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 最后的尽情狂欢(求订阅)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夜,渐渐来临。
  不知道是不是迪昂逃回了奥尔良报告的关系,在这一天里,时不时的都会飞过法兰西上空的双足飞龙越变越少,到得傍晚的时候已经是一只不剩,让空气中弥漫起风雨欲来的感觉。
  毕竟,俗话说的好,暴风雨前总是非常的宁静。
  现在,双足飞龙的消失带来的宁静,就像是在告诉别人,法兰西最大的暴风雨即将到来一般,自然会让气氛变得极为沉重且压抑。
  当然,会让气氛变得这么沉重且压抑的原因不仅仅来自于双足飞龙的不再出现,还来自于营地中的法兰西军。
  只因为,吉尔早已向全军进行了宣布。
  “明天就要再次进攻奥尔良了,这将是我等能够拯救法兰西的最后机会,要不要跟着我…跟着我等的圣女,就由你们自己决定。”
  这个宣布,让法兰西军的士兵们纷纷都陷入了沉寂,导致了营地出现了这样的氛围。
  罗真给出的一天时间的确是很有必要的。
  这不仅是在给一行从者们做准备而已,同时亦是在给法兰西军的士兵们做准备。
  士兵们就在这样的情况下,维持着一整天的沉寂,不知道在做着什么样的心理挣扎。
  但不管如何,至少,在营地里,并没有任何一个士兵选择临阵脱逃,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整个营地便在这般状况下,迎来了黑夜。
  而到得夜晚降临时,整个营地反倒打破了白天的时候的沉寂,开始了狂欢。
  这全是因为受不了这股气氛的玛丽的一句话。
  “既然明天都准备豁出一切去战斗了,那今晚大家就应该快乐的度过才对,怎么可以一直这么愁眉苦脸的呢?”
  无法坐视民众们痛苦,而是决心以微笑来面对一切的王后,自然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所有人在苦闷中迎来最后的战斗了。
  于是,在玛丽的折腾下,一行从者们貌似都被说服了。
  说服做什么呢?
  很简单。
  准备食物。
  准备酒水。
  然后,尽情的狂欢而已。
  “那么,预备…”
  在营地的篝火前方,玛丽如同万众瞩目一样,当着围着篝火坐下的所有士兵们,以美丽的笑容和动听的声音,如此欢呼着。
  “Vivelafrance(法兰西万岁)!”
  伴随着玛丽的欢呼,在场所有的士兵亦是全都高声欢呼了起来。
  “““““Vivelafrance(法兰西万岁)!”””””
  欢呼声直上云霄。
  然而,这还没完。
  “再来一次————Vivelafrance(法兰西万岁)!”
  “““““Vivelafrance(法兰西万岁)!”””””
  “再大声一点————Vivelafrance(法兰西万岁)!”
  “““““Vivelafrance(法兰西万岁)!”””””
  “Vivelafrance(法兰西万岁)!”
  “““““Vivelafrance(法兰西万岁)!”””””
  玛丽就这么一次又一次的带动着整个营地的士兵们,像是开着演唱会一样,让士兵们一一的均都发出热情的欢呼声,尽情的欢笑和享受。
  而在这个过程中,营地里所有的食物和酒水都被拿了出来,提供给了所有人,让所有人得以痛快的畅饮畅食。
  理所当然,一众从者们同样参与在其中。
  “————”
  美妙的乐曲在营地里徘徊。
  那是阿马德乌斯的杰作。
  就像是为了给在舞台上闪耀的玛丽进行援助,为歌唱着的偶像伴奏一般,阿马德乌斯闭着眼睛,带着轻笑,不停的演奏着自己的成名曲。
  而伊丽莎白和清姬则是纠缠在一起。
  “放开我!放开我!让!我!上!去!啦!”
  伊丽莎白不停的嚷嚷着,就像是一个撒泼的千金大小姐一样,一边嚷嚷还一边准备往玛丽的方向冲。
  “你这只没脑龙!没人会欢迎你的!”
  清姬则是牢牢的拖住伊丽莎白,使出了浑身的力气,就是不让伊丽莎白出去。
  理由也很简单。
  “那可是演唱会喔!万众瞩目的舞台喔!怎么可以让那个女人独占!?”
  伊丽莎白竭力的挣扎,将清姬一点一点的往外拖。
  可惜,清姬还是不能妥协。
  “你想上去唱歌吧?既然如此就绝对不能允许!”
  清姬不顾自己的形象,像蛇一样牢牢的缠住了伊丽莎白。
  一旦清姬松手,那伊丽莎白肯定会奔上去,高歌一曲的吧?
  而被这位擅长魔音的魔女唱上一曲,别说是欢呼了,只怕到时候整个营地的人都得倒下,成为出师未捷身先死的典范。
  清姬倒也不是在乎大家的生死,只是为了自己着想。
  不,应该说是为了罗真着想。
  “绝对不能再让御主承受你那可怕的「龙息」了!”
  “才不是龙息!是演唱啦!演唱!”
  清姬与伊丽莎白就这么纠缠着。
  明明早上还打得不可开交,争吵声更是让谁都受不了,现在居然已经变成这个样子,这两人似乎并不是合不来,而是正因为合得来才会势不两立的类型。
  罗真便看着这一幕,心中默默的松了一口气。
  没办法。
  让伊丽莎白上去唱歌的话,罗真就会死。
  让清姬闲下来的话,罗真同样也会死。
  既然如此,让这两个少女自己玩自己,那是再好不过了。
  只是…
  “不用去帮忙吗?御主?”
  玛修在一旁为罗真准备食物,并操心般的这么问着。
  “算了吧。”罗真摇了摇头,道:“她们其实也乐在其中,就由她们去吧。”
  说完,罗真环视了一眼周围。
  “对了。”罗真便奇怪的问道:“贞德呢?”
  “贞德小姐吗?”玛修也环视了一眼周围,没有发现贞德的踪影以后,这般道:“我也不知道,不过宴会开始的时候,贞德小姐似乎往树林那边去了。”
  “树林啊…”罗真沉吟了一会,随即点了点头,道:“那我去找找她,你就看着点这些家伙,别让她们闯祸了。”
  “知道了,前辈。”玛修没有异议的答应了下来。
  罗真这才悄悄的离开,往树林的方向而去。
  …………
  一进入树林,欢呼声就宛如远去一般,变得遥远了起来。
  罗真一边往里走,一边遵循着与贞德的临时契约的感应,往其所在的方向而去。
  等到罗真来到目的地时,出现在其眼前的场景令其微微一怔,意外了起来。
  “吉尔元帅?”
  在树林的深处,一片空地前,吉尔便出现在了罗真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