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 消失一段时间?(求订阅)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如果现在还能看到迦勒底外的景象的话,那应该可以看到降临的黑夜吧?
  在第一特异点被修复以后,整个迦勒底内的人员都宛如告一段落般的松了一口气,让人觉得时间都流逝得特别快。
  可惜,迦勒底外的世界已经被完全烧毁,像曾经的冬木市一样,陷于大火之中,只剩下废墟。
  所以,即使是在迦勒底内往外看,看到的都只有灰蒙蒙的一片天空和空间而已,其余什么都看不到。
  这样很容易让人产生时间的错乱感,分不清白天还是黑夜。
  所幸,迦勒底内的工作时间还是和以往一样,没有经过特别的压缩和改变,白天的时候就会工作,夜晚的时候就会休息。
  当然,如果有必要的话,隐藏在暗处的某位猫头鹰所长还是会惨无人道的安排加班和熬夜,让迦勒底内的工作人员们时常哀嚎遍野,并将这份怨念和怨气发泄到明面上的负责人,即罗曼的身上。
  “我是无辜的啊!”
  罗曼就时常在这样的惨叫之中痛哭流涕。
  不过,至少今天的话,迦勒底是没有加班与熬夜的计划的。
  为了庆祝第一特异点的成功修复,奥尔加玛丽难得大发慈悲了一回,让罗曼安排了一场庆功宴。
  参加者自然包括整个迦勒底内的幸存人员。
  连达芬奇都被邀请,让本人说着这样的话,然后就兴高采烈的答应了。
  理所当然,作为最大的功臣,罗真和玛修才是庆功宴的主角。
  可是,没多久,罗真就从庆功宴的现场逃了出来。
  “那种热闹的氛围可一点都不适合我啊。”
  当事人便一边这么抱怨着,一边挠着头,走在了回房间的路上。
  “芙!芙呜!”
  芙芙亦是优哉游哉的跟在了罗真的身边,步伐显得轻盈又俏皮。
  看着这个小家伙,罗真撇了撇嘴。
  “你这个家伙也开始变得势利了,明明以前都不会主动出现在人前,现在居然会在庆功宴的会场跑来跑去,让不少女性的工作人员对你尖叫,以前那个不近人情又孤僻的芙芙到哪去了啊?”
  罗真就这样数落着身边的小兽。
  “芙!芙呜!”
  可惜,芙芙却连在意都没有,依旧踏着悠闲的步伐,叫了几声,以示抗议以后,便不再理会罗真了。
  “显摆。”
  罗真再次撇嘴。
  “芙!”
  这时,芙芙突然有如发现了什么一般,快步的跑了起来。
  罗真微微一怔,视线跟着芙芙的身形向前移动。
  紧接着,罗真就发现了。
  在芙芙所奔去的方向上,正有一个少女站在了大型的强化玻璃窗前,眺望着迦勒底外边的景象。
  “芙芙?你也来了吗?”
  带着些许的怔然和恍然,少女似乎发现了靠近过来的小兽,一边蹲下身,将其接入怀中,一边亦是看到了罗真。
  “前辈?”
  玛修眨了眨眼睛的看向罗真了。
  此时此刻,这个纯真的少女身上的武装已经解除,换回了平时的迦勒底制服,从坚强的亚从者换回了平时充满知性和不可思议的氛围。
  罗真便一边为这个氛围感到怀念,一边向着玛修靠近过去。
  “我还以为你留在会场那边,原来你也跑出来了啊?”
  罗真耸了耸肩,这么说着。
  对此,玛修只是点了点头。
  “大家都很热情,我也收到了很多的感谢和称赞,但还是有点不习惯,所以就不知不觉的…”
  玛修有点不好意思的这么说了。
  这个少女看似纯真又天然,但在人理烧却发生之前,其实也相当的孤僻,只与罗真有比较亲密的来往,和其余人则顶多算是点头之交,连跟罗曼和奥尔加玛丽都仅是泛泛之交而已。
  现在,突然被那么多人包围、感谢与称赞,那也怪不得会觉得不自然。
  “前辈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跑出来的吧?”
  玛修像是看穿罗真一样的说出这些话。
  罗真却是反驳了。
  “我可没有觉得不好意思,只是单纯的觉得自己不合群而已。”
  要知道,比起玛修,罗真在迦勒底中可是更加的孤僻乃至可以说是乖僻,之前着实受到了不少人的鄙夷。
  现在,这些人突然这么围着自己转,罗真当然也会觉得不习惯了。
  至于觉得不好意思,那是一点都没有的。
  嗯…
  真的没有喔…?
  罗真在心中暗暗的安慰和欺骗自己。
  “是吗?”
  也不知道玛修有没有看出来,亦或者是很干脆的选择了相信罗真,这位可爱的学妹只是微微一笑,旋即便抱着乖乖躺在怀中的芙芙,重新看向了窗外。
  罗真也同样看了出去。
  看到的只不过是灰蒙蒙的天空,以及一片死寂的死地而已。
  “我觉得很高兴。”
  玛修便突然说出了这样的话。
  “虽然在法兰西那里发生了很多的事情,可在那里,我还是看到了蓝天。”
  蓝天。
  这是过去玛修一直想亲眼看一次的景象。
  由于曾经被当做英灵融合实验的实验体的关系,玛修一直都没有离开过迦勒底。
  而迦勒底却是位于6000公尺海拔的雪山上,终年都只能看到暴风雪,看不到蓝天。
  因此,能在法兰西看到蓝天,对于玛修而言,的确可以算作是了了一个心愿,不可能不高兴吧?
  只是…
  “在那个天空上有让人觉得不是很愉快的东西就对了。”
  罗真漫不经心似的提及了这一点。
  这让玛修的表情有些忧虑了起来。
  “根据医生所说,第一特异点天上的那个的解析还没有成功,只能观测到异于常人的魔力和热量在聚集,其余的还什么都没有发现,连达芬奇亲都还在调查中,所长也几乎无能为力。”
  玛修顾忌似的向着罗真问了一声。
  “前辈应该没有再感到不舒服了吧?”
  闻言,罗真摇了摇头。
  “身体上的不舒服已经没有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多亏了这个小家伙的福。”罗真摸了摸躺在玛修怀里的芙芙,依旧漫不经心的道:“我也早就猜到是这个结果,认为那个没那么容易就被看清来路,只能慢慢去摸索了。”
  看着这样好像满不在乎一般的罗真,玛修却没办法感到放心。
  即使看起来很散漫,但玛修却是知道,自己的这个前辈的心中肯定有在考虑什么,绝对不会对这种明显的异常放置不管。
  想必,罗真肯定没有感到轻松吧?
  不是这样的话,罗真就不会在奥尔加玛丽的房间里提出那个想法了。
  “我应该会像上次那样,在迦勒底内消失一段时间。”
  在奥尔加玛丽的房间里,罗真就语不惊人死不休般的提出了这样的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