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 游戏开发者预料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第24层,帕那雷泽。
  此时,在〈红翼〉的根据地里,只有罗真一个人。
  “昨天还一个个的那么偷懒,今天就全部都跑了,真是没节操啊。”
  罗真一边碎碎念,一边走进根据地的酒吧,让「叮铃」一声的铃铛响悦耳的浮现。
  同时浮现的还有两个可爱的叫声。
  “咕!”
  “呜!”
  彩蝶与花蝶便分别从罗真的肩膀上飞了起来,落在酒吧的柜台,伸展着躯体,明明今天都还没有战斗过,却是一副打算休息的模样。
  “你们也一样啦。”
  罗真便哭笑不得的说了这么一声,随即上前,没有坐上吧台,而是坐在一张桌子前,其对面则还有一个座位,自然是留给即将到来的客人。
  “应该快来了吧?”
  毕竟这里不是现实世界,而是能够在城镇与城镇之间通过转移门瞬间移动的游戏世界,只要不是在野外练功区或者迷宫区,应该很快就会来才对。
  事实也是如此。
  “叮铃!”
  随着悦耳的铃铛声再次响开,酒吧的门被推开了。
  从门外走进来的人一共有两个。
  一个是亚丝娜。
  这位细剑使还是跟刚刚一样,身上穿着白底红纹的骑士服和迷你裙,腰间佩戴着细剑,看起来威风凛凛,英姿飒爽,让人不由得着迷。
  只是,这样的亚丝娜此时此刻里竟是站在一旁,让真正的主角走在前方。
  那个人,无论是谁见到,第一眼都会被其给吸引过去。
  不过,与外表美丽无比同样足以吸引旁人目光的亚丝娜不同,这个人吸引别人目光靠的不是相貌,而是存在感。
  非常异常的存在感。
  就像是不可或缺的主角,高高在上的上位者一样,那个人自然而然的散发着足以吸引旁人的存在感,从外面走了进来。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充满磁性的声音就从对方的口中传出。
  罗真便注视着眼前之人,进行了一番打量。
  那是一个男人。
  年纪应该是在二十五岁左右。
  脸庞颇为消瘦,看起来非常刚毅,却散发着不知名的知性。
  身高不少,至少是比罗真高出一个头,可身材则与面容一样,显得无比消瘦。
  这样的一个男人就穿着一件宽松的鲜红色长袍,并束起一头白金色的长发,一对黄铜色的眼眸迎着罗真的目光注视过来,内里如同寄宿着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非常的有压迫感。
  但是,罗真却是对眼前的男人的存在感和压迫感视而不见,反而看向其随身携带的武器。
  (盾?)
  是的。
  对方所携带的不是攻击速度高超的细剑和短剑,更不是攻击力惊人的战斧和战锤,甚至不是最受玩家喜爱的剑与枪类的武器,而是一块盾。
  一块十字盾。
  当然,带盾的玩家也不少,倒不如说在SAO化作死亡游戏的状况下,希望带盾增加防御力的玩家反而不在少数,可像眼前的男人这般,不带任何的武器,只带着一块盾的玩家,罗真还真没有见过。
  不过,仔细一看的话,罗真也发现了。
  (盾的内侧附有武器?)
  虽然从正面看的话是看不见那把武器,可在十字盾的顶端,一把剑柄却是探了出来,证明在十字盾的内侧附了武器,而且还是可以单手装备的长剑或者短剑。
  (不仅是将盾当做防护而已,还作为剑鞘来使用吗?)
  罗真心中念头急转,紧接着才开口。
  “不算久,坐吧。”
  罗真便表现出一副没有过多在意对方的模样。
  那很是随便的语气,若是换了一个自尊心比较高的人,恐怕立即就会很不悦的皱起眉头吧?
  可眼前这位〈血盟骑士团〉的团长却仅仅是点了点头,按照罗真的指示,坐在其对面。
  不知为何,罗真竟是觉得对方这一举一动之间充满了某种气质。
  那种气质,即不是高贵,更不是优雅,而是宛如机械一样,到处都是合理性,仿佛连使用的力气和该运用哪里的肌肉来动作都经过非常仔细的计算一般。
  在这般情况下,随行的亚丝娜站在一旁,率先开口。
  “我来介绍一下吧。”
  亚丝娜便对着罗真如此说着。
  “这位就是〈血盟骑士团〉的团长————希兹克利夫。”
  说完,亚丝娜还想向自己的团长介绍罗真,却被对方举起手来打断。
  “这位就不用介绍了。”
  名为希兹克利夫的男人吐露着充满磁性的声音,目光则一直盯在罗真身上,棱角分明的脸上总算浮现出些许笑容。
  “现攻略组的领导者,最强公会的会长,被称为〈魔师〉的最高级指挥官,至今为止都保持着无损记录的前线负责人,这些传闻可都耳熟能详,我自然也不例外,不会不认识罗真会长。”
  这番话语,明明应该是用来称赞别人的,可从希兹克利夫的口中出来,不知为何,竟是给人一种用来评价别人的感觉。
  而且,希兹克利夫也不仅仅是评价了罗真而已,还将目光瞥向在吧台上嬉戏的彩蝶和花蝶,眼中微微浮现出些许探寻的意味。
  显然,希兹克利夫对于罗真培养出来的两只使魔有着很大的兴趣。
  甚至,希兹克利夫还这么说了。
  “那就是传闻中连守层Boss都能赋予各种异常状态,让守层Boss只能沦为活靶子,救了不知道多少玩家性命的彩虹花蝶吧?”希兹克利夫似自言自语般的道:“没想到既然可以培养到这个地步,或许连游戏开发者都没有预料到这个状况也说不定。”
  希兹克利夫就给出了这般惊人的评价。
  “团长?”
  亚丝娜就讶异而起。
  罗真同样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在第一次见到彩虹花蝶的状况下做出这番的评价,直视向对方。
  “希兹克利夫团长言重了吧?”罗真啼笑皆非的道:“游戏开发者怎么可能会预料不到这种状况呢?这可是对方设计的东西哦?”
  既然设计出了能够拥有这种强度的使魔,那自然不可能说是超出游戏设计者的预料吧?
  再怎么说,如果游戏设计者的初衷是使魔绝对不能达到某种强度,那肯定会在其强度上设置上限,如伤害1-1000的数值一样,最多就能够达到1000的极限,不可能超出,这是最初就设定好的东西。
  所以,既然彩虹花蝶能够达到连守层Boss都控制住的强度的话,那必定也是最初设计好,拥有这种可能性的。
  然而……
  “这个说法只能说是对一半呢,罗真会长。”
  希兹克利夫说出这样的话来,让罗真都为之抬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