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 被召唤的中立方(求订阅)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法兰西,一座山峰的上空。
  在这里,双足飞龙同样时不时的都会出现,一边振动着翅膀,一边飞过去,如正在寻找猎物一般,带来危险的气息。
  某一刻里,一只巨大的雄鹰从远方飞来,落在了山腰上,进入了一个洞窟里。
  “先在这里落脚吧。”
  鹰背上,罗真说了这么一句话,语气中充满了疲惫。
  显然,刚刚的一番全力全开,已经将罗真的精神和魔力都消磨得差不多了。
  “唳!”
  巨大的雄鹰便宛如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一样,蹭了罗真一下以后,化作纯粹的魔力残渣,消失在了洞窟里。
  “芙!”
  芙芙立即以一个堪称完美的姿势落地,仿佛刚刚的惊险经历不算什么一样,从容得让人忍不住想咬牙。
  “你没事吧?”
  贞德有些担忧的看着一把趴在一块岩石上的罗真。
  “没事”
  罗真只能挥了挥手,然后继续趴下去,一副燃烧殆尽的模样,有气无力着。
  明明在其身旁的乃是世界上最有名的圣女,法兰西的救国英雄,千千万万人所憧憬且崇拜的对象,罗真的态度却是这样,实在太不礼貌。
  可贞德却一点都没有在意,先前的凛然和决然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祥和的表情。
  “非常感谢你的援救。”
  贞德先是向罗真隆重的道谢,紧接着才这般说了。
  “我是ruler职阶的从者,真名想必你已经知道了。”
  听到贞德的自我介绍,罗真这才产生了些许的反应。
  “ruler吗?”
  罗真看向了贞德了。
  ruler。
  那是与玛修的职阶一样,不属于七大职阶的非正统职阶。
  能够获得这个职阶的从者一般都为传说中的圣人与圣女,亦或者只有没有能够寄托于圣杯的愿望的英灵方才能够以此职阶来形成灵基,成为ruler的从者。
  而ruler被召唤的情况,大约可以分为两种。
  一:当有圣杯战争在世界的某处举行,此圣杯战争的形式亦过于特殊,结果为未知数,需要有外力介入其中时,那圣杯就会自行召唤出ruler职阶的从者,让其如裁判一般,维持圣杯战争的公正,亦消除圣杯战争发生过程中的异常。
  二:当有圣杯战争在世界的某处举行,此圣杯战争的影响有可能令世界出现歪曲,那圣杯同样会召唤出ruler职阶的从者,让其介入。
  有鉴于此,ruler职阶的从者不仅会保留参加圣杯战争的记忆,不会像其余的从者一般,一旦到座上记忆就会被本体收,再被召唤时将不会继承这记忆,而且,此职阶的从者还能拥有多项特权,行使各种能力。
  根据迦勒底的记录,罗真也大致知道ruler的几项能力。
  例如,连assassin的气息屏蔽都能无效化的从者搜敌能力,搜索范围还有着整整十公里的半径。
  再例如,掌握从者的真名,无论是什么样的从者,除了特殊情况以外,都会在出现于ruler视野的第一时间里被对方所得知。
  更甚者,这个职阶的从者还拥有着对每一骑从者都能行使两次命令权的令咒。
  可以说,ruler职阶的从者的出现,本身就是一种犯规的行为。
  不。
  应该说,他们自身就代表了规则,自然拥有着别的从者无法企及的特权。
  如果贞德真的是ruler职阶的从者,那其将不仅拥有着许多对战斗有利的能力,加上本身的战斗力,那至少也是顶级的从者,足以位列最上级使魔的存在。
  问题在于
  “你的能力好像被削弱了很多啊。”
  罗真提出了这个问题了。
  靠着身为御主的能力,罗真可以轻而易举的看出贞德现在的能力值,不仅非常的弱,而且还有种稚嫩的感觉,根本称不上是最上级使魔。
  如果使用宝具的话,那贞德还有着强大的防御力,可在不使用宝具的状况下,现在的贞德真的很弱,估计连对付十头双足飞龙都有可能会勉强。
  这也是贞德被黑贞德给压得死死的原因吧?
  贞德自然不可能不知道自身的状况,很是复杂的出声。
  “是的,我的力量被削弱了很多,不仅如此,能身为ruler的特权能力都几乎被剥夺干净,别说是对从者使用的令咒,即使是搜索能力和勘破真名的能力都不复存在了。”
  这就是贞德目前的状况。
  会变成这样的理由也很简单。
  “大概是因为这次的情况相当特殊的关系吧?”贞德面色郑重的说道:“明明应该举行圣杯战争的仪式来决定归属的圣杯不仅没有发挥出作为战利品的作用,还已经提前落在了一名从者的手中,使我的召唤变得很不完全。”
  ruler是圣杯自行召唤出来维护圣杯战争秩序的从者。
  可贞德想维护的这场所谓的圣杯战争,不仅没有开始,还莫名其妙的已经结束了,却依旧还被拿来作恶,从而影响到世界。
  在这样的情况下,贞德的召唤才会在矛盾中变得不完全,使其能力水准被弱化了不少不说,连身为ruler的特权都失去了。
  “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圣杯落在了另一个我的手中才导致对我的再召唤变得不完全。”
  贞德便苦笑了起来。
  根据这位圣女的说法,她是在昨天才被召唤出来,并得知了自己被召唤到了生前所在的时代以及国家,而且,这里还有着另外一个自己在作恶。
  在这样的情况下,贞德一边抱着震惊和疑问,一边开始向着奥尔良进发,企图找到另外一个自己,查清楚真相,最终遇到了罗真等人进攻奥尔良的状况。
  明白这是一个好机会的贞德便借助在旅途中结识的友人的帮助,混进了奥尔良中,并遇上了另外一个自己。
  双方便因此进入了战斗态势,在激战的途中,迎来了罗真的闯入。
  贞德的这些说明,让罗真确认了自己的一个猜想。
  “果然,你有同伴。”
  在贞德告诉罗真大厅里的龙种是被魔术给催眠的时候,罗真就猜到,贞德可能有同伴相助。
  否则,以贞德现在的能力,就算趁着混战,那也混不进城堡里,那头巨龙也不会被催眠了。
  而贞德的这些同伴既然有如此能耐,只有可能是从者。
  换言之
  “除了你以外,还有别的不属于龙之魔女势力的从者被召唤出来了吗?”
  罗真问出了这个问题。
  换来的是肯定的答案。
  “是的。”贞德点了点头,道:“他们应该都是因为圣杯的反动才会被召唤出来的中立从者。”
  贞德就这么说了。
  “我带你去见他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