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 猎人、圣女、骑士(求订阅)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
  这是一个在希腊神话比较普及的地方绝对不会变得陌生的名字。
  她是希腊神话中有名的女猎人,以骏足而闻名,其敏捷乃是最高的A级,无论是多么险恶的地形和森林,她都能以惊人的速度跨越过去,不会落后于任何一人。
  她出身于王室,却因身为女性而遭到父亲遗弃在山上,女神阿尔忒弥斯对其心生怜悯,便给予了她庇护,让母熊养育她,最终让她被进入山中的猎人收养,健康的活了下来。
  靠着与生俱来的才能,这位女猎人迅速的提升着自己的实力,并渐渐的广为人知。
  她所著名的故事有三个。
  一:其乃是被选为伊阿宋率领的阿尔戈号的成员之一,与众多希腊的大英雄一起远渡重洋,最终取得了金羊毛。
  二:其曾击退过卡吕冬的魔猪,拯救过祖国,在退治这头破坏了卡吕冬的庄稼和牲畜,危害着卡吕冬,由王子召集希腊各城邦的英雄来围猎的怪兽时,第一个用箭射中了它,从而驰名于希腊。
  三:其在亲生父亲的要求下举办过一场赛跑,承诺能赢过她的人即可与其结婚,在比赛中胜过了许多闻名的英雄,最后才因神的恶作剧败北。
  这样的一名女英雄,若是能够以正规形式进行召唤,那将会是一名毋庸置疑最高等级的射手。
  然而,现在…
  “杀…杀…杀…杀…杀…”
  在如诅咒般的低嘶声中,真名为阿塔兰忒的Archer出现在了树林之间,站在一棵树上,充满狂气的眼眸注视向了前方,看到了在树林的边缘驻扎的军队营地。
  那是阿塔兰忒这两天以来一直在追击的敌人。
  “杀了你们…!”
  阿塔兰忒顺利的被狂气夺去了所有的理智。
  因为这位女英雄是不可能会助纣为虐的从者,所以施加在其身上的狂化几乎比任何人都强,让她连思考都不剩下了。
  而与其有着相同的遭遇的还有另外两骑从者。
  “咚…!”“咚…!”“咚…!”
  在沉重的脚步声下,身穿圣者服饰,手持权杖的少女便骑着一头暴龙,从树林的深处出现。
  “……追上了吗?”
  职阶为Rider的这骑从者眺望远方的军营。
  其眼中,挣扎与怜悯同样被狂气给夺去了。
  ————。
  这是Rider的真名。
  若是贞德在这里的话,那就绝对不会不认识她。
  因为,她是基督教的圣人,更是与贞德一样,被称为圣女的存在,甚至还与贞德相似,原是与妹妹和弟弟住在伯大尼的一名村姑,在弟弟死后却亲眼见证过耶稣将其复活的奇迹,从而成为了一名信徒。
  过去,在法国南部的尼尔鲁克村里,曾经有一头恶龙迫害着这里的村民。
  这名圣女便找到了这头恶龙,将其降伏,不但拯救了村民,还让村民们纷纷改信基督。
  最后,连被降服的恶龙都被这位圣女所折服,将**交给了村民来平息愤怒,自己的灵魂则是呆在这位圣女的身边修行,如守护灵一般一直跟随着圣女,直到这位圣女死去为止。
  这段逸事便造就了玛尔达,让玛尔达得以将恶龙塔拉斯克作为宝具进行召唤。
  理所当然,既然是圣女的话,那就不可能会成为〈龙之魔女〉一方的从者。
  于是,玛尔达被施加了和阿塔兰忒同种程度的狂化,却因为自身身为圣女的高洁和信仰,并没有彻底的失去所有的理性。
  只是,圣女心中的慈悲跟怜爱毫无疑问已经消失。
  所以,即使竭力的反抗狂化的力量,玛尔达依旧还是让眼眸中涌上了杀气。
  而在这个时候,第三骑的从者也出现了。
  “想凭借我的脚程来追上你们,还真是不容易啊。”
  身穿燕尾服似的骑士服,手中持着西洋剑,头上亦是戴着羽毛帽,即似男人,亦似女人的剑士缓缓的从后方走了上来。
  “……Saber吗?”玛尔达没有回过头,依旧紧盯着前方的军营,低声道:“你也打算加入这种无意义的杀戮吗?”
  “有差别吗?”Saber面无表情的道:“自被召唤开始,我们已经参与了不少杀戮了吧?”
  理性被夺去,知性被掩盖,剩下的只有残酷和无情,这就是这三骑从者目前的状况。
  “我们已经算是幸运了,没有像Archer一样彻底的陷入疯狂。”Saber冷声道:“只是,想抵抗这份来自于内心深处的狂气,果然还是做不到啊。”
  玛尔达是因为坚韧的精神和信仰方才保住了些许的理性。
  Saber则不同。
  这骑从者生前乃是守护一国王室的骑士,被人传言为既是女性,又是男性的传奇人物。
  其所在的年代并不是现在,而是十八、十九世纪的时候,曾为文武双全的剑士与文学家。
  而之所以还有说话的能力,那是因为Saber生前作为间谍活跃于与各列强为敌的机密局,还曾担任过全权公使、龙骑兵连队长等职务,即使平时是为了守护在挥剑,可一旦面对任务,同样会认真到残酷的地步,就算在不得不选择冷酷的行动的场合下也不会有丝毫的踌躇。
  施加在Saber身上的狂化就将这份特质给唤醒,与Saber生前的行事作风有所契合,方才导致Saber还能保持一定的理性。
  可与玛尔达相同,这点理性根本无法自制,令这位骑士不得不展开杀戮。
  “真是悲哀啊。”
  玛尔达轻声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这种无意义的行为虽不是我所愿,更不是Archer所愿,可比起我们,你应该更痛苦吧?”
  原因很简单。
  “这里是你生前一直守护的国家。”
  玛尔达便道出了骑士的真名。
  “迪昂。”
  ————。
  十八世纪时侍奉于法国王室,对法国王室忠心耿耿的白百合。
  这位亦男亦女的从者,如今便因为狂化的原因,在自己的祖国上屠戮着。
  本人则是如此出声。
  “只要是任务,那即使是沾满鲜血,都应该去完成。”
  骑士迪昂以冰冷的声音做出回复。
  并且,如此扬言。
  “即使敌人是我所守护的王室。”
  迪昂根本不知道。
  他的这句话,最终成为了现实。
  他曾经侍奉过的一位王室的高贵之人,就在其前方的营地中。
  不知这点的迪昂扬起西洋剑,冲向了营地的方向。
  “杀!”
  树上,阿塔兰忒同样低吼一声,窜了出去。
  “……上吧,塔拉斯克。”
  玛尔达沉默了半响,同样向坐骑下了指示。
  “吼!”
  名为塔拉斯克的恶龙一声咆哮,奔向了营地的方向。
  一行三骑从者完全没有发现…
  “啾啾啾…!”
  数只小鸟从旁边飞过,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