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 希望你一切安好(求订阅)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哪怕是失去了理智,成为了狂战士,迪昂依旧记得…
  “我将这件本该由你来穿的衣服赐予你,我最出色的骑士。”
  白百合的王后以这样的一句话作为赠语,将一件礼服赐予了他。
  在那之前,迪昂早已穿过女装,并完成了潜入俄国,让俄国的女帝与法国缔结同盟的任务。
  但是,在此之前,迪昂仅将此一行为当成完成任务的必要手段,并不是真的想穿上女装。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穿上女装,应该是一件相当耻辱的事情吧?
  因为这样的事迹,迪昂的一生都笼罩在性别不明的迷雾中。
  没有人知道,迪昂究竟是男的还是女的。
  包括眼前这位白百合的王后,同样是如此。
  可是…
  “你这么美丽,不穿上这件礼服,实在是太可惜了。”
  当时,说这句话的王后的眼神和表情,迪昂一生都没有忘记。
  那即不是嘲笑,更不是刁难,只是由衷的赞赏和欣赏而已。
  迪昂就在那一天里被这位王后给折服了。
  虽说,迪昂早已决心效忠王室,无论面对何种对待,均都不会有反抗之心,可看到自己效忠的这位王后对自己的赞赏和欣赏,依旧让他为之喜悦不已。
  这就是迪昂与玛丽生前的故事。
  如今,双方都已成为了英灵,却是站在了对立面。
  这样的现实,让迪昂难以避免的出现了动摇,更是出现了一丝挣扎。
  当然,仅仅是一丝而已。
  被赋予了狂化,迪昂已经不再是那个效忠法国王室的骑士,只是一个冷酷无情的杀手而已。
  如果玛丽真的不愿意退开,那迪昂一定会决然的挥剑。
  即使会痛苦、会疯狂、会为之失去一切,现在的迪昂依旧做得出这种事。
  在这样的情况下…
  “好的。”
  玛丽竟是答了这么一声,并毫不犹豫的让开了路。
  “这…”
  迪昂顿时愣住了。
  就算是被赋予了狂化,依旧还是愣住了。
  谁又能想到,玛丽居然真的让开了路呢?
  可这就是玛丽。
  “虽然很对不起御主,也很对不起大家,更对不起你,不想看着你再残害这个数百年后就会由我们来守护的祖国,但比起这些,我还是不愿意在这样的情况下和你为敌。”
  玛丽迎着迪昂那发愣的表情,脸上的笑容依旧。
  明明现在不应该让路,但玛丽就因为这样的理由,将路给让开了。
  “……这样好吗?”
  迪昂再次违背了自己的狂气,犹豫的问出了这样的话语。
  但是,玛丽决定要做的事情,又怎么会改变呢?
  “反正我本来就是大家眼中的愚蠢王后,不懂人间疾苦,只会享乐和任性,将民众的血汗钱用在舞会、甜点和社交上啊。”
  这样的话语,玛丽并不是以自嘲般的语气说出,而是像缅怀着不成熟的自己一样,轻声的倾诉。
  “御主可能会生气,大家也可能会对我感到失望,光是想到这些,我就已经很伤心了,但至少现在,我并不想看到你在这里被讨伐,就让我再任性一次吧。”
  玛丽就是在做好这些心理准备的情况下才会出现在这里。
  虽是任性,却很坦荡。
  虽是无谋,却只随心。
  这就是玛丽安托瓦内特,法国最愚蠢的王后,却换来了无数人的真心。
  阿马德乌斯为其倾心。
  迪昂为其宣誓了忠心。
  还有其余许多许多人,都被这难以言喻的人格魅力所俘获过。
  若不是因为狂化,只怕,迪昂已经颤抖着内心,为其单膝下跪,再次献上生命和效忠了吧?
  可惜,现在的迪昂只有这种想法,却不被允许。
  “……希望你不会因为今天的事情而后悔。”
  迪昂抛下了这么一句话。
  对此,玛丽仅仅笑着回答。
  “pasquestion,bellecavalière。”
  玛丽便以法语对迪昂做出了饯别。
  “j’espèrequetoutirabienpourvous。”
  最后的最后,玛丽给出的是祝福,不是决绝。
  面对这样的一位王后,迪昂沉默了半响,点下了头。
  “j’espèrequetoutbien,nobledame。”
  这是迪昂的饯别。
  赠送礼服给骑士的王后与向王后宣誓效忠的骑士便以这样的方式,背道而驰。
  相信,下一次见面时,双方将正式是敌非友。
  “沙…”
  摇曳声下,骑士迪昂擦着玛丽的肩膀,掠过了树林,离开了这里。
  玛丽至始至终都带着微笑,目送着迪昂的离去。
  没过多久,些许的吵闹声从营地的方向传来。
  那是玛修、贞德、清姬与伊丽莎白一行人追击而来所引起的动静。
  听到众人的声音,玛丽有些伤脑筋似的嘀咕。
  “回去向大家道歉吧。”
  就这样,玛丽离开了这里,迎向了自己的同伴们。
  …………
  “真的很对不起,御主。”
  营地的主帐篷中,玛丽便当着在场所有人的面,向着罗真道歉了。
  见状,罗真并没有觉得生气,而是早有预料般的叹息。
  “就知道会变成这样。”
  以玛丽那天真浪漫的个性,罗真早就觉得,这位王后可能会狠不下心了。
  如果说,贞德是宽容的代名词的话,那玛丽就是真真正正的善良了。
  “没办法,这就是玛丽亚啊。”
  一旁,阿马德乌斯亦是早有所料般的耸了耸肩。
  “毕竟是亲手赠予礼服的骑士。”
  “我们能理解的。”
  玛修和贞德也都没有追究这件事情。
  反倒是伊丽莎白和清姬,多少还有些不甘心。
  “居然就这么放过了吗?”
  “御主的称赞怎么办啊?”
  两人都这样子表示着。
  罗真直接将其无视,并看向了垂头丧气的玛丽。
  “算了。”罗真无奈般的道:“可不能有下次喔?”
  “唉?”玛丽先是一怔,随即连忙道:“你愿意原谅我吗?”
  “要不然呢?”罗真没好气的道:“我难道还能惩罚你吗?”
  虽说将敌方的saber给放掉了是很可惜,可能够留下archer和rider这两骑从者,战果也非常丰厚了。
  原本,罗真就做好了计划有可能失败的心理准备。
  毕竟对手是传说中的英雄,没有那么容易讨伐也很正常。
  现在有这种程度的战果,罗真也算是满足了。
  所以,罗真也没打算追究什么。
  “谢谢你!御主!”
  玛丽顿时雨过天晴般的欢笑了起来。
  不。
  不只如此而已。
  高兴之下,玛丽竟是凑到了罗真的身边,对着他的脸颊,直接印了上去。
  “啾…”
  亲吻声中,帐篷内,空气静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