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 令咒的另类使用(求订阅)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咕噜…”
  “咕噜…”
  粘稠的声响不住的在整个奥尔良的空气中出现,让人只能感受到由衷的不舒服。
  而在奥尔良之中,更让人不舒服的场景还在呈现。
  “啪!”
  “啪!”
  在地面的龟裂声中,一只只的海魔相继的钻了出来,就像是从地底孵化而出的一般,一边挥舞着触手,一边分泌出粘液。
  其中,有的海魔体型比较小,却也有媲美一个人的身高,有的海魔体型比较大,竟是整整有着如建筑物似的规模,一举一动都造成了不小的影响,将路边的房屋都给推倒了。
  奥尔良便渐渐的被这样的一只只怪物给充满,从上空往下看,竟是可以看到每一条街道上都有海魔在行动。
  在这样的情况下,仿佛连双足飞龙都退避了似的,竟是连一头都看不见了。
  奥尔良就这么从龙的巢穴变成了海魔的乐园。
  “真是恶心得不能再恶心了!”
  罗真驾驭着雄鹰,飞在了半空中,对身后的海魔军团发出了由衷的控诉。
  哪怕是一个大男人都受不了这样的场景,更别说是女人了。
  所幸,贞德并不是一般的女人。
  “小心海魔!”
  贞德不断的给罗真提醒。
  但就算没有贞德的提醒,罗真的〈天眼〉亦是清楚的看到了来袭的攻击。
  “咻!”
  “咻!”
  破空声就在罗真的背后不断的袭来。
  若是回头看去,那就能够发现,地面上的一只只海魔都在朝着天空中飞过的雄鹰发起攻击。
  它们有的直接从地面上弹射而起,将身体化作炮弹。
  它们有的将长长的触手探出,如粘稠的长鞭一样,挥舞着追逐而来。
  它们有的还从口腔似的部位里喷射出毒液,一边腐蚀着空气,一边化作狙击的箭矢,暴射向了天空。
  罗真与贞德便沐浴在了这铺天盖地似的攻击之下,只能靠着罗真的〈天眼〉进行躲闪。
  “你有一对非常出色的眼睛呢。”
  贞德貌似也发现了什么,对罗真进行了称赞。
  可惜…
  “还是等逃出去以后再说吧。”
  罗真苦笑着,并示意了一下身后。
  在那里,手持魔导书的caster站在了一只体型最大的海魔身上,在海魔的推进之下,不停的逼近而来。
  “圣女啊…!贞德啊…!别再离我而去了…!”
  caster痛哭流涕似的挽留着,那股癫狂的感觉和残暴嗜血的氛围,只会令人不寒而栗。
  “明明召唤了那么多的使魔,居然还有空在那里发疯吗?”
  罗真真的很想狠狠的给身后那名恶心的从者来上一下。
  对此,贞德同样紧绷着脸。
  “那是宝具的力量,可以无视使用者的魔力,自行发动魔术,即使吉尔的魔力本身不足以召唤这种规模的海魔,魔导书都会发动,完成召唤。”
  当然,这样一来,召唤是能完成,能不能使役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也就是说,召唤的海魔越多,那这个军团就越有可能失控。
  然而,caster根本不在意这一点。
  “他看起来就不像是会让使魔手下留情的家伙,又是那个疯掉的模样,肯定任由海魔去肆虐了吧?”
  同为召唤师,罗真自然不会不明白这一点。
  但正因为明白这一点,罗真才接受不了。
  “真是一点美感和尊严都没有的召唤,活该他被你甩了。”
  罗真的痛骂,换来的只是贞德的疑惑。
  看来,这个圣女似乎不明白甩了的含义是什么,真是纯情。
  这个时候,海魔的数量也还在暴增中,让来袭的攻击变得越来越密集。
  海魔所化身而成的炮弹、长长的探来的触手以及散发着恶臭的毒液宛若倾盆之雨,往雄鹰的方向袭去。
  罗真已经将〈天眼〉发挥到极限了,可闪避得却也越来越吃力。
  感受了一下自己体内的魔力,罗真也是觉得麻烦了。
  “魔力已经所剩无几了啊。”
  毕竟,在先前进攻奥尔良的时候,罗真就已经大肆挥霍了魔力,让玛修发挥出了惊人的力量,现在又召唤了中级使魔,还一刻不停的使用着〈天眼〉的能力,魔力就算再充沛都消耗得差不多了。
  而一旦耗尽魔力,就算是罗真都会陷入回天乏力的状况。
  贞德似乎看出了这个状况,如同做好了觉悟一般,这样子开口。
  “请将我放下去吧。”贞德充满决意的说道:“我会自己去做个了结的。”
  至少别牵连到其他人。
  贞德就是这么想的吧?
  可是…
  “拜托你闭嘴好吗?”
  贞德的决意换来的就是罗真这样一个毫不客气的回应,让贞德愣住了。
  但没办法。
  “最讨厌的就是像你们这样的人了,一到生死关头就只会想着牺牲自己来断后,你们倒是一了百了了,可有没有想过抛下同伴逃跑的人是什么感受啊?”
  罗真头也不回的出声。
  “我可是已经不惜暴露行踪都将你救出来了,想把你扔下,那当初就没必要这么做了,所以,现在你就给我闭嘴,乖乖看着吧!”
  罗真举起了自己的一只手。
  在那只手上,令咒开始散发出光芒。
  自从从令咒上发现了可以行使〈红翼阵〉的灵感以后,罗真就对自身的令咒重视了起来,进行起了研究。
  虽说回到迦勒底仅仅只有一天,这一天也沉迷于网络游戏,并没有研究魔术,可对于令咒,比起过去,罗真还是有了更加充分的了解。
  拜此所赐,罗真发现了令咒还有着别的用途。
  它不仅仅可以用在从者的身上,甚至可以用在使用者的身上。
  “因为,令咒是与魔术回路一体化的魔力结晶啊。”
  有鉴于此,使用令咒时,御主必须开启自己的魔术回路,若是想剥除令咒的话,那就跟从身体里摘掉神经一样,一个弄不好就有可能会成为废人,只有用特殊的手段才能让渡或者移除。
  换言之,当令咒刻在御主身上时,它就与御主息息相关了。
  因此,令咒同样能用在御主的身上,将那足以结晶化的庞大魔力用来强化自身,提升身体能力。
  而罗真却不是准备用令咒来强化自己。
  他准备将令咒解放,化作纯粹的魔力,用来使用魔术。
  于是…
  “铮!”
  当那环环相扣的三个指环中的其中一个淡化下去,变成残纹时,一股巨大的魔力通过令咒,填充进了与其一体化的魔术回路中。
  这就是罗真经过研究以后才发明的一种令咒的另类使用。
  然后…
  “〈魔像召唤〉!”
  罗真发动了一直隐藏的魔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