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 接受了这个结局(求订阅)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在这之后,一行人经过了一番商议,决定今天先暂时在森林里落脚休息,明天再前往与玛修汇合。收藏本站
  即使罗真想早点与玛修汇合,可一来他的魔力本来就没有完全恢复,二来那边因为有法兰西军的关系人数颇多,行动起来颇为不便,在刚撤退出奥尔良的这个时候,如果贸然行动,很有可能会被追击而来的从者给发现踪迹,从而针对。
  再三思索过后,罗真才不情不愿的承认了现在不是着急行动的时机,便透过通讯器向罗曼传达了这边的意思,让罗曼通知玛修。
  罗曼自然不会有任何的意见,完美的发挥出了身为后援的能耐,火急火燎的行动了起来。
  综上所述,一行人就在森林里继续藏匿,休养生息。
  而由于玛丽与阿马德乌斯之前已经事先抵达了这片森林,对这里的状况多少有些了解,两人自告奋勇的承担起一些责任。
  “虽然从者不需要进食,只要有魔力的提供就足以存活下去,可罗雷莱却是人类的御主,不进食可不行。”
  阿马德乌斯就以这样的一句话做开场白,前往森林的深处去狩猎了。
  “那我就去取水,在这里遇到的一头可爱的小鹿告诉过我哪里有可以放心饮用的清水。”
  玛丽则说出了有些不明所以又让人不安的话语,紧接着也自顾自的离开。
  只剩下罗真与贞德两人留在了原地,一个需要恢复消耗过的魔力,一个需要恢复累积的伤害,都不便行动。
  就这样,天色渐渐的变晚,让黄昏都来临了。
  森林上空,夕阳的光辉洒落而下,带来一股忧伤的氛围。
  一直盘坐在一棵树下的罗真这才睁开眼睛。
  “魔力恢复得差不多了。”
  感受了一下体内的魔力,罗真满意的点了点头。
  “虽然只不过是恢复了七、八成差不多,但接下来就交给魔术回路自行运转吧。”
  这样的话,等到明天醒来,魔力也能完全恢复了。
  “希望玛修那边也能一切顺利吧。”
  罗真一边挂念着自己的后辈,一边还不由自主的喃喃出声。
  这样的喃喃声似乎就被听到了。
  “那个叫玛修的就是你的契约从者吗?”
  只见,贞德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结束了休息,正从另外一棵树下起身,望向罗真,轻声笑着。
  与桀骜不驯又充满憎恨的黑贞德不同,这位圣女在平时展现出来的笑容显得非常祥和又温柔,让人不禁有点着迷。
  “是啊。”罗真眯起眼睛,像是对贞德的笑容感到耀眼一样,道:“你已经没问题了吗?”
  “是的。”贞德点了点头,实诚道:“因为没有伤及灵核的关系,伤势的恢复并没有什么阻碍。”
  一般而言,从者就跟**的自动人偶一样,只要有魔力,理论上,所有的伤势都会以极快的速度恢复,除非伤及灵核,亦或者是灵基本身遭受到了难以磨灭的重创。
  而万幸的是,由于没有御主,自身乃是〈圣杯〉自行召唤的关系,包括贞德在内的所有从者都是由〈圣杯〉来供给魔力,不需要太过于担心魔力的损耗问题。
  既然魔力充分,那贞德的伤势自然也就不需要耗费太多时间来恢复。
  所以…
  “即使是现在也能正常战斗了,请毫不客气的使役我吧,御主。”
  贞德便当仁不让似的讲明了这一点。
  “御主吗?”
  罗真挠了挠自己的脸颊。
  严格来说,贞德可不是罗真的契约从者。
  不过,为了接下来的战斗,罗真亦向贞德一行提出了临时契约的要求,方便自己提供魔力,增强他们的战斗力,还能用令咒来强化他们。
  如此一来,贞德称呼罗真一声御主,似乎也算理所当然了。
  只是…
  “既然你叫我御主,那我就得尽职的再问一次了。”
  罗真望向了贞德,这般出声。
  “这样真的好吗?”
  这是白天也问过的问题。
  而它的言下之意也很简单。
  “你真的打算再次为了法兰西而战吗?贞德?”
  罗真终于将这个问题问了出来。
  没办法。
  “就像〈龙之魔女〉所说的一样,法兰西背叛了你,坐视了你被处以火刑,你生前拼命想守护的东西结果竟是这样对你,你就算不憎恨它,那也没理由再继续为了保护它而战吧?”
  罗真紧视着贞德,这样子说了。
  “难道,你的心中就真的没有一丝一毫的憎恨吗?”
  这是罗真一直想问贞德的事情。
  对此,贞德如同困惑而起一般,稍稍陷入了沉默。
  可是,沉默了一下下以后,贞德就毫不犹豫的回答了罗真。
  “是的。”
  贞德如此说了。
  “我的心中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憎恨。”
  这样连犹豫都没有一丝犹豫的回答,让罗真彻底的愣住了。
  罗真甚至几乎脱口而出。
  “为什么?”
  是啊。
  为什么?
  为什么被这样背叛了以后,你依旧能够奋不顾身的为他们站出来呢?
  罗真不明白这一点。
  但贞德的回答却依旧那般简洁。
  “因为,我早就接受了这个结局。”
  贞德抬起头,看向了夕阳,声音如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的一样,缓缓的响起。
  “我早就知道,自己最后一定会被处刑。”
  这即不是预言,更不是未卜先知,只是贞德内心的一个直觉而已。
  而这样的直觉会出现,理由也很简单。
  “我只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乡下姑娘,从来都不是什么圣女,在侥幸的听到主的声音以后,连考虑前方有多少困难和阻碍都没有就冲动的离开了家乡。”
  贞德似自言自语般的呢喃着。
  “结果,为了拯救祖国,我夺去了许多敌国的人的性命。”
  “结果,为了让人们从战争的痛苦中获得解放,我又亲手夺去了许多倒在我身下的敌人的希望。”
  “贸然离开家乡,立下不知天高的愿望,结果就是我的双手早已沾了许许多多的鲜血。”
  “这样的我,如果不被处刑的话,那才是不正常。”
  贞德的诉说,让罗真张了张嘴巴,却是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也就是这么说吧?
  “你…觉得自己罪孽深重吗…?”
  罗真的语气异常的沉重,又异常的苦涩。
  换来的还是贞德不假思索的回答。
  “是的。”
  这就是贞德一点都没有憎恨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