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 骑士团长的惊叹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另一边,希兹克利夫却是因为两只彩虹花蝶的表现而陷入到惊叹中。
  “没想到居然能够达到这种地步……”
  在希兹克利夫这样的惊叹声下,彩蝶和花蝶向着这边飞掠而来。
  “咕!”
  先追上希兹克利夫的是等级比较高,速度亦比较快的彩蝶。
  来到希兹克利夫头上的彩蝶煽动着翅膀,让黄色的磷粉如荧光般洒落。
  连守层Boss都只能饮恨的使魔技能,希兹克利夫自然不敢被命中。
  当下,希兹克利夫靠着过人的AGI(敏捷)向着身旁闪过,避开落下的磷粉。
  诚然,彩虹花蝶的技能非常的给力,连守层Boss都只能被控制住,乖乖的沦为靶子,但玩家可不是体型巨大又基本不懂得躲闪和观察的怪物,彩虹花蝶的技能想命中玩家,那自然比怪物困难不少。
  而只要不被命中的话,就算是再强力的技能都只能沦落为表演,根本没有任何的用处。
  希兹克利夫就这么闪避着彩蝶的技能,并对着飞舞在空中的彩蝶,举起手中的十字剑。
  可是,在那之前,彩蝶竟是就已经在撒下磷粉以后,煽动翅膀,向着上方飞去。
  就是因为看到这个表现,希兹克利夫才会如此惊叹。
  “使魔的AI程序本来应该非常简单,仅比怪物高出些许而已,就算会根据玩家的指示进行行动,能够理解的指令依旧只有有限的一部分,根本无法理解太复杂的指令。”
  可彩蝶却是在没有玩家指挥的情况下,在被攻击时,自己做出判断,从而升空。
  “不,这不是判断,而是学习的结果。”
  希兹克利夫就发现了这一点。
  不得不说,希兹克利夫对游戏系统真的有着非同凡响的理解,直接察觉到了这个真相。
  的确,使魔的AI程序没有复杂到可以理解过于繁琐的指令,可是,既然如此的话,那反过来说,只要是简单的指令,那就必定能够听从了吧?
  虽说这也得看与玩家之间的亲密度跟好感度才能取决,但罗真与彩蝶的亲密度和好感度本来就不低。
  于是,罗真就教了彩蝶一件事情。
  “只要使用完技能,立即就升空。”
  这是罗真每一次都会做出的指示,为的就是让彩蝶形成这样的习惯,亦即形成「发动技能以后就升空」的行动模式。
  久而久之,彩蝶的AI程序就习得了这一行动模式,将其化作所谓的习惯。
  “就算是狗都能够调教,使魔的AI程序再低也不可能比狗低,那就可以学习。”
  用着这种方式,罗真就在这近半年里不断的挑战彩蝶的AI程序的极限,为其灌输各种行动模式,使其拥有就算没有罗真指挥都能发挥出一定程度的实战效果。
  所以,如果说希兹克利夫对游戏系统的理解比寻常玩家高,那罗真就是思维想法比寻常玩家高出不知道多少,方才能够想到在一介游戏里,对只是单纯的数据跟档案组成的使魔进行教导,扣准其AI程序的边缘和极限,灌输进各种行动模式。
  这就是罗真对彩虹花蝶的培养。
  不仅是培养其等级和技能等实力,还在战斗意识、战斗经验、战斗行为等等方面进行了大量的培养。
  而这种培养无疑极其有效。
  就像现在,希兹克利夫根本不可能击中彩蝶。
  “在SAO里玩家可没有能够飞行的技能,想对付有飞行能力的怪物无疑相当困难。”
  对于这样的怪物,玩家们要么只能将其引诱下来,再进行攻击,要么跳跃起来,却必须得有提供足够跳跃力的技能和参数,还得承受滞空被攻击的风险,再来就是投掷道具,远距离射击。
  而希兹克利夫可以肯定。
  “在彩虹花蝶的AI程序记录下来的行动模式中,肯定有见到玩家跳跃就闪避,亦或者是见到对象取出投掷道具就飞开,甚至连引诱都不为所动的部分。”
  这让希兹克利夫如何能够不为之惊叹?
  “如此继续学习下去,使魔的AI程序可能会有所进化也说不定。”
  这样的可能性,让希兹克利夫惊叹的同时,眼中还绽放出非常明亮的光芒。
  那个样子,简直就像是看到自己喜爱的事物一样。
  “呜!”
  这时,花蝶也是以稍慢一步的速度掠来,向着希兹克利夫撒下黑色的磷粉。
  那不是〈麻痹粉〉技能,而是〈失明粉〉技能。
  希兹克利夫立即踏步,以差之毫厘的距离避开从天而降的黑色磷粉,并在避开的瞬间滞下身形,手中十字剑拖着效果光,暴刺向半空中刚准备升空的花蝶。
  “噗嗤!”
  些许的撕裂声中,十字剑的剑尖划过花蝶的腹部。
  “呜!”
  花蝶立即发出一声痛吟,其HP槽竟是一口气从绿色区域降到黄色区域,差点就降到红色区域了。
  比起彩蝶,花蝶不过才二十几级而已,又是HP很低的类型,若不是已经升空,只是让十字剑的剑尖划一下而已,恐怕立即就会被希兹克利夫给秒杀。
  但花蝶还是顺利的升空了,避免被希兹克利夫乘胜追击。
  见状,希兹克利夫点了点头。
  “这边的彩虹花蝶的AI还没有充分学习到新的行动模式吧?”
  再怎么说也是昨天才入手的使魔,就算罗真再有能耐,那也不可能让花蝶像彩蝶一般给力。
  即使是这样,希兹克利夫也没有失望。
  “才一天就能培养成这样,真是让人惊讶。”
  希兹克利夫不由自主的吐出这番话。
  旋即……
  “更让你惊讶的事情还在后面呢。”
  当这样的一句话在希兹克利夫的背后响起时,希兹克利夫的面色终于是变了。
  与此同时,一道身影以宛如融入空气一样的速度,仿佛顺应着重力与空气阻力一般的方式,无声无息的掠至希兹克利夫的背后。
  “铮!”
  剑技的效果光在希兹克利夫背后亮了起来,让护国剑划过空间,斩向了希兹克利夫。
  这一斩,其速度和威力都抵达了系统所能抵达的极限,令其犹如雷霆一样,斩过半空。
  “没那么容易!”
  希兹克利夫不由得低喊出声,以最快的速度转过身,将十字盾架起,挡在自己的身前。
  下一刻,雷霆般的斩击与城墙般的盾牌互相碰撞。
  “嘭!”
  沉闷的撞击声取代交击声,在罗真与希兹克利夫的中间炸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