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 「偶像」与「艺术家」(求订阅)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在被双足飞龙给攻陷了一半国土的情况下,法兰西境内,目前能够称得上是绝对安全的地方已经没有了,范围亦不再那般广,再加上城市有限,平原广阔,能够用来藏身的地方同样不多。
  至少,一般的居民姑且不论,像在外征战的军队、沦落为盗贼的团伙、流浪在外的游民集体等等,能够选择的藏身地就只有森林、高山、树丛等等的地方,否则就会被时不时的飞过半空的双足飞龙给发现。
  贞德在旅途中结识的好友虽然是从者,并不需要太过于畏惧双足飞龙,可暴露行踪同样有被龙之魔女势力给盯上的危险。
  因此,双方事先约定好的碰面地点同样在隐蔽之处,就位于离奥尔良有一段距离的森林中。
  “就是那里。”
  半蹲在雄鹰的背上的贞德一边举起手中的圣旗,一边指向了下方的一片森林。
  “那里吗?”
  罗真几乎是下意识的使用了灵视的技能,先看了一遍森林的内部,紧接着就发现了不少魔力反应。
  这些魔力反应有的是自然诞生的魔物,有的是从灵脉中泄露出来的魔力残渣,还有的则是不知道从哪里吞食了双足飞龙的尸体进而变异的野兽,让罗真不禁感叹。
  “如果不是因为这里变成了特异点,这些异象应该都不会发生吧?”
  虽说不及现代那么严重,可十五世纪时,神秘的衰退现象同样也进行到了一定的程度,一般而言,并不会产生这种种的异常。
  如今,拜了这个特异点所赐,这个世界的常规逐渐的脱离了正轨,方才形成了这么多的异常。
  “如果就这么放任下去,不需要龙之魔女将法兰西给摧毁,这个时代也会演变成异物,对未来造成极大的影响。”
  有鉴于此,为了人类史的发展,这个特异点是无论如何都得修复的。
  “只要将圣杯给收,特异点就会修复,一切都会到这个时代该有的模样。”
  届时,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所有异常都会被抹消。
  包括旁人对罗真这些时空旅行者的记忆,亦或者是那些本不该死去的人的生命,同样会到原来的模样。
  这是罗曼给予罗真的说法。
  “得尽快想想办法了。”
  罗真丢下这么一句感想,随即凭借灵视的能力发现了两个巨大的魔力反应。
  那不是一般的存在可以拥有的反应,其规模之剧烈,只可能是从者。
  “就是那里吗?”
  罗真顿时驱使着身下的雄鹰,往那个方向飞掠而去。
  就在这时
  “铛!”
  一个敲锣般的声响如声浪般的袭来,一边卷起空气,一边如同无形的炮弹一般,暴射向了这边。
  “危险!”
  这次,贞德先罗真一步行动,蓦然挺身而出,架起圣旗,挡在了罗真的面前。
  “砰!”
  似无形的炮弹般袭来的声浪一触及贞德,立即宛若破碎的玻璃一样,很干脆的被弹开了。
  那是因为贞德拥有着ex级别的对魔力技能。
  由于不可动摇的信仰心的关系,贞德持有着极高的抗魔力,几乎能够将任何的魔术给错开、闪开、弹开,仅不适用于教会的秘迹而已。
  那来袭的声浪攻击显然不属于此列,而是源自魔术的攻击。
  “魔术吗?”
  罗真似乎理解了什么。
  贞德貌似也是一样,连忙对着下方出声。
  “是我!请停下攻击吧!”
  声音落下的同时,从森林里袭来的声浪陡然一滞,旋即消散了开来。
  “下去。”
  罗真立即催促身下的雄鹰,飞进了森林之中。
  当两人从鹰背上下来时
  “欢迎来!贞德!”
  有一个少女扑了过来了。
  那是一个身穿华丽漂亮的衣裳,一头炫目的银白色长发绑成了双马尾,头上亦是戴着一顶蓬松又镶满了宝石的王冠的少女。
  少女的年龄看起来仅仅只有不到二十岁,可浑身却散发出一股贵妇人的气息,同时又给人一种天真浪漫又浑然天成的偶像气质,长相更是精致得不似人间所有,足以令人一眼便迷上的程度。
  面对这样一个对着自己热情扑来的少女,贞德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好在,在少女即将扑到贞德身上之前,有人拦住了她。
  “冷静一点吧,玛丽亚,贞德都要吓坏了。”
  说着这样的一句话,并用手提住了少女的是一个男子。
  那是一个身穿缤纷的夸张黑色礼服,皮肤苍白,手指修长,手中亦握着两根指挥棒,看起来颇为轻浮的男子。
  男子的声音也相当好听,一看就知道对乐感有着极高的掌控,给人一种很有艺术性的感觉。
  可是,这样一个艺术家般的存在开口说出来的话却是这样的。
  “虽然我不介意养眼的美女拥抱在一起调情,那样一定会让人情绪高涨到不得不演奏一曲,但真变成那样就麻烦了,用来赞颂美丽少女之间的友情的曲子,若是流传到后世,可能也挺不错的样子?”
  对方就像这样若有所思了起来,让被其称为玛丽亚的少女生起了气。
  “真是的,不是说过不准说黄段子吗?阿马德乌斯!”
  闻言,被称为阿马德乌斯的男子像是这个时候才醒过来一样,拍了拍脑袋。
  “哎呀,真是失礼,我不小心就忘记了。”
  阿马德乌斯便这样说着,可脸上依旧挂着笑容,显然一点都没有反省的意思,只是稍微收敛了起来而已。
  看着这样一对有如欢喜冤家一般的搭档,罗真多少有些懵了。
  不仅是因为两人展现出来的嬉戏态度,更是因为他们无意间透露出了让罗真不得不在意的名字。
  “玛丽亚?阿马德乌斯?”
  不会吧?
  应该不会吧?
  就在罗真这么想着的时候,贞德上前了。
  “抱歉,让你们挂心了,玛丽,还有阿马德乌斯。”
  贞德的道歉让两人的注意力重新转向了这边。
  “真的呢,下次可别再这么让人担心了喔。”
  少女一边谴责,一边脸上却是浮现出完美无瑕的美丽笑容。
  “我只希望没有下次,就算有,那也别那么突然,否则让我的音乐攻击错了人的话,那就真是丢脸丢大了。”
  艺术家则是一副无所谓似的模样。
  旋即,两人才注意到了罗真。
  “哎呀?有新朋友来了吗?”
  少女眼前一亮,很是开心。
  “原来如此,刚刚那体型大得不像话的鹰是你的使魔吧?”
  艺术家反倒吐露出了冷静的言论。
  两人就这么进行了自我介绍。
  “初次见面,我是rider的从者,真名为玛丽安托瓦内特。”
  这是少女友好的自我介绍。
  “caster的从者,沃尔夫冈阿马德乌斯莫扎特,嘛,叫我阿马德乌斯就行了。”
  这是艺术家轻松的自我介绍。
  至于罗真,早已失去了言语。
  不为其它,只因眼前的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