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 能否坦然承受?(求订阅)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
  营地里,凝重的空气正在四处弥漫。
  因为,法兰西军的一个个士兵们均都手持武器,正将从雄鹰背上下来的罗真一行给包围了起来。
  哪怕是将从鹰背上欢快的跳了下来的芙芙给接进怀中,来到罗真面前的玛修都被法兰西军的人给包围而起。
  理由很简单。
  “那…那是〈龙之魔女〉…!?”
  “可恨的魔女…!”
  “杀害了我们那么多的同胞…居然还敢出现在这里…!?”
  一个个的士兵便一边恐惧,一边发出憎恨的语言,即使双手颤抖,依旧将罗真一行给包围了起来。
  而他们所针对的人自然就是贞德了。
  “…………”
  面对这不合理的待遇,贞德选择了沉默。
  只因为,贞德知道,光靠说明的话是解释不了目前的状况的。
  蹂躏了法兰西全土的就是拥有贞德外貌的魔女。
  这是整个法兰西都知道的事情。
  既然如此,贞德出现在这里,自然会迎来这样的待遇了。
  即使有罗真同行,那也一样。
  而既然贞德选择了沉默,玛丽和阿马德乌斯自然也说不了什么,只能一个忧心一个冷静的在一旁观望。
  连罗真都没有在这个时候出声。
  不是罗真想放任事态发展,而是他知道,有人会站出来。
  “都住手!”
  吉尔似想分开军队一样,从后方走了上来。
  “元帅!”
  “元帅!”
  士兵们顿时纷纷找到主心骨一样,将目光集中到吉尔的身上。
  顶着在场所有部下的目光,吉尔的视线却只是停留在贞德的身上。
  “贞德…”吉尔便有些犹豫又有些激动的道:“你真的是贞德吧?”
  显然,吉尔也在确认着什么。
  对于这个生前最好的战友,贞德似乎也没办法一直保持沉默。
  “吉尔…”贞德只能抬起头,迎向吉尔的目光,轻轻的笑道:“好久不见了。”
  熟悉的笑容。
  熟悉的声音。
  熟悉的感觉。
  这些均都涌入了吉尔的内心,让吉尔的激动终于有些按耐不住。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啊…!贞德…!”
  吉尔热泪盈眶般的上前。
  “我就知道你还没死!”
  看来,吉尔是误会了什么了。
  贞德便毫不犹豫的揭穿了这一点。
  “不,我的的确确已经死了。”贞德直视着吉尔,道:“现在在你面前的只不过是残渣、幻象、遗留下来的过去的记忆,吉尔,请不要心存侥幸,这是我的命运,无法逆转。”
  没有解释从者与英灵的原理,贞德以这样的方式向吉尔宣告了自己的存在。
  “可…可是…!”
  吉尔顿时变得更加激动,甚至有些不受控制了起来。
  看着这样的吉尔,其余人姑且不说,罗真是在心中暗暗默然。
  回想起在奥尔良遇上的Caster的从者,亦回想起那位从者的癫狂,再看看眼前这位迟早会变成那个样子的元帅,罗真突然有点理解了。
  明明在奥尔良的时候已经见到了变成魔女的黑贞德,也看到了她的残酷与憎恨,这位元帅还是在见到与其长得一模一样的贞德的时候毫不掩饰自己的激动跟期待,更没有下令士兵们进攻,难怪在接受了贞德的死以后,这位元帅会彻底癫狂,成为一个令人憎恶的杀人狂和亵神者。
  现在,这位元帅还没有抵达那样的地步,可若是照这样继续下去,怕也是迟早的事情而已吧?
  贞德应该对此再清楚不过。
  可是,这位圣女依旧没有打算给予吉尔过多的期待跟期望,而是让他直视现实。
  “对不起,吉尔。”
  贞德便复杂似的说出这番话。
  “现在还是先想办法对付〈龙之魔女〉吧,等到打倒了〈龙之魔女〉以后你就会明白的。”
  贞德就只是这样说了而已。
  “贞德…”
  吉尔张了张嘴巴,想说什么,却是连一句话都说不出了。
  “元帅!”
  “元帅!”
  将贞德给包围起来的法兰西士兵们则是相继的对着吉尔出声。
  想必,这些士兵们也很茫然,为什么吉尔不下令吧?
  被士兵们唤醒的吉尔深吸了一口气,似强制自己冷静一样,举起手来。
  “放下武器。”
  吉尔下了这么一个命令。
  “元帅!?”
  士兵们顿时错愕了起来。
  对此,吉尔只是冷冷的出声。
  “情况似乎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先听我的命令,我有分寸。”
  吉尔的话语,让士兵们纷纷都面面相觑了起来。
  最后,士兵们还是收起了武器。
  只是,众人投向贞德的目光依旧充满了憎恨与恐惧。
  那些目光,落在贞德的眼中,究竟意味着什么,没有人会不懂。
  毕竟,眼前这些士兵既然听从着吉尔的号令,那过去也必定听从过贞德的号令。
  也就是说,眼前这支法兰西军过去也曾与贞德一起征战过沙场,一起冲锋陷阵过。
  正是因为这样,在得知贞德化为魔女报复法兰西时,这些士兵才会那么憎恨。
  可贞德是无辜的。
  至始至终都是无辜的。
  现在承受这样的憎恨,未免太不讲道理了吧?
  明明被法兰西给背叛,却还是在法兰西陷入危境时不由分说的站了出来,准备对抗〈龙之魔女〉的威胁,现在竟是得承受这些憎恨,何来的理由?
  至少,玛丽是有些难受的。
  “贞德…”
  玛丽向着贞德搭话。
  可惜,贞德却是摇了摇头。
  “没关系的,玛丽。”贞德微微一笑,道:“我们已经是英灵了,属于过去的存在,无论是憎恨还是感谢我们都带不走,所以,我们只需要完成自己的使命就行,其余的就交由主来安排吧。”
  无论是憎恨还是恶念,这位圣女似乎都准备独自承受下来。
  就是因为这样,贞德才会那么伟大。
  到了这个地步,罗真真的是开始佩服起这个圣女来。
  罗真便有些心绪杂乱的想着这样的事。
  甩了甩头,罗真将心中的想法给压下,方才转过头,看向了玛修。
  “玛修,你还好吗?”
  闻言,玛修露出了恬静的笑容。
  “是的,前辈。”
  玛修只是这么简短的回答了。
  罗真不知道,在自己不在的这段期间,这个害怕战斗的少女是如何单独挺过来的。
  但是,有一件事情,罗真是可以肯定的。
  “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罗真就这么摸了摸玛修的脑袋。
  玛修先是一怔,随即俏脸彻底的松弛了下来。
  “是!”
  玛修重重的点下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