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 因缘的相会(求订阅)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
  这个名字,本来应该属于伊丽莎白所有才对。
  就像弗拉德三世以〈德古拉〉之名闻名于世,成为世人所熟悉的吸血鬼,伊丽莎白也是一样,其〈卡米拉〉之名就是她作为吸血鬼的证据、未来以及末路。
  然而,以十四岁之龄被召唤出来的伊丽莎白尚且还没有做出汲取少女鲜血的罪行,更还没有被冠以〈卡米拉〉这个名字。
  可现在,伊丽莎白却将这个属于未来的自己的名字给唤了出来。
  其所唤的对象,却是Assassin。
  使用名为铁处女的刑具,折磨着少女,渴望着鲜血,残忍无情的敌方从者————Assassin。
  “你…!居然被召唤了吗…!?”
  Assassin————卡米拉发出叫声,没有抬着刑具的手探了出来。
  锋利的指甲立即如利爪般的在卡米拉的手指上的一声暴起,划过血痕般的轨迹,切向了伊丽莎白。
  “你都能被召唤,为什么我就不能?”
  伊丽莎白却是不甘示弱的挥舞魔枪,刺向了来袭的利爪。
  “锵!”
  激烈的火花中,魔枪与利爪互相弹开,让伊丽莎白和卡米拉同样分了开来,跳向后方,拉开了距离。
  可是,即使距离拉开,两人那对在一起的目光依旧摩擦出激烈的火花。
  那是憎恶。
  那是厌恶。
  那亦是抗拒。
  伊丽莎白与卡米拉以这样的情感宣泄向了对方。
  只因为…
  “乳臭未干的小丫头…!”
  卡米拉咬牙切齿般的怒视着伊丽莎白。
  “才不是小丫头!我可是大家的偶像!偶!像!”
  伊丽莎白如遭到刺激般的嚷嚷了起来。
  可这让卡米拉的表情都扭曲了。
  “什么偶像啊?真是愚蠢!”卡米拉便瞪着伊丽莎白,道:“给我停止做那种不切实际的梦吧!”
  “不要!”伊丽莎白固执的反驳道:“倒是你,才应该给我停下那种没有意义的行为!”
  什么行为呢?
  当然是执念般的追求着少女的鲜血,追求着美丽的容貌的行为了。
  而这个想法,就算伊丽莎白不亲口说出来,卡米拉也能懂。
  原因很简单。
  “既然你就是我,我们就是同一个存在,那没有理由自己不听自己的话,听到了没有啊?”
  伊丽莎白无理的要求着。
  可是,其话中所呈现出来的内容,却足以让人大吃一惊。
  “同一个存在?”
  一旁,与清姬对峙的弗拉德三世像是饶有兴趣般的转过头来了。
  “……是这样的吗?”
  清姬亦是终于明白伊丽莎白为什么执着于想解决敌方的Assassin了。
  没错。
  伊丽莎白和卡米拉本来就是一个存在。
  就像之前所说的一样,即使是同一存在,那也有可能出现被同时召唤的可能,只是属性、年龄、所处的时间段不同的问题而已。
  伊丽莎白和卡米拉就是这样。
  她们,一个是以十四岁之龄被召唤,还没有犯下弥天罪行的伊丽莎白,一个则是已经成年,作为血腥女伯爵犯下了罪行,并被处以终生监禁,最终在监狱里死去的卡米拉。
  这便导致了双方决定性的对立。
  伊丽莎白虽然高贵、霸道、残忍、无情,但却不像传说中一样惨无人道,虽然是邪恶的反英灵,可也是向往恋爱的少女,性子上有胆小的部分,作恶也不彻底,就算被召唤了出来,结果上,要么是帮了自己人,要么就是放跑了敌人,会在关键时刻发起善心,是一个还算懂事的乖乖反派。
  反之,卡米拉则是不具有昔日的可爱,残忍的追求着鲜血。
  两人会有这样的差别,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毕竟,卡米拉之所以会追求鲜血,就是因为想借鲜血来维持美丽的容貌。
  而伊丽莎白却还是年轻时的模样,根本不需要追求美貌,作为反英灵而言,算是一个半吊子。
  两人一个是过去的自己,一个是未来的自己,却是势不两立。
  年轻的伊丽莎白拒绝成为卡米拉,不想为了那么没意义的事情犯下愚蠢的罪行。
  卡米拉同样厌恶着伊丽莎白,对她而言,伊丽莎白仅仅是安于无知,讴歌青春,不需要做出什么就能依旧美丽可爱的绝对无可原谅的象徴。
  综上所述,伊丽莎白才会固执的以卡米拉为目标。
  同样的,卡米拉在看到伊丽莎白的瞬间,眼中就再也没有旁人了。
  “不愉快…真是不愉快…”
  卡米拉低语着。
  “看到完全不知现实为何物,只懂得浪费青春,浪费美貌的过去,实在是太让人觉得不愉快了!”
  对此,伊丽莎白绷紧着面容,轻声开口。
  “我知道,你是我的未来,是我的本性,同时也是我的末路,就算我再怎么抗拒你,历史也不会改变,我依然还是那个让人畏惧的血腥女伯爵,你所犯下的罪,就是我必须承担的所有。”
  但是…
  “但是,我还是想说。”
  伊丽莎白高声倾诉。
  “我绝对不要成为你!绝对不要!”
  为此,伊丽莎白才会来到这里,只为了阻止未来的自己。
  这让卡米拉也动了真怒。
  “那我也要全力的否定你,将这不堪回首的过去给抹杀!”
  卡米拉的身上涨动起了浓郁的血气。
  “来吧!”
  伊丽莎白亦是调动起了全身的魔力。
  同为一个存在的两骑从者就这么互相瞪视着,然后,彼此踏碎了脚下的地面,冲向了对方。
  弗拉德三世与清姬看到了这一幕以后,同样注视向了彼此。
  “真是令人难以想象到的即兴演出。”
  弗拉德三世只做出了这样的感想。
  “那我们是不是也该在这里华丽的起舞了呢?”
  清姬以恬静的笑容回了弗拉德三世的感言。
  “自然,余还没有在战场上放过敌人的天真。”
  弗拉德三世悠然的笑着。
  “那就让我献上一舞吧,为了我的御主。”
  清姬将手中的扇子举了起来。
  铁桩与火焰就在下一个瞬间里乍现。
  “轰!”
  爆炸声,在此方战场上不住的回荡。
  与此同时,在战场的边缘角落里,因缘的两人同样再次相遇了。
  “我的舞伴果然是你呢,我的骑士。”
  玛丽以动人的微笑,迎接了前来刺杀自己的敌人。
  “虽然我可能不够格就对了。”
  迪昂紧紧的注视着玛丽,手中西洋剑不再踌躇的举了起来,指向了生前发誓效忠的对象。
  守护者与被守护者的第二次重逢,不出预料,就在这战场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