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 小看人是要付出代价的(求订阅)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团体作战本来就是赤羽一族的拿手绝活。
  赤羽一族的〈傀儡术〉说穿了就是操纵傀儡的技术、战术、学术等等方面的知识汇聚起来的结晶。
  罗真当初之所以那么重视〈傀儡术〉的修行,就是因为里面发展了足足千年的技术和战术实在太过于有用。
  也许,在操纵一具傀儡的时候,其中的真意和奥义还没有办法完全发挥出来,可每当操纵的对象多上一个,能够组成的阵型、可以使用的战术、足以实行的策略就会越来越多,配合魔术师各个阶段的技能,其所产生的效果,那可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
  罗真作为赤羽一族中被称为〈神童〉的存在,既然被誉为可以和被称为〈天童〉的赤羽天全相提并论,那就知道,其对〈傀儡术〉的掌握有多高。
  若不是赤羽一族的〈傀儡术〉的高深之处需要有〈红翼阵〉的秘术做配合,方才能完全展现出来,那么,单凭〈傀儡术〉的造诣,罗真绝对在赤羽天全之上。
  如今,这个效果就展现了出来。
  同时使役两骑的从者,让罗真将自己的技术、能力和头脑都发挥到了极致,展现出了远超两骑的战斗力来,和两天前进攻奥尔良时的被动局面完全不同了。
  罗真就是想告诉在场的所有人。
  “老虎不发威,你真当我不存在了?”
  因为是人类的关系,在这个特异点里,罗真被一骑骑锋芒毕露的从者给相继无视,并没有当成威胁。
  特别是黑贞德,从始至终都没有正眼看罗真一眼,即使罗真算计了法夫纳,这个魔女的眼中还是只有贞德,连玛修都不放在眼中,更别说是罗真了。
  连Caster那个疯子似乎都将罗真当做可以随便搓圆压扁的存在。
  既然如此,罗真就给这两位脑袋有问题的从者分别上上课。
  “小看人是要付出代价的。”
  罗真便将魔力再次送入贞德和玛修的体内。
  换来的则是一个充满憎恨的声音。
  “〈咆哮吧!吾之愤怒〉!”
  辽阔的谒见之厅里,前所未有剧烈的魔力就一边涨动起来,一边化作地狱的业火,如爆炸一般,弥漫而开。
  空气中的温度顿时呈现几何倍的往上攀升,让火焰化作火海,席卷整个厅堂。
  “解放宝具了吗?”
  罗真并没有觉得意外,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下令。
  “防御!”
  话音一落,玛修与贞德便分别从一左一右两个方向窜来,落在罗真的面前。
  魔力,同样在这两个少女的身上涌现。
  “〈假想宝具拟似展开/人理之础〉!”
  玛修将盾牌敲在了地面上,让盾牌的表面闪烁起纹样,化作守护的壁障,一边旋转,一边展开。
  “〈吾主在此〉!”
  贞德则是高高的举起手中的圣旗,让旗帜从旗身上松开,飘扬而起,绽放出璀璨的光辉。
  守护的壁障与防护的光芒就这么分别在罗真的身前出现,化作最为坚固的防御,将一行三人牢牢的保护了起来。
  熊熊燃烧的业火立即扑了过来,仿佛红色的雪崩,将三人所在的区域给吞没。
  “呀啊啊啊啊啊!”
  “哈啊啊啊啊啊!”
  玛修与贞德均都高声呐喊,支撑着防御,将吞没而来的业火给抵挡住了。
  “燃烧吧!燃烧吧!燃烧吧!燃烧吧!燃烧吧!”
  黑贞德那充满憎恨的声音亦是不停的宣泄向了整个火海,让魔力都跟着暴涨了起来。
  熊熊燃烧的业火立即仿佛得到了燃料一样,再次膨胀,变得更加灼热。
  “唔…!”
  “呜…!”
  玛修与贞德的脸上同时浮现出吃力的表情,显得有些支撑不住的样子。
  站在两人的身后,被两人所保护着的罗真却是异常冷静。
  “打算这样耗死我们吗?”
  得到了〈圣杯〉的力量,黑贞德的魔力是几近无穷无尽的。
  就像冬木市特异点的亚瑟王,其手中那把可怕的圣剑可以无限连发,能够带来怎么样的恐怖,可想而知。
  黑贞德也是一样。
  像这样一直维持宝具的持续发动,对于得到〈圣杯〉的力量的她而言,根本不算什么。
  反观这边,一旦魔力耗尽,那就只能葬身于火海了。
  “我的愤怒…!我的憎恨…!我的怨念…!岂是你们能够消除的!”
  黑贞德便站在火海的中央,脸上满是恨意,眼中全是漆黑的感情,让她对着这边怒吼着。
  “不将整个法兰西、整个时代、整个世界都燃烧殆尽,我的复仇就绝对不会结束!”
  “绝对不会!”
  “所以,给我燃烧吧!”
  黑贞德就疯狂的挥霍魔力,让地狱的业火化作岩浆池里的岩浆一样,不仅变得通红,还在一浪接着一浪的拍打之下,不住的侵略着那唯一支撑在这里的壁障。
  渐渐的,空间都被热气给熏得扭曲了。
  渐渐的,整个谒见之厅的地板、墙壁和天花板也都仿佛融化了一般,发红的同时,滴下了浆水。
  “前辈…!”
  “御主…!”
  玛修和贞德同时发出呻吟。
  那是快支撑不住的表现。
  “快使用令咒啊!罗真!”
  连在迦勒底中的罗曼都这样子叫了起来,旁边还有一只猫头鹰极为焦躁的飞过。
  一如罗曼所言,使用令咒的话,那还有办法打开这个危局。
  只是,罗真却不打算使用令咒。
  仅剩一划的令咒,罗真可是准备留着度过第二个危险的。
  而且,就算不使用令咒,罗真也能度过眼前的危机。
  原因很简单…
  “眼中只剩下憎恨的话,那可是很容易忽略很多东西的,笨蛋。”
  在罗真那有如怜悯般的低语之下,黑贞德压根就没有发现。
  其身后,一块被烧得通红,尖锐得犹如锥子一般的石头悬浮了起来,包裹其全身的念力更是扭曲成了刃状,化作锋利的念力之刃。
  下一秒钟,念力之刃暴起。
  往毫无防备,只顾着使用宝具,招来重重烈焰,企图将罗真一行人燃烧殆尽的黑贞德的背上,径直的暴射而去。
  “噗哧!”
  裂帛般的撕裂声响彻而起。
  被烧得通红,并被加持了〈魔韧〉的石锥直直的刺进了血肉之中,带起一片殷红的血迹。
  “什…!?”
  黑贞德的瞳孔缩成针尖般大小了。
  “这…!?”
  火海中,苦苦支撑着的玛修和贞德同样大吃一惊。
  即使是罗真都惊愕了起来。
  因为…
  “呜喔…!”
  伴随着鲜血从口中大量喷出,手持魔导书的狂术士缓缓的倒了下去。
  身上,一个血洞异常的刺眼。
  “吉尔…!”
  黑贞德终于发出了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