的士兵顿时对罗真投来畏惧的目光。
  那个样子,就像是在看着一个冷血无情的刽子手一样。
  没有理会这些投来畏惧的眼神的士兵,罗真来到了玛修的身边。
  “如果龙之魔女持有着圣杯的话,那只要向圣杯许下愿望,就算死者复活这种奇迹办不到,对亚龙种进行召唤还是能够办得到的吧?”
  罗真继续了刚刚的话题,这么说了。
  “以圣杯的力量,别说是亚龙了,就是将真正的龙种给召唤了出来,我也一点都不会奇怪。”
  这是罗真所抱持的观点。
  也就是说
  “根据结论,导致这个特异点出现的圣杯很有可能就在龙之魔女的手中吧?”罗曼连忙问道:“那龙之魔女现在在哪里呢?”
  这个问题,罗真早就已经询问过吉尔了。
  而这个地方,对于圣女贞德而言,同样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地方。
  因为,生前,贞德便解放过那座城市,让这段逸事如今依旧记载在历史当中。
  这个地方就是
  “奥尔良。”罗真极为笃定的说道:“那个龙之魔女现在就在奥尔良,以那里为根据地,向法兰西全土发起了侵略,已经将法兰西整整一半的国土都化作双足飞龙的巢穴了。”
  这样说着的罗真还有一句话没有说。
  “从雷夫教授的身上感受到的那股毛骨悚然的感觉,同样来自于奥尔良所在的方向。”
  换言之,在奥尔良里,不仅仅只有龙之魔女而已,还有人理烧却的幕后黑手。
  再加上圣杯在对方的手中,对方又借助圣杯的力量召唤出了那么多的幻想种,其中甚至有可能还存在真正的龙种,作为敌人而言,真的是太过于苛刻了。
  只是
  “只是,我们还是只能靠你们两人来突破这一难关了。”罗曼无可奈何般的说道:“这只不过是七大特异点中的第一个,而且还是波动数值最小的一个,若是无法闯过去的话,拯救人理,不过是一个梦而已。”
  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我们能做的就是尽量给予你们支持和支援。”罗曼这么说道:“不管是对法兰西上空那个可疑的光环,亦或者是对罗真的身体异常,我们这边都会着手开始调查跟分析,这方面,我们这边有能人,你们完全可以放心。”
  这个所谓的能人指的应该就是先前灵子转移时罗曼提过的那一位吧?
  对于那一位的能力,罗真还是挺放心的。
  更何况
  “所长也在偷偷的调查各种记录和资料,尝试从中找出一点情报。”
  罗曼有些鬼鬼祟祟的这么说了。
  所以,罗真和玛修并不是在单独作战,而是确实的有伙伴在身边。
  “那就拜托你们了,医生。”
  玛修非常郑重的对罗曼进行了委托。
  “交给我们吧。”罗曼笑了笑,道:“记得保持联络,如果这边检测到了什么异常,同样会在第一时间内通知你们的。”
  说完,罗曼的影像便消失了。
  玛修这才放松了下来。
  “辛苦了,前辈。”玛修先是慰问了一下罗真,随即问道:“研究的成果怎么样了呢?”
  “这个嘛”罗真顿时有些神秘兮兮的说道:“你以后就会知道的。”
  见状,玛修虽然有些好奇,却也没有再多问什么了。
  这时
  “看来,你们的事情做完了。”
  带着这么一句话,全副武装的吉尔从远处走了过来。
  “吉尔元帅。”
  玛修顿时看了过去。
  “多谢你提供的情报,对我们很有帮助。”
  罗真也象征性的向对方道谢了。
  对此,吉尔只是摇了摇头。
  “不用介意,就结果来说,大家是双赢,我们也争取到了难得可贵的战斗力,让我们多少有了一些对抗魔女的底气。”
  这应该是真心话吧?
  毕竟,姑且不论龙之魔女到底是不是贞德,对方十有八九很有可能是从者。
  既然是从者,那就不是一般的人类所能抵抗的。
  而吉尔的目标却是打倒龙之魔女夺法兰西的国土。
  既然如此,罗真与玛修对于吉尔来说就是不可多得的战斗力。
  问题在于
  “吉尔元帅,你真的能够打倒龙之魔女吗?”罗真看向了吉尔,若有深意似的质疑道:“就算对方是贞德?”
  “还以为你想问什么呢。”吉尔迎向了罗真的视线,一会以后,这般道:“正是因为龙之魔女是贞德,我才必须从她的手中夺法兰西的国土,只有这件事情是可以肯定的。”
  听起来,这似乎是对堕落入邪道的友人感到痛惜,并准备对其大义灭亲而说出来的话。
  可是
  “你能下得了手吗?”罗真直直的看着吉尔,道:“将好不容易复活的友人重新打入地狱,你能办到这件事吗?”
  罗真直截了当的质问,让吉尔彻底的失去了言语。
  吉尔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抬起头,看着漆黑的夜空,半响以后,方才幽幽的说了这么一声。
  “法兰西背叛了贞德,背叛了救赎了我们的圣女。”
  贞德之所以会被俘虏,原因就是在贡比涅的一次小规模战役中,贞德下令军队撤退贡比涅城时,由于贡比涅城害怕英军跟着闯入,没等到所有部队撤便将城门关下,让贞德与剩余的后卫部队被困于城外,最终才遭到了勃艮第人俘虏。
  而按照这个时代的惯例,只要俘虏的家人能付出足够的赎金,那就可以将俘虏赎去,被贞德支持上了王位的查理七世却没有出力救援贞德,致使贞德被勃艮第人卖给了英格兰,遭到了英格兰的判刑。
  因此,贞德不仅是被身为仇敌的英格兰所污蔑,更是被拼尽全力维护且拯救的法兰西所背叛。
  “正因如此,我不能看着她再这么继续下去。”
  留下这样意义不明的话语,吉尔才自顾自的离开。
  只剩下罗真与玛修在那里面面相觑,久久无法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