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 用我对它的憎恨(求订阅)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啪嗒…!”
  大量的鲜血从魔神柱的身上洒了下来,有如不要钱一般,染红了整个地面。
  “——!——!”
  不成声的惨叫亦从魔神柱身体的各个部位上宣泄了出来,让魔神柱的所有眼珠都开始充血。
  “你们这些…下等的生物…!”
  雷夫充满痛楚和暴怒的声音就从魔神柱里传了出来,让得魔力再次似火山爆发般从魔神柱的身上涌现。
  “轰隆隆…!”
  漆黑的烟幕顿时席卷而出,绕着魔神柱的身体,在其身周疯狂碾压。
  “退避!”
  浑身伤痕累累的罗真一边微微喘息,一边却是以急促的口吻,下达了指令。
  玛修和贞德连忙拔出刺入魔神柱体内的武器,踏着在脚下展开的〈魔防〉之盾,跃上了半空。
  碾压而来的烟幕被避开,却依旧掀起了可怕的冲击波,让玛修和贞德都似之前的罗真那般,被余波给吹飞。
  若不是罗真在两人的倒飞轨迹上展开〈魔防〉之盾,将两人给停下,玛修和贞德一定会直接飞到墙壁那边,狠狠的撞上去吧?
  “呼…呼…”
  “哈…哈…”
  两个少女便半跪在了于半空中展开的〈魔防〉之盾上,微微开始喘息。
  看来,刚刚的一番进攻消耗了玛修与贞德不少的体力与魔力。
  而承受了两个少女加持了〈魔韧〉的一击,魔神柱虽然遭到了伤害,却还是一边咆哮,一边让漆黑的烟幕卷动了起来。
  那个样子简直就像是受了伤的野兽,虽然变得虚弱了,可同时也变得更加的凶暴。
  至少,从魔神柱的身上涌出的魔力是变得越来越惊人了。
  “这样还没有办法打倒它吗…!?”
  玛修的脸颊上流下了冷汗。
  “这就是导致人理烧却出现的幕后黑手…”
  贞德凝视着陷入狂暴一般的魔神柱,握着圣旗的手不断的用力了起来。
  骑在雄鹰背上的罗真同样开始喘息,并苦笑而起。
  “跟那种怪物比起来,亚瑟王和黑贞德还真是温和啊。”
  感受着体内流逝的魔力,罗真只觉得一阵无力。
  “剩下的魔力只有不到两成了…”
  该怎么在这样的状况下打倒那样的怪物呢?
  罗真拼命的搅动脑汁。
  就在这时…
  “Hello?能听到吗?”
  当这样的一个声音突然响起来之时,不仅是罗真而已,连玛修和贞德都彻底愣住了。
  这是一个相当成熟且沉稳,充满知性又带着些许的恶作剧,非常好听的女性的声音。
  女性的声音来自于罗真的手腕。
  更准确的说,应该说是罗真手腕上佩戴的通讯器才对。
  也就是说…
  “迦勒底那边的通讯?”
  玛修有些讶异了起来。
  既然是来自迦勒底的通讯,那应该是罗曼的声音才对,为什么会是这样的一个女声?
  奥尔加玛丽的声音也不是这样的啊?
  就在玛修这么想着的时候,对方宛如看穿了她的想法一样,轻笑了起来。
  “因为雷夫变成了魔神柱,罗玛尼和奥尔加已经陷入了慌乱,迦勒底的人员也都骚动了起来,实在是让人看不下去,大姐姐我就稍微努力了一把,将战斗到现在的魔神柱的生命反应进行分析,得出结果以后,现在来稍微帮你们一把而已。”
  自称大姐姐的人物便不给众人反应的时间,直接出声。
  “就结论而言,魔神柱即不是从者,亦不是幻想种,理所当然不可能是人类,但它的全身都是由魔力所形成,用迦勒底的说法,那就是以〈圣杯〉的魔力构建起了庞大的灵基,以此实体化而成。”
  对方这么说了。
  “想打倒这样的怪物,方法和打倒从者其实没有什么两样。”
  想打倒从者,要么得击穿灵核的弱点,要么得给灵基造成巨大到不可恢复的伤害。
  魔神柱固然不是从者,也许并没有名为灵核的弱点,可若是给予其灵基威力绝大的一击,还是能够将其击杀。
  问题在于…
  “以小罗真的状况来看,若是在魔力全盛的时候,用刚刚那种可以在武器和防具上添加锋利属性的魔术来让玛修和贞德发起致命的一击,那也许可以打倒魔神柱。”
  来自迦勒底的女声便这么说了。
  “但现在,小罗真的魔力反应比全盛时期弱了许多,应该是魔力快消耗完了,这个方法已经行不通了。”
  听到对方的话,罗真做不出任何的反驳。
  如果真的是在魔力的全盛时期,那罗真的确可以拼着耗尽魔力,在玛修和贞德的武器与防具上附加巨大的念力之刃,让两个少女拥有将魔神柱都给一刀两断的强大攻击力。
  可现在,罗真的魔力就算全部用来使用〈魔韧〉的能力,都只能让念力之刃的长度达到一公尺左右。
  这样根本打不倒体型巨大的魔神柱。
  倒是玛修,连忙进行询问。
  “那就没有第二个方法了吗?”
  这个询问,换来了一个非常肯定的回答。
  “当然有。”
  对方如此开口。
  “如果有足以对整个灵基造成伤害的对军宝具,将魔神柱的整个身体都给烧尽,它也会死得不能再死。”
  这个条件,简直比第一个还苛刻。
  能够将魔神柱的整个灵基都烧尽的对军宝具?
  那至少也得是A级的对军宝具吧?
  很可惜的是,罗真麾下的从者没有一个拥有这样的宝具。
  即使是玛丽,她的宝具虽然是A+级的对军宝具,可对敌人造成的伤害却是魔术性质,根本没有足以将一切烧毁的攻击力。
  那么,到底该怎么办呢?
  罗真思考了起来。
  然后…
  “……什么嘛,原来只要这样就能打倒那根恶心的柱子吗?”
  这样的一个即虚弱又充满了讥讽的声音响了起来。
  “那事情就简单了。”
  带着这样的一个声音,以漆黑的恶旗支撑着自己的身体,缓缓的从地面上挣扎起身的少女死死的盯向了魔神柱,嘶哑出声。
  “那边那个让人看不顺眼的人类御主。”
  这句话,自然是对着罗真说的。
  “给我魔力。”
  失去了〈圣杯〉的〈龙之魔女〉宛如将所有的生命力都支付了出来一般,狰狞的笑着。
  “让我将那根难看的柱子给燃烧殆尽吧。”
  “用我对它的憎恨。”
  被评价为赝品的漆黑圣女,在这一刻里,展现了自己的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