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 两天之前的准备(求订阅)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法夫纳〉。收藏本站
  那是记载于北欧神话之中的邪龙,在、、以及等作品中都有出现的传说级别的龙种。
  它是让人类恐惧不已的邪恶代名词。
  它所喷吐的龙息曾经葬送了无数的豪杰。
  直到屠龙英雄齐格飞出现,并以圣剑将其斩杀以后,这头邪龙才终于伏诛。
  然而,就算是那名英雄,在面对这头邪龙时,都是在经历了无数的危险和数个的幸运叠加以后才将其斩杀,沐浴到了它的龙血,从而得到了不死之身。
  这样一头集众多的传说于一身的邪龙,如今就出现在了这个世界上。
  被黑贞德以〈圣杯〉作为媒介,召唤了出来。
  “————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
  龙吟声如暴风,让空气都化作了漩涡一样,一边没完没了的搅动,一边以那漆黑的邪龙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扩展了开来。
  重重的气浪掀起。
  层层的冲击炸开。
  传说中的邪龙便发出了犹如能够让整个天地都震颤起来一般的咆哮,让气流都紊乱了起来。
  “————!”
  面对这咆哮,恐惧开始冒头。
  面对这音浪,心灵变得脆弱。
  罗真便像是条件反射一样,举起手来,挡在自己的面前,避免自己被迎面而来的咆哮冲击给吹走。
  “前辈!”
  “御主!”
  所幸,玛修和贞德均都率先反应了过来,不由分说的挡在了罗真的面前,一个举起盾牌,一个举起圣旗,将迎面而来的暴风给挡下。
  可沐浴在咆哮所掀起的暴风里,玛修和贞德的脸上还是出现了汗水。
  “居然是法夫纳…!?”
  贞德的表情便显得异常的凝重。
  “传说等级的龙种…!”
  玛修亦是咬住了嘴唇。
  显然,面对眼前凶暴的怪物,即使是身为从者的两位少女,均都感受到了难以形容的压力及危机。
  “那不是普通的从者能够对付的角色!你们小心点啊!”
  罗曼也在迦勒底中发出了这样的叫声,只能说是废话了。
  而黑贞德就站在了名为法夫纳的邪龙面前,背对着袭来的音浪,手中刻画着龙纹的恶旗猎猎作响,脸上浮现的表情同样残忍无比。
  那个模样,正好印证了〈龙之魔女〉这个异名。
  “来!杀戮吧!”
  黑贞德便宛如期待能够看到接下来的破灭场景一样,笑得非常的恶劣。
  事实也是如此。
  虽然玛修已经经过了不少的训练,初步掌握了身为亚从者的能力,可她终究只不过是一个少女,比不上传说中的英雄和豪杰,作为一名从者而言,依旧还是不成熟。
  贞德就不用说了,能力被削弱得很厉害,以这次现界来说,同样不过是半吊子。
  这样的两骑从者,面对一般的威胁也就罢了,想对付那头传说等级的邪龙,就算有罗真支援,那也几乎不可能。
  哪怕是罗真自己都给出了这个结论。
  “如果是贯彻防御的话,那还能坚持下去。”
  玛修和贞德都擅长这种类型的战斗,所以,若是贯彻防御的话,即使打不赢,那也不会输。
  可若想战胜法夫纳,那就无疑是痴人说梦了。
  这样一来,黑贞德期待看到的破灭场景自然也会出现。
  如果没有接下来的变化的话。
  “吼…”
  将一对充满暴戾且凶恶的眼眸盯上了罗真一行人的法夫纳突然吼叫一滞,狰狞的龙首亦是如同变得失去了活力一样,微微垂了下去了。
  这一变化,让在场所有人的表情都怔然了起来。
  “这是…?”
  “怎么…?”
  玛修和贞德完全愣住了。
  “什…什么?”
  Caster亦是愕然出声。
  “法夫纳!?怎么回事!?”
  黑贞德更是猛的转过身,看向了背后异常的邪龙,提高了声音。
  然而,法夫纳却是丝毫没有了之前的暴戾和凶恶,如同犯困了一样,眼睛微微眯起,龙首更是不停的点动,显得越来越垂。
  “法夫纳?法夫纳!”
  黑贞德心中浮现出不好的预感,高声呐喊着邪龙的名字。
  可惜,名为法夫纳的邪龙最终还是仿佛再也撑不住了一般,眼睛彻底的闭上了。
  “嘭…”
  没过多久,在一个沉闷的响声中,巨龙趴在了地面上,就着自己出现时的大坑,陷入了沉睡。
  打盹声,从这头龙的身上缓缓的响了起来。
  “…………”
  死寂的氛围顿时弥漫而起了。
  玛修和贞德面面相觑。
  Caster根本反应不过来。
  而黑贞德则是死死的盯着陷入沉睡的法夫纳,最后才重新转过身,将锐利的视线投至场上唯一一个没有改变面色的人身上。
  “奏效了吗?”
  罗真便喃喃着这样的话语,并将一只手给伸了出来。
  “嗖!”
  从法夫纳的身上,一道黑影突然窜了出来,飞向了罗真的方向,攀上了他的手臂。
  那是一条蛇。
  一条通体呈现漆黑的色泽,却有些透明的蛇。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众人哪里还不知道呢?
  法夫纳的异常,正是罗真干的好事。
  “……你做了什么?”
  黑贞德的表情非常的阴沉。
  见状,罗真却是撇嘴笑了。
  “我倒是想问你,怎么会觉得我什么都没做呢?”
  罗真便这么说了一句。
  “明明我见过那头龙,更知道它的威胁,却还是到这里来了,你难道没有觉得我肯定是有什么办法对付它吗?”
  毕竟…
  “你已经召唤出真正的龙种的事情,我可是早在两天前就知道了的啊。”
  罗真如此说了。
  早在两天前企图进攻奥尔良的时候,罗真就已经知道,即使自己能够成功的攻进奥尔良,那么,就算不计算黑贞德一行带来的威胁,自己都必须面临两个危险。
  这两个危险,一个亲眼目睹的,一个是早就知道的。
  而在这其中,第一个危险就是罗真在这座城堡里亲眼目睹到的威胁,经由〈圣杯〉而被召唤出来的真正的龙种————法夫纳。
  这可是存在于传说中的龙种,位于幻想种的顶点,可能抵达神兽的领域的生物。
  能够成功讨伐这样的怪物的英雄,除了像齐格飞那样的屠龙者以外,只有真正位于从者顶点的人物才有办法成功,连亚瑟王那样的存在,能不能成功讨伐法夫纳,那都还是一个未知数。
  既然如此,这个危险自然需要解决。
  这是罗真早就在考虑的事情。
  正因如此…
  “正因如此,当那头龙就那么大喇喇的躺在我面前睡觉的时候,你以为我会什么都不做?”
  罗真就将攀在自己手上的蛇给举了起来,展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当时,我就已经将这个使魔扔到那头龙的身上了。”
  这就是法夫纳陷入沉睡的原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