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 愿主保佑你(求订阅)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因为认为自己有罪,理应被处刑,所以不曾有憎恨。
  因为认为自己罪孽深重,双手沾满了鲜血,所以不曾考虑过能逃脱判决。
  贞德是这么想的。
  “祖国的这份背叛,乃是我理应承受的处罚。”
  既然如此,何来憎恨之说?
  这就是贞德想表达的意思吧?
  而得知了贞德这个想法,罗真只有一个念头。
  “真是荒唐。”
  可不是?
  明明是为了救国而抗敌,凭什么就得有罪行?
  明明是为了解救而战斗,凭什么就得被处刑?
  你手上所沾的鲜血都是敌人的鲜血。
  你身下所倒下的生命都是原本打算夺走你生命的宿敌。
  难道,保护国家有错?
  难道,结束战争有错?
  既然没错,那何来罪孽一说?
  这,难道不荒唐吗?
  然而,罗真只能在心里想想,根本无法说出口。
  因为,罗真知道,这就是一个虔诚的信仰者会有的想法。
  贞德毋庸置疑是一个虔诚的信仰者。
  她的信仰使她能够听到主的声音。
  她的信仰甚至能够化作最高等级的抗魔力。
  而在天主教中却有声明,杀人乃是不可饶恕的罪行。
  因为,人的生命都是主所创造,为主的所有物,杀人是在背叛主,连自杀都不应该被允许,只有造天地万物的主才能主宰生命,人没有权利更没有资格去决定他人与自己的死亡。
  甚至,在中还有记载,人的灵魂将于世界末日以后接受主的审判,善人得享永福,恶人要受永苦,肆意夺去生命,那就相当于夺去主的审判,那是不可饶恕的罪行。
  也许,正是因为这个理念,贞德从来不曾想过自己做的事情是正确的。
  既然杀了人,就该承担这份罪行。
  贞德就只有这个想法而已。
  拜此所赐,贞德不会对自己的火刑有任何的怨言,更不会对自己的遭遇有任何的怨念,一如传说的那般,直到最后都没有一丝一毫的污垢。
  由此,贞德才会成为圣人。
  由此,贞德才会是全世界最知名的圣女。
  现在,贞德再一次的为了法兰西挺身而出,一点都不需要迷惘。
  没到这种程度的话,那就称不上是救国的圣女了。
  罗真还能说什么呢?
  “你真傻…”
  罗真只能这么说了。
  毕竟…
  “如果是我的话,绝对做不到像你一样…”
  罗真低声说着这样的话,并不由自主的回想起来了。
  回想起那纯白的房间。
  回想起那刺鼻的药味。
  回想起那冰冷的仪器。
  回想起那不快的床被。
  然后,罗真这么说了。
  “我的话是会去憎恨的…”
  “会去憎恨带给我这一切的人和物…”
  罗真如压抑着感情般说着这些话。
  贞德便将视线转至罗真的身上,似看穿了一切一样,露出了笑容。
  “这才是人类。”
  贞德没有看不起罗真,反而给予了认同。
  “我的话肯定是哪里不正常了,你才是再正常不过的人。”
  说着这样的话,贞德来到了罗真的面前,半蹲了下来。
  紧接着,在罗真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贞德伸出了手,将罗真的双手都握了起来,仿佛在祈祷一般,把罗真的双手包裹在掌心中。
  “你…”
  罗真为之愕然。
  贞德却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捧着罗真的手,直视着他的眼睛,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只希望,你能看清自己,别被这份情感所左右。”
  贞德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由衷的出声。
  “愿主保佑你。”
  贞德就这么为罗真进行起了祈祷。
  罗真只能怔怔的看着眼前这名少女,不由自主间竟是忘记了收敛。
  “芙呜!”
  芙芙看着这一幕,卷起身体,躺在一旁,让尾巴不停的摇动。
  夕阳下,少年少女便手握着手,一个沉默不语,一个用心祷告,身旁亦有白色的小兽在衬托,形成非常唯美的场景。
  殊不知,在离这边有一段距离的阴影中,有两个人正在看着这一幕。
  除了玛丽和阿马德乌斯以外,还能是谁呢?
  “真棒!”玛丽便极为亢奋似的道:“呐,阿马德乌斯,你不觉得这一幕实在太棒了吗?”
  “虽然不是很想承认我与你有着同样的感官,但这次我就老实点吧。”阿马德乌斯则无奈似的笑道:“耿直的少年和神圣的少女互表心意的场景,啊啊,总觉得很想给他们来上一段小夜曲做背景音乐。”
  “很可惜,那两人之间没有恋爱的情感喔。”玛丽像是纠正般的道:“用倾诉爱意的曲子作为背景音乐,那太不合适了。”
  “是吗?”阿马德乌斯煞有其事的道:“既然是恋爱脑的玛丽亚这么说了,那就肯定是这样吧?”
  “才不是恋爱脑!”玛丽再次纠正道:“我只是喜欢恋爱而已!不觉得很棒吗!?恋爱!”
  这就是恋爱脑啊…
  阿马德乌斯只能将这句话藏在心里了。
  要是说出来的话,肯定会没完没了的。
  于是,阿马德乌斯转移了话题。
  “我也学御主一次,再问问你吧,玛丽亚。”阿马德乌斯看向了玛丽,道:“你这样真的好吗?”
  与贞德相同,玛丽同样是被法兰西给背叛了,才会走上处刑台的。
  这位天真浪漫的王后背负起了超出自己能力的责任,想为人民谋福利,却沦落为了反抗王权的革命的牺牲品,被自己想拯救的人民押上处刑台。
  如果这都不算背叛,什么才是背叛?
  可是…
  “这样当然好啦!”
  玛丽不容置疑的回答了。
  “将微笑忘记,将爱忘记,那接下来要怎么办?”
  “不论是伤痛也好,憎恨也好,放弃微笑都是不正确的吧?”
  “就算最后面临的结局是那样,我都不想放弃微笑,更想让所有人、所有国家乃至整个世界都努力的去微笑。”
  “这就是决定作为法兰西的白百合生存下去的我所作出的决定喔?”
  听着玛丽那不失欢笑的回答,阿马德乌斯心中也只有一个感想。
  “啊啊,果然是这样呢。”
  阿马德乌斯知道,玛丽并不是对法兰西没有一丝的怨恨。
  所以,这位王后才会对遭遇与自己相似,却能保护好民众,又不会憎恨一切的那位圣女产生憧憬。
  阿马德乌斯还记得,昨天遇到贞德的时候,玛丽眼中闪烁的光芒有多耀眼。
  也正是因为这样,阿马德乌斯才决定。
  “不管你有多任性,这次就让我奉陪一次吧。”
  阿马德乌斯之所以会同意加入罗真的队伍,这就是理由。
  对背叛无动于衷的圣女。
  对背叛选择包容的王后。
  以及对心爱之人被背叛却依旧放任她的艺术家。
  即使理由都很酸楚,可这三人还是加入了罗真的队伍。
  为了明天。
  为了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