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 物是人非的重逢(求订阅)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唰!”
  干脆利落的破空声中,巨大的雄鹰划过空间,在通道的上空径直的飞掠而过,只留下呼啸的劲风跟气旋,速度奇快无比。
  “芙!”
  芙芙站在了鹰背的最前方,两只小小的前肢紧紧的扒着鹰背,沐浴在劲风中,整个身体都似快被吹飞了一样,东倒西歪着。
  罗真和贞德亦是紧紧的趴在鹰背上,竭力的不让身形被劲风给吹走,令雄鹰发挥出了最大的速度。
  巨大的雄鹰就这么飞过了通道,来到了外面的大厅。
  “呼呼呼”
  大厅里,巨龙依旧在打着盹,让身体微微起伏,不知道究竟睡得有多沉,即使贞德与黑贞德已经打成那个样子,巨大的雄鹰亦掠过大厅,它还是没有醒来的迹象。
  原本已经做好巨龙醒来的心理准备的罗真看到这一幕,不由得稍微松了一口气,但紧接着又狐疑了。
  “虽然是件好事,但睡到这个地步都没醒,未免太反常了吧?”
  虽说在各种各样的传说中,龙本来就有嗜睡、爱财、凶暴乃至睿智等各种各样的特点,可如果是发生这样的大乱都不能醒来,那龙之魔女还有必要将这样的一头龙召唤出来,守住大厅吗?
  在罗真心生疑惑的时候,一旁的贞德宛如看穿了他心中所想的事情一样,如此出声。
  “它已经被催眠了,只要魔术不被解开,那就很难醒来。”
  那就难怪了。
  想来,贞德应该是为了成功的潜入黑贞德的寝室,专门将这头龙给催眠了吧?
  只是
  “原来,你还懂得魔术吗?”
  罗真多少有些讶异。
  毕竟,从来没有听说过法兰西的救国圣女会使用魔术。
  如果是教会的秘仪之类的还另当别论,可魔术师的神秘,贞德应该很少触及吧?
  难道
  就在罗真心中产生一个猜测的时候,雄鹰已经掠过了大厅,往城堡的外面冲去。
  “吼!”
  “吼!”
  这时,龙吟声开始响起了。
  那不是大厅里的巨龙的声音,而是双足飞龙的声音。
  只见,一头头的双足飞龙开始飞掠而来,张牙舞爪的往准备逃出去的雄鹰的方向扑去。
  “真是烦人啊!”
  罗真举起手来,正准备做些什么的时候,一旁的贞德率先行动了。
  “喝啊!”
  贞德抡起圣旗,将其架在了前方。
  “吾主在此!”
  贞德再次解放了自己的宝具。
  “铮!”
  朦胧的金光从随风飘扬的旗帜上绽放而出,笼罩住了飞驰中的雄鹰以及鹰背上的两人一兽。
  “嘭!”“嘭!”“嘭!”“嘭!”“嘭!”
  一头头迎面扑来的双足飞龙顿时纷纷都有如撞上了坚固的墙壁一样,被朦胧的金光给弹飞。
  “唔”
  贞德却是闷哼了一声,强撑似的开口。
  “请请快点!我支持不了多久的!”
  看来,与黑贞德的一战中,贞德的宝具已经累积了太多的伤害,现在连双足飞龙群的飞扑都挡得相当勉强了。
  罗真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将魔力注入身下的使魔体内,让使魔的速度再次拔高,犹如离弦之矢,窜向了城堡之外。
  在此过程中,所有迎面扑来的双足飞龙通通都被贞德的宝具给弹飞,没有一头触及到飞驰中的雄鹰。
  雄鹰就一路宛若畅通无阻一样,飞出了城堡,来到了之前战乱的广场之上。
  “!”
  就在飞出城堡的瞬间,罗真面色骤然一变。
  “停下!”
  伴随着罗真的大喊,飞驰中的雄鹰蓦然停下了身形,滞在了半空中。
  这让维持着宝具的效果的贞德讶异了起来。
  “怎么”
  本想问问到底是怎么事的贞德貌似察觉到了什么,闭上了嘴巴,转过头,看向了前方。
  在那里,一个异物闯入了这个世界。
  “没想到真是没想到啊”
  在即像欢笑,又像啼哭,即像感动,又像憎恶一样的声音之下,广场之上,身穿宽松长袍,手持魔导的从者就这么出现了。
  他并不是站在双足飞龙的身上,更不像黑贞德那般,率领着龙群,可也不是孤身一人。
  “咕噜”
  “咕噜”
  在一道道较为恶心的粘稠声音之中,一只只的海魔似从下水道里钻出来的一般,从地底下钻了出来,来到了召唤者的身边。
  手持魔导的从者便率领着这样的一支海魔的军团,站在一只体型比较大的海魔的身上,在海魔的逐渐起身之下,升上了半空,挡在了罗真与贞德的面前。
  “你是!?”
  看到这骑从者,贞德的面色变了。
  变得即惊讶,又悲伤。
  罗真没有察觉这一点,却是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caster!”
  除了caster以外还能是谁呢?
  但是,caster根本没有理会罗真,视线只停在贞德一个人的身上。
  “啊啊贞德啊我等的圣女啊”
  caster便如同发自内心的为这一刻的相逢感动一般,一边颤抖,一边吐露出神志不清的话语。
  “你还是跟以前一样的闪耀,又跟以前一样的神圣,我真的没想到啊,真的没想到,居然可以在这种情况下与你见面,这难道就是神的诅咒吗?真是可恨啊啊啊啊啊!”
  caster抱着头脑,从感动变成了痛恨似的,疯狂的叫了起来。
  那个模样,简直不敢让人相信对方居然是魔术师,更像是狂战士一类的存在。
  罗真也的确没从对方的身上感受到多少的魔性。
  可是,从caster手中的魔导上,罗真却察觉到了惊人的魔力。
  那是一本有如由人皮所订成,表皮上有着一个正在痛苦的呐喊着的人脸的魔导。
  “能够召唤海魔的魔导”
  罗真似乎明白了对方的身份了,眼中流露出来的是错愕和沉默的神采。
  贞德更是看着仿佛陷入狂乱一样的caster,似看着自己的罪似的,沉痛的唤出了对方的名字。
  “吉尔”
  吉尔德雷。
  圣女生前最信任的好友、部下皆同伴。
  caster正是吉尔德雷。
  不是现在还在率领着法兰西军的吉尔德雷,而是早已死去,成为了英灵,与贞德一样,被召唤到了自己生前所在的时代和国家,在这个特异点中显现的从者,职阶为caster的敌人吉尔德雷。
  “噢噢噢噢噢噢!”
  caster便感动至极的流下了眼泪,并向着贞德的方向伸出了手。
  “圣女啊我等的圣女啊只要你肯呼唤我的名字的话无论什么时候我都!”
  caster就这么自顾自的倾诉着。
  唯独那份凶恶的癫狂,依旧没有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