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 这下子,胜负就难说了吧?(求订阅)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在希腊神话中,有一个非常有名的女神。
  女神的名字叫做赫卡忒,乃是冥界的女王,地狱的创建者与管理者,即是著名的死神,更是司掌魔力的魔神。
  她曾经帮助希腊神话的主神宙斯打败过独眼巨人,即便是宙斯都要敬畏其三分。
  她掌管幽灵、魔力和咒语,经常出没于坟场,在夜间狩猎,只有狗才能见到她,发出叫声,表示她的到来。
  据说,这位女神会在即将发生月蚀时出现,并伴随着各种妖魔鬼怪。
  她的象征乃是火炬、岔道、狼、母马、紫杉、曼陀罗以及蛇。
  当然,攀在罗真手臂上的蛇可不是赫卡忒变化而成的存在,只不过是一种中级使魔而已。
  可是,与能够往来于冥界的是猫头鹰,罗真由此召唤出了可以吞食灵体的邪灵是同种道理,此时此刻里,罗真所召唤的蛇并不是普通的生物,而是一种魔灵。
  “赫卡忒即是冥界的女神,同时也是有名的魔术之神,其所象征的蛇除了代表生命与死亡以外,也被称为魔力的象征。”
  罗真的声音清晰的传递了开来。
  “我所召唤的这种魔灵虽然无法使用神迹般的魔术,但却有一个特性,可以潜伏在生命体内,吸收寄宿对象的魔力,将作用在寄宿对象身上的魔术进行增幅和膨胀,甚至可以用来增幅和膨胀曾经作用在寄宿对象身上的魔术,让该魔术被重新唤醒。”
  这样的解释,让明白个中缘由的贞德与黑贞德都醒觉了过来。
  “难道…”
  贞德便露出了恍然的表情。
  黑贞德也微微一惊,几乎是脱口而出了。
  “你将之前的催眠给…!”
  没错。
  在魔灵的作用下,两天前作用在法夫纳的身上,由阿马德乌斯施加的催眠魔术被重新唤醒了。
  若仅仅是这样也就算了。
  以法夫纳的力量,区区催眠魔术其实根本产生不了作用,阿马德乌斯之所以会成功,只是因为当时的法夫纳就在打盹,阿马德乌斯只是加深了它的睡眠,让它不容易醒来而已。
  也就是说,如果法夫纳一开始就醒着,并且还准备大肆破坏的话,区区催眠魔术根本不可能奏效。
  如此的话,就算罗真将曾经作用在法夫纳身上的催眠魔术唤醒,让它重新产生作用,亦做不到让法夫纳陷入沉睡。
  然而,魔灵却不单单只是唤醒曾经作用的魔术,为了让魔术奏效,还得从寄宿对象的身上偷偷的吸取到魔力。
  而罗真是在两天前将魔灵扔到法夫纳的身上,让这条蛇无声无息的吸了整整两天的魔力。
  这些魔力,如今就全部用来催动这个魔术了。
  身为幻想种的顶点,最强的龙种,其两天份量的魔力有多少,那是可想而知。
  于是,曾经作用在其身上的催眠魔术的效果就在这份魔力的一次性挥霍下,发挥出了惊人的威力。
  “虽然不可能让它一直睡下去,可至少,在这场战争结束前,它都不可能再醒过来了。”
  罗真一边让攀在自己手臂上的蛇缓缓的消失,一边对着自己的敌人做出宣言。
  “再加上双足飞龙的军团在外面被拖住了,你召唤出来的从者也都在外面战斗,身边仅有caster这一骑帮手,我们这边却也同样有两骑从者,形势即使不能说是对我们有利,但这下子,胜负就难说了吧?”
  罗真的宣言,让眼睁睁的看着法夫纳只能陷入沉睡的黑贞德的表情都变得难看了起来。
  “哼!”
  黑贞德豁然举起了手中的黑旗,让熊熊的烈火燃烧了起来。
  那火焰,并不是针对罗真一行人,而是针对沉睡中的法夫纳。
  就算是再怎么有效的催眠,只要向法夫纳施加攻击的话,那也能将其打醒吧?
  所以,黑贞德让地狱的烈焰燃烧向了身后的邪龙。
  “休想!”
  罗真就像是早就预料到这一点一样,催动了魔力。
  “嘭!”
  法夫纳身下的大坑顿时再度崩塌。
  数只魔蚁从地下挖了出来,将因为法夫纳出现而导致炸裂而出的坑洞进行了扩展。
  陷入沉睡的法夫纳一下子陷入了坑洞中,与无数的岩石、碎块一起落向地底。
  烈火弥漫过大厅,却是因为地面的塌陷停止了扩张,迟了一步才燃烧到坑洞上,根本没有触及法夫纳。
  “你们…!”
  对此产生激烈反应的不是黑贞德,而是caster。
  “不可原谅…!不可原谅…!不可原谅不可原谅不可原谅啊啊啊啊啊…!”
  caster扭曲着面容的呐喊着,身上的魔力似暴走般的涌动了起来。
  其手中,名为〈螺湮城教本〉的魔导书顺应了caster暴走的精神,开始产生作用。
  下一秒钟,一只只的海魔从谒见之厅的四面八方钻了出来,一如既往的有大有小,向着罗真所在的方向,有的探出了长长的触手,有的喷出了致命的毒液。
  “玛修!”
  罗真只是唤了这么一声。
  “是!”
  玛修立即做出回应,不退反进,迎向了来袭的攻击。
  毒液与触手便从四面八方围攻而来。
  仅凭一面盾牌,玛修就需要将这些攻击全部挡下。
  这一刻里,玛修回想到的就是在冬木市特异点的大空洞中的一幕。
  当时,为了回应信赖的前辈,又为了保护最重要的御主,玛修成功的展开了自己的宝具。
  在那之后,经过训练,玛修也能继续展开这个宝具了。
  虽说这并不是该宝具真正的力量和模样,可为了方便玛修使用,身为迦勒底的所长,奥尔加玛丽还是帮这个宝具起了一个名字。
  “〈假想宝具拟似展开/人理之础〉!”
  当这个名字在玛修的口中与其清脆的娇喝声一起响彻开来时,象征守护的盾牌上,光芒绽放了。
  光芒化作了坚固的守护壁障,从盾牌上扩展开来的同时,挡下了来袭四面八方的攻击。
  “嗤…!”
  落在壁障上的毒液纷纷都发出了腐蚀般的声音。
  “嘭嘭嘭嘭嘭…!”
  一根根的触手亦是击打在了壁障之上,激起阵阵闷响。
  玛修便以自己的宝具,守护住了罗真。
  “嘁…!”
  黑贞德咋舌出声,手中黑旗一挥,刚想有所动作的时候,却是被拦住了。
  “你的对手是我!”
  挥舞着圣旗的圣女出现在了黑贞德的面前。
  “少碍事!”
  黑贞德发出了大喊,却还是将矛头指向了贞德。
  大战,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