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 「贞德」与「贞德」(求订阅)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从贞德与黑贞德的所有言论来看,两人似乎都是贞德这名人物,只是一个依旧是圣女,一个则沦落为了魔女。
  这种事情是可能的吗?
  这个世界真的有完全相同的两个存在吗?
  答案是有。
  至少,对于从者来说是如此。
  “因为,所有的从者都是〈英灵之座〉中的本体的分身啊。”
  英灵本身是不会召唤的。
  能够召唤英灵的只有世界而已。
  人类仅能召唤作为英灵分身的从者。
  这是打从一开始就决定好的事情。
  那么…
  “既然是分身的话,那同时出现两个分身也是可以的吧?”
  这就是其原理了。
  虽然非常的罕见,可一名英灵若是被召唤了两次,从而出现了两个一模一样的从者的话,那也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当然,这里所谓的一模一样只是大体而言,即两人都是同一存在,可不一定就说两人完全相同。
  就拿库丘林来说,他以lancer的职阶现界以及以caster的职阶现界都是可行的,两人亦是一样的存在,但由于职阶不同、属性不同、所处的时间段也不同等各种原因,两人在价值观、想法、性格乃至为人处世等等的问题上也是有可能不同的。
  毕竟,在〈英灵之座〉是没有时间的概念的。
  人们可以召唤处于不同时间段的该骑从者,例如年幼时还未成熟的这骑从者,以及成年时处于全盛期的这骑从者,亦或者是年老时处于衰退期的这骑从者,三骑从者都是同一存在,但由于经历的事情、事件的不同,双方所拥有的力量、技能、宝具、职阶都有可能不同,为此敌对,甚至互相残杀,那也是可能的。
  有鉴于此,同一存在的英灵在同一时代、同一地点、同一舞台上被召唤两次,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从者,那虽然属于极度罕见的状况,却并不是不可能发生。
  现在,在罗真的面前,或许就发生了这样一件罕见的事情。
  名为贞德的从者很有可能被召唤了两次。
  而且,双方因为属性的问题出现了分歧。
  如冬木市的亚瑟王,那位传说中的骑士王理应是〈秩序善〉的属性,拥有高风亮节的精神和忠诚正直的个性,可那名saber却是〈秩序恶〉的属性,言简意赅,冷酷无情,却一样有着身为王的自觉,只是因为属性不同,所做的事也不同。
  即使其目的、理想本身并未发生改变,但通常的亚瑟王为了理想可以洁身自好,黑化以后的亚瑟王却能为了实现理想,即使是暴政也去实行,这就是区别所在。
  现在,在罗真的面前,很有可能就出现了这样一个案例。
  通常的贞德是〈秩序善〉属性,一如传说中的圣女,清正廉洁,慈悲为怀。
  而黑贞德却是〈混沌恶〉属性,因为属性转换的关系,不再拥有怜悯和慈爱,甚至因为生前遭到背叛的缘故,陷入了憎恨的深渊,从而对法兰西全土进行了复仇。
  也就是说,两人都是贞德,只是属性不同导致会做的事情也不同。
  面对这一状况,贞德却是这么说了。
  “我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复仇。”
  这里的我指的自然不仅仅是以现在的灵基现界,身为从者的贞德,更是指位于〈英灵之座〉的本体。
  “即使被处以火刑,就算被世人背叛,我都从来没有怨恨过任何一个人,因为我早已接受了这个结局,更认为自己根本配不上〈圣女〉这个称号。”
  贞德由衷的出声。
  “哪怕已经死去,成为了人们的幻想,被刻印在了〈座〉上,这个想法都没有改变过。”
  既然连本体都没有复仇的想法,即使属性被转换了,最多也就是性格不同,绝对不会想复仇。
  贞德想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
  “……也就是说,你不承认我是贞德对吧?”
  魔女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被冷漠、暴戾、杀意所取代。
  “这样也好,我也已经受够了这个名字带来的一切。”
  魔女举起手中的旗帜,如此宣告。
  “就像我无法理解你为什么不复仇一样,你也理解不了我。”
  “你否定了我,那我也会全面的否定你。”
  “就算失去了称号、失去了名字、失去了记忆,唯独这份憎恨本身不会失去。”
  “既然如此,我只要这样就够了。”
  “你就抱着对这个国家的幻想,一起到地狱里去接受火刑吧。”
  说完,魔女挥下了手中的旗帜。
  就在这个瞬间…
  “嘭!”
  红莲的业火燃烧而起了。
  “……!?”
  贞德吃了一惊。
  从那股火焰中,贞德感受到了浓郁的怨念和负面的感情。
  那是与圣女无缘的事物。
  “如何?你没有这样的力量吧?”魔女扭曲般的笑道:“这是唯有接受了那个火刑,并决心报复一切的我才获得的火焰,复仇的火焰。”
  英灵是幻想的结晶,人们的信仰所化的存在,无论是神话中的英雄还是历史上的英雄,均都会基于这股信仰被记录起来。
  拜此所赐,有的英雄生前所没有的力量,若是在死后被人们在传说上、故事上添加了上去,那么,基于这股信仰力和知名度,该名英灵、从者也会获得这股力量。
  魔女既然是因为被背叛而心生怨恨的黑贞德,想对那些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处以火刑,被业火烧尽的人进行报复的存在,借此获得新的力量、新的宝具也是理所当然。
  “只有被污蔑为魔女的我才能使用这诅咒的火焰,为的就是让所有人与我一样,在业火中被燃烧殆尽。”
  黑贞德便怒目圆睁的喊出了声。
  “你就再次体会这充满憎恨和仇恨的火焰,在火刑中死去吧!”
  话落,业火便如暴风一般,席卷向了贞德。
  “唔…!”
  贞德一点都不敢怠慢,站起身,将手中的圣旗同样举了起来。
  “铮…”
  些许璀璨的光辉立即从展开的旗帜上亮起,让朦胧的金光弥漫而出。
  这一个瞬间,双方同时使用了自己的宝具。
  “这是被憎恶磨练而成的吾之灵魂咆哮!”
  黑贞德大声的解放了自己的宝具真名。
  “〈咆哮吧!吾之愤怒〉!”
  业火顿时膨胀而起,瞬间焚黑了地板,蒸发了空气,似浪潮一样,如恶龙的吐息一般,往贞德的身上覆盖了过去。
  “吾之旗帜啊!守护我的同胞吧!”
  贞德同样大声的解放了自己的宝具。
  “〈吾主在此〉!”
  朦胧又璀璨的金光亦从贞德的圣旗上绽放了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