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 ——「卡米拉」(求订阅)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前面早已提过,魔狼乃是与魔蚁同种类型的使魔,区别仅仅只有魔蚁是力量型,魔狼是敏捷型,一个拥有足以媲美上级使魔的怪力,一个拥有同样程度的灵活而已。
  既然如此,魔狼自然也有和魔蚁相同的一个特性。
  那就是单独召唤需消耗的魔力不高,其自身乃是以数量取胜,可以用来组成人海战术的使魔。
  上次进攻奥尔良时,罗真虽然也召唤了魔狼,却只是让它代步而已,并没有想用它来对敌。
  仅仅中级使魔的魔狼不可能是上级使魔的双足飞龙的对手吧?
  可现在不一样了。
  在阿马德乌斯的宝具之下,双足飞龙集体承受了力量下降、持续受伤的负面效果。
  连从者都至少会下降一个等级的能力值的这首曲子,带给双足飞龙的削弱,自然没有半分的留情,将双足飞龙变成连魔狼都及不上的杂兵。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真用了一划令咒的力量,利用其全部的魔力,使用了最大威力的〈魔狼召唤〉术式所形成的狼群,不仅数量足以媲美双足飞龙,连力量都凌驾而过。
  于是,狼群便在龙群中展开了杀戮。
  “噗哧!”“噗哧!”“噗哧!”
  在血肉被洞穿、撕裂、咬碎一般的声音中,一头头的双足飞龙均被一头头的魔狼给袭击了,带起大片大片的血迹和哀嚎。
  “杀啊!”
  “冲啊!”
  法兰西军的士兵们亦冲上前,手中的武器或砍或刺,一一落在了一头头双足飞龙的身上,极为顺利的将它们的身体给洞穿。
  本来不占据数量优势的法兰西军,在魔狼群的援助下,全面压过了双足飞龙的军团。
  “上!冲进奥尔良!”
  吉尔同样手持长剑的在冲杀着,一边浴血奋战,一边高声呐喊,带头向着奥尔良的方向冲去。
  比起两天前仅能靠玛修在前面冲锋陷阵的状况,这一次,法兰西军的士兵们总算扬眉吐气了一回,能够亲自斩杀敌人了。
  力量大减的双足飞龙或许能够对付士兵,可在士兵们集体的围攻下,以及背后来袭的炮弹的集火冲击中,依旧还是一头接着一头的被讨伐,倒在了地面上,再起不能。
  形势,完完全全的朝着法兰西军的一方倒了下去。
  直到…
  “〈血染的王鬼〉!”
  在高雅又低沉的声音中,无数的铁桩从地面上探起,往一头头的魔狼身上暴射而去。
  “噗哧!”“噗哧!”“噗哧!”
  伴随着肉体的撕裂声,一头头肆虐着的魔狼被突如其来的铁桩给刺穿了身体,连哀嚎都来不及发出,直接被串在了战场之上。
  “〈幻想铁处女〉!”
  继高雅又低沉的声音之后,又一个声音响遍了战场。
  只是,这个声音唤来的不是铁桩,而是刑具。
  “轰隆隆…”
  在一阵大气的轰鸣声中,一架架名为铁处女的刑具出现在了战场之上,仿佛一具具的棺材一般,将一个个没有来得及反应的士兵给吞了进来,并紧紧的关闭了起来。
  “噗哧!”
  下一刻,整整齐齐的撕裂声从刑具中传了出来了。
  “呜…啊啊啊啊啊…!”
  紧随其后的是惨叫声。
  一个个士兵的惨叫声。
  而士兵们的惨叫声在数秒钟以后变弱。
  紧接着,殷红的鲜血就从刑具的门上流了出来。
  “出现了吗…!?”
  后方,亲眼目睹了这一幕的阿马德乌斯表情变得凝重。
  这个时候,各自解放了自己的宝具的从者亦是缓缓的出现在了战场上。
  “虽然不是美丽的少女鲜血,可强壮的士兵的血同样能够唤醒我的斗志,真是不错呢。”
  assassin从一个刑具后走了出来,一边伸出手,将从刑具里流出来的血抹在自己的嘴唇上,邪魅又邪恶的笑着,一边露出了陶醉的表情。
  “人的话余是穿刺过很多,但狼的话,余还真没有用〈桩〉串起来过。”
  弗拉德三世亦是手持长枪,似由无数的蝙蝠所凝聚而成的一样,在不知从哪里飞来的蝙蝠的聚集中成形,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敌方的从者终于出动了。
  “来吧,杀戮开始了。”
  弗拉德三世像邀请人参加盛宴一样,对着法兰西军的所有人微笑。
  “鲜血与悲鸣的盛宴吗?正合我意呢!”
  assassin同样愉快的笑了起来。
  最凶恶的敌人,就这么挡住了所有人的去路。
  “唔…!”
  “呜…!”
  法兰西军的士兵们顿时纷纷都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面色变白了。
  即使敌人仅仅只有两个,可这里的人都亲眼目睹过对方前两天在奥尔良的中央广场中屠杀了数不清的同胞,自然不可能认为自己只要冲上去,就能战胜对方了。
  “不要畏惧!”
  只有吉尔一人,站在军中呐喊。
  “前进!前进!”
  吉尔振奋着士气。
  可惜…
  “勇气可嘉,但余同样是曾经领军打仗过的人,岂容尔等在余的面前放肆。”
  这样的声音钻入吉尔的耳中,让吉尔的面色也变了。
  同一时间里,一道漆黑的影子如箭矢般的从前方暴射而来,窜至吉尔的面前。
  影子中,弗拉德三世悄然出现。
  “嗤…!”
  破空声里,弗拉德三世手中铁桩般的长枪划破了空气,刺向了吉尔。
  在那一刺之下,空气都被挤压得干干净净了。
  人类的反应能力根本不可能追上这一击,让吉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死亡来临。
  不过…
  “对付一般的人类使用这种程度的神技,未免太不知分寸了。”
  轻灵的叱责声中,苍色的火焰团块无声无息的掠来。
  “喔?”
  弗拉德三世立即停下了手中的攻击,身形再次化作一道影子,避开了火焰的团块。
  “清姬,参上。”
  一身和服的清姬款款走来,并呢喃着。
  “御主是不是在看着我呢?”
  回答其这个问题的不是当事人,而是对手。
  “原来如此,你就是下一个需要处刑的侵略者吗?”
  弗拉德三世从影子中再次出现,看着清姬,脸上高雅与高傲并存。
  至于assassin的话,在看到清姬出现的那一个瞬间,眼中已经闪起了红光。
  “美丽的少女,啊啊,你的鲜血是属于我的。”
  assassin发出渴望的声音,并准备袭击过去。
  只是…
  “给我适可而止吧!”
  娇喝声中,麦克风似的魔枪从assassin的背后洞穿而来,速度惊人。
  “锵!”
  清脆的交击声中,魔枪的一击被挡下了。
  被assassin手中的刑具。
  然而,assassin的脸上却没有半分的轻松。
  这一秒钟,出现在assassin脸上的是从未见过的惊愕和惊惧。
  “你…你是…!?”
  assassin的声音中充满了难以置信。
  “哼!”
  伊丽莎白手执魔枪,怜悯似的看着assassin一眼以后,这般开口了。
  “终于见到你了!”
  伊丽莎白喊出了assassin的真名。
  “卡米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