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2 好,到此为止(求月票)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锵!”
  钢铁与钢铁的碰撞声清楚的响动在四周。
  两名橘名的细剑使就如同出现在各种传说与小说中的战士一样,不停的挥舞着手中的武器,进行着激战,让交击声响化作悦耳的音符似的,回荡在四面八方。
  看着这样的场景,刚刚被视作猎物的玩家们这才反应了过来。
  “不…不管怎么样,总之先上去帮忙吧!”
  “那个女玩家是之前传闻的那个人,不是袭击我们的橘名吧?”
  “但也有可能两人其实都是会袭击玩家的犯罪者啊!”
  “所以,将那两个人都给包围起来,制止她们再说吧!”
  一个个的玩家就这么做出了决定似的,准备上前了。
  然而…
  “你们别动!”
  罗真站在了交战的两名细剑使所在的战场前方,拦下了所有准备上前的玩家。
  “这里没有你们的事情,在一旁看着就行了。”
  罗真不由分说的做出着这样的指示,眼神更是显得前所未有的锐利。
  “呜!”
  彩虹花蝶亦是飞在了罗真的面前,煽动着翅膀,洒下着磷粉,一副若是众人再上前一步就毫不客气的冲上来的模样。
  不得不说,罗真的这般表现还真的震慑住了那些玩家。
  即使平时是即懒散又漫不经心的模样,可罗真再怎么说也是被誉为最强最出色的御主的人物,连神话传说中的各种英雄都曾经使役且指挥过,早就无形中增加了许多的领袖气质。
  在这样的情况下,一群普普通通的玩家,即使是这个世界里位于顶端的集团人员,可依旧还是普通人,如何能够在罗真完全展露的威慑力下自如呢?
  因此,一个个的玩家全都僵在了那里,再也不敢动弹。
  罗真这才重新转过目光,看向了战场的中央。
  呈现在其眼前的虽然是一场激战,可形势却几乎可以称得上是一面倒。
  以技术而言,亚丝娜几乎是无可挑剔的,就算不使用剑技,她也没有因此就惊慌失措,手中的细剑在非人的速度加持下频频闪过一道道轨迹,将来袭的攻击给一次次的挡下来,避免了HP的大量损失。
  与亚丝娜相比,那名细剑使的能耐虽然也相当不错,可无论是剑技的完成度、动作的利落感还是脚步的稳定和方向,都还远远的不及亚丝娜。
  如此一来,除非是对方的等级或者装备远在亚丝娜之上,否则亚丝娜几乎没有输得可能。
  事实上,那名橘名的细剑使的装备和等级都不算高,似乎是因为执着于对玩家的袭击的关系,练度一点都不高,装备武器也都算不上高性能,只有技能的熟练度貌似相当不错,方才可以展现出那么高超的实力。
  亚丝娜的等级和装备似乎也不高,毕竟是刚从起始之镇的旅馆出来,也没有替换过装备,一路打到了迷宫区的原因,真正作为玩家活动的时间估计也才半个月左右吧?
  也就是说,两名细剑使在等级和装备上的差距几乎可以分毫不计。
  那么,计算两人的实力差距的因素就只剩下技术问题了。
  而亚丝娜的技术却远在对方之上。
  所以,照理来说,细剑使应该不可能赢得过亚丝娜才对。
  可现在,以一面倒的形势落于下风的却是亚丝娜,而不是那名细剑使。
  理由很简单。
  亚丝娜只是贯彻了防御而已,手中的武器却没有一次朝着细剑使攻过去。
  不,不是没有的问题,而是亚丝娜根本就是发自内心的抵触将武器指向活生生的人类。
  反观那名细剑使,虽然练度不高,装备也不出彩,对于伤害别人这件事却是丝毫都没有犹豫,几乎招招都是针对亚丝娜的弱点而去,无论是喉咙、心脏、腹部还是眼球,均都成为了细剑使的目标,遭到了细剑使的猛攻。
  这样一来二去,即使亚丝娜的技术最高,守久必失,身体还是依旧避免不了被锋利的武器给接连划破。
  没过多久,即使亚丝娜将针对身体弱点部分的攻击都给挡开了,可细剑使的武器还是划破了她的大腿、侧腹、腋下、手臂乃至是脸颊,让一道道的效果伤痕出现在亚丝娜的身上。
  理所当然,亚丝娜的HP亦在这般状况下,不断的下降。
  90%...
  80%...
  70%...
  很久就降到50%以下,让HP槽变成了黄色。
  而即使是这样,亚丝娜的HP槽还在不停的减少。
  直到减少到进入了红色区域。
  “哈哈…!哈哈哈哈…!”
  见状,细剑使终于发出了失去理智般的癫狂笑声,一边神经质的笑着,一边还更加疯狂的攻击。
  “死吧…!死吧…!死吧…!反正到最后大家都是会死的…!”
  细剑使就这么陷入了狂暴中。
  而亚丝娜则是被震住了。
  “大家都是会死的…?”
  是啊。
  这不就是自己之前一直以为的事情吗?
  反正到最后,大家都是会死的。
  所以…
  “你就先走一步吧!”
  细剑使彻底的狂乱了起来,拼命的嘶吼着。
  听到这里,亚丝娜就明白了。
  “这个人也是……”
  一样因为被困在这个世界里,即看不到希望,也看不到未来,所以才会像这样彻底的崩溃,失去了自我,成为了一名疯狂的犯罪者。
  原本,亚丝娜还以为这名细剑使和那些因为钱花光就沦落为强盗的玩家一样,袭击玩家是为了从他们的身上榨取到自己需要的金钱。
  但这是错的。
  这名细剑使之所以会沦落到这个下场,只是因为……
  “自暴自弃……”
  就跟亚丝娜一样。
  那么,问题来了…
  “我是不是也有一天会变成这样呢?”
  答案,并不会遭到否定。
  因为,只要亚丝娜继续这么灰暗的放弃下去,那么,最终要么是死在怪物的手中,要么是像这名细剑使一样,心灵彻底崩溃。
  到那时,自己还是自己吗?
  “不!”
  亚丝娜猛的抬起了头。
  “我绝对不要变得像你一样!”
  亚丝娜终于是开始了反击。
  “喝啊啊啊啊啊啊!”
  将来袭的细剑给挡开以后,这一次,亚丝娜没有再后退了,而是宛如向着前方被自己否定的末路发起挑战一般,一个踏步,整个人窜向了细剑使的面前。
  “铮!”
  剑技的效果光在亚丝娜的武器上闪现。
  即使是在激战中,亚丝娜依旧完成了剑技的准备动作,成功的发动了剑技,让细剑化作流星,一闪而出。
  “什…!?”
  细剑使睁大了自己的眼睛。
  面对连罗真都不得不感到惊艳的一击,这名细剑使自然是完全反应不过来了。
  细剑的剑尖就对着细剑使的胸口,如极光般一闪而上。
  这一击,一旦命中的话,绝对是会心一击,足以爆发出惊人的伤害。
  可惜,这一击并没有成功命中。
  “好,到此为止。”
  这样一个毫无紧张感的声音便介入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