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5 像这样为所欲为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你…你居然做出这种事情…!?”
  克拉帝尔怒视着罗真,如同憎恨一般的开口了。
  但是,即使是这样,克拉帝尔依旧难以掩饰脸上的苍白和不断流下的汗水,声音中更是充满着惊惧。
  没办法。
  如果克拉帝尔的披风内侧真的有红色的磷粉,那就代表其在迷宫区中靠近过罗真十公尺以内。
  而靠近到这种地步,身为亚丝娜的护卫,并且还执着于将其带回本部的克拉帝尔竟是没有出现,和罗真与亚丝娜打照面,那再怎么说都有些太可疑。
  除非,克拉帝尔是故意不现身。
  为什么故意不现身呢?
  除了别有目的以外,哪还有第二种可能?
  罗真没有说明这一点,可在场的玩家全部都是攻略组中的佼佼者,要么就是牙王所率领的〈军队〉的精锐部队,就算再笨再迟钝都不可能不明白这其中的意思。
  “抱歉。”桐人就上前一步,注视着克拉帝尔,这般道:“能请你让我们看看你的披风吗?”
  不仅是桐人而已,连〈红翼〉中的一个个玩家都上前一步,齐齐的紧视向克拉帝尔。
  别说是〈红翼〉的玩家了,就是其余人都紧逼而来。
  “应该没关系吧?”克莱因便以诙谐般的语气,这样子道:“如果你没有进入迷宫区,靠近罗真老大十公尺的距离,那磷粉就不会变红了。”
  “是啊。”艾基尔都摊了摊手,道:“这样就能证明你的清白了,不是很不错吗?”
  一众攻略组的玩家就都这样子表示了。
  甚至牙王都开口说了一句。
  “该不会就是你这个家伙干的好事吧?”牙王面露凶狠之色,以极其险恶的态度道:“害我们遭受这样的怀疑,如果真的是你干的,别以为我们会善罢甘休。”
  牙王就扔下这样的狠话。
  这并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由于被揶揄成〈军队〉的关系,又盘踞在艾恩葛朗特第1层的起始之镇里,名为〈艾恩葛朗特解放军〉的公会也如同维护着秩序一样,做些嫉恶如仇的事情。
  如果有橙名玩家出现在〈军队〉的玩家眼前,那这些玩家甚至会不惜做出攻击对方的行为,将其拿下,最终才押入大牢。
  拜此所赐,玩家之间也一直流传着一旦犯罪就不知道会被〈军队〉做出什么过分的审问乃至拷问的谣言,让〈军队〉的玩家多少有些受到畏惧。
  所以,一旦确认克拉帝尔真的陷害过罗真和亚丝娜,那牙王的确有可能带领〈军队〉的人做出一些过激的事情来。
  于是,一个个或硬或软的威吓就落到了克拉帝尔的身上,让克拉帝尔不住的往后退,神色间满是惊慌。
  一般而言,到得这个状况,那再怎么说都应该证明一下自己的清白,将披风给掀开才对。
  可克拉帝尔竟是苍白着脸,向着希兹克利夫的方向大声的喊着。
  “团…团长!你可不能坐视不管啊!”克拉帝尔便嚷嚷道:“难道你愿意看着我们〈血盟骑士团〉被别人强压到这个份上吗!?”
  这个家伙竟是将个人的问题上升到公会的高度上,将自己的不配合当做是维护公会的名声,亦将合理的要求硬是扭曲成对公会的强压,不愧是偏执到能够做出在暗中监视亚丝娜的家一个月这种事情的变态跟踪狂。
  面对克拉帝尔这般哀求,希兹克利夫睁开眼睛。
  “克拉帝尔。”希兹克利夫便漠然道:“我以团长的身份命令你,立刻掀开披风。”
  希兹克利夫就说出这样的话来。
  “团长…!?”
  克拉帝尔满脸的不敢置信。
  这个人难道真的以为希兹克利夫会为他出头吗?
  “克拉帝尔。”亚丝娜顿时同样上前,一脸肃穆的盯着克拉帝尔,如此道:“我也以副团长的身份命令你,立刻掀开披风。”
  亚丝娜的话语中没有丝毫留情的部分。
  “亚…亚丝娜大人…!?连你也…!?”
  克拉帝尔的表情开始扭曲了。
  眼看着克拉帝尔的表情以相当夸张的程度扭曲着,在场的玩家均都感到了不适。
  而罗真则是注视着这一幕,淡淡的断言。
  “将我们关在守层Boss房间里的人就是你。”
  罗真指出了克拉帝尔的罪行。
  “你就是故意陷害我们的犯人。”
  罗真冷静的做出宣言,让自己的声音响遍全场。
  在场所有的玩家纷纷都看向克拉帝尔,冷漠异常。
  连希兹克利夫都冷冷的看着这一幕,令得〈血盟骑士团〉的其余成员们如同不敢相信这一切,又仿佛被玷污了名声一样,怒而紧视向克拉帝尔。
  在这样的情况下,克拉帝尔低下了头。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克拉帝尔就这么突然颤起了双肩,如换了一个人一样,发出充满狂气的大笑声。
  看到这里,众人哪里还不知道,罪魁祸首就是克拉帝尔呢?
  “……为什么要做出这种事情?”
  亚丝娜压抑着情绪一样的问出这个问题。
  听到这个问题,克拉帝尔停下了大笑。
  “为什么…?”
  克拉帝尔抬起头。
  “居然问我为什么?”克拉帝尔的脸上尽是比刚刚还夸张的扭曲,神色癫狂的道:“都是因为你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
  克拉帝尔便大叫出声。
  “明明我为了保护你,甚至不惜屈尊在你家巡视整整一个月,还为了不让那些脏脏的虫子接近你,在你的身边当起了护卫,你居然跟那种男人混在一起…!?”
  克拉帝尔就吐露出怨恨的话语来。
  “既然你这么不知好歹,那不给你一点颜色瞧瞧,你真以为我没有脾气吗!?”
  单方面的责骂就这么宣泄到亚丝娜的身上,让亚丝娜握紧了腰间的细剑剑柄,亦紧紧的咬住嘴唇。
  可克拉帝尔还在继续骂着。
  “我可是为了找你,在只身一人的状况下进入危险的迷宫区,一路上甚至遇到了几次被怪物包围的状况,连HP都被削掉不少,结果等到我找到你的时候,你居然跟那个男人在一起,还那么亲密的样子,这让我怎么忍受?”
  说到这里,克拉帝尔神经质的笑了起来。
  “所以,我就在你们进入守层Boss的房间的时候忍不住上去将门给关了起来,原本还以为你们能够靠转移水晶撤退,没想到那里居然是水晶无效区,你们知道我那个时候有多么欣喜若狂吗?”
  克拉帝尔就哈哈大笑而起,笑得无比癫狂。
  “这一定是茅场晶彦在帮我!”
  “身为这个游戏世界之神,他肯定也觉得我才是对的,你们都是罪有应得,所以他才会出手,让你们死在守层Boss的房间里,可惜还是让你们活下来了!”
  “不过我还是很感谢他,多亏他创造出这个世界,我才能……”
  克拉帝尔便陡然将视线投至罗真的身上。
  “像这样为所欲为!”
  克拉帝尔豁然冲向了罗真。
  “呛!”
  华丽的双手用大剑被其用力的拔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