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4 不知道的存在?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森之屋。
  当这里的大门再一次被打开时,回来的已经不仅仅是只有罗真和亚丝娜而已,还有一个躺在罗真背上的小女孩,如同死去一般的沉睡着。
  “咕!”
  “呜!”
  彩蝶与花蝶便飞在前面,有如在带路一般,率先掠进客厅中,紧接着还直接来到一扇房门前,停在那里,向着进门的罗真和亚丝娜发出催促般的叫声。
  亚丝娜一马当先的上前,打开房门。
  虽说这间小木屋的使用权在罗真的身上,可罗真早就将亚丝娜登记为使用者,可以自由使用这里所有的房间和设备,亚丝娜自然可以自由的打开任何一个房间的门。
  “罗真。”
  打开房门的亚丝娜就向着罗真出声。
  “嗯。”
  罗真点了点头,背着背上的少女,进入房间。
  房间非常的简陋,仅有一张床以及一个衣柜,一看就知道没有人住。
  这的确是小木屋中唯一一间空房。
  森之屋中一共有着三个房间,一个属于罗真,一个属于亚丝娜,剩下的一个就是这里,被罗真当做客房,如果桐人过来这边借住的话,那他就会将这间房间给他。
  现在的话,这间房间就刚好拿来作为应急之用。
  罗真就让背上的少女躺在床上,并为其拉上被子,盖住身体,仅让一个脑袋暴露在外。
  直到现在,少女的全貌才展现在所有人的眼前。
  少女的长相一看就和外表相同,非常的年幼稚嫩,比西莉卡还显小,估计还没超过十岁。
  但是,那端正的五官以及恰到好处的水嫩脸颊,都在告诉别人,这是一个十足十的美人胚子,煞是可爱。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可爱的少女,却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至少,她静静的躺在床上沉睡的模样,与其说是一个人类的小女孩,倒不如说一个看似年幼实则早已存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妖精,皮肤的颜色也是接近雪花石膏的那种细致纯白,长长的黑发更是闪着艳丽的光芒,面容亦带有异国风味,轮廓相当清晰。
  “咕…”
  “呜…”
  彩蝶和花蝶似乎就颇为喜欢少女的这种不可思议的氛围,像是将其视为同类一样,一左一右的落在其床头上,对着发出担忧般的声音。
  罗真与亚丝娜同样注视着这个少女,半天都没有开口说话。
  直到不久以后……
  “这个孩子……”亚丝娜就有些不确定的低声道:“应该是玩家吧?”
  亚丝娜就在犹豫着这样的事情。
  对此,罗真给出的回答是这样的。
  “至少不会是NPC就对了。”
  如果是NPC的话,那就不会离开设定的活动范围,更无法由玩家任意的进行移动,若是做出用手触摸NPC这种事情,数秒以内还会跳出骚扰警告的窗口,并被一阵令人不快的冲击给打飞。
  这是为了防止男性玩家对一些女性NPC做出没礼貌的事情所制定的规则。
  而罗真却是轻轻松松的将对方背到自己的家里来了,那显然不是能够被允许的行为。
  所以,罗真可以断定,这个少女并不是NPC。
  亚丝娜倒是有些怀疑。
  “难道不是什么特殊的NPC吗?例如有赋予任务的职责的类型之类的?”
  在SAO里也有一些比较特殊的NPC角色,因为特殊的原因而被赋予了特殊的设定,从而拥有着超出一般NPC的行动规范。
  例如,有的玩家就触发过可以向强力的NPC求助的任务,可以带着这名NPC一起行动,在任务完成之前,该名NPC都会协助玩家战斗,一直到任务结束为止,方才会宣布离队。
  亚丝娜就认为少女很有可能是这种类型的NPC,倒在森林里的事情很有可能是触发某一个任务的固定事件,玩家可以将昏迷的她带回自己的住处,将其救醒,然后才能继续执行任务。
  这样的话,因为设定上允许的关系,玩家们倒是能够将该名NPC给带走,甚至带回自己的住处。
  只是……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在我们发现昏倒的她的时候,我们的任务列表窗口就会更新了。”罗真摇了摇头,否定道:“比如「在森林里发现了昏迷的神秘少女,这其中似乎有什么故事」这样的内容一定会在我们接触到她的时候就出现在任务列表窗口中,作为我们触发了任务的提示。”
  这才是正常的任务流程。
  可罗真和亚丝娜的任务列表窗口却没有任何的更新,证明这名少女并不是触发某一个任务的关键。
  亚丝娜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
  但是,这位细剑使还是不愿意相信这名少女是一个玩家。
  原因很简单。
  “她看起来连十岁都不到,估计只有八岁左右吧?”亚丝娜不敢相信的道:“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小的玩家呢?”
  这是因为作为游戏机头盔的〈NERvGear〉在装备原则上有着年龄的限制,除非是满十三岁的合法市民,否则根本不会有厂商会将头盔卖出去。
  当然,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
  如果仅仅是头盔的问题,那还能用谎报年龄或者其余手段来蒙混过去,从而得到头盔的使用权。
  真正严重的问题在于,一个仅有八岁的玩家,怎么想都不可能会出现在第22层的圈外森林。
  那实在是太过于危险。
  “即使真有那么小的玩家,那也应该会一直待在第1层的起始之镇才对。”
  亚丝娜就抱持着这样的想法。
  这次,罗真倒是点头同意了。
  “就算通过转移门来到第22层,一走出圈外的话,只要遇上怪物,那绝对无法幸存。”
  从这方面来看,要说对方是玩家,那也让人怀疑。
  综上所述,亚丝娜根本无法确定少女到底是NPC还是玩家。
  连罗真都无法确定。
  理由很简单。
  “你发现没有?”罗真便紧紧的盯着床上沉睡少女的头顶,这般道:“她的头上没有游标。”
  “唉?”亚丝娜顿时怔住了,紧接着才终于是发现了这一点。
  是的。
  少女的头上没有如同箭头一般的游标。
  “无论是玩家、NPC还是怪物,头上都应该有游标出现才对,只是颜色不同,一般玩家是绿色游标,犯罪玩家是橙色游标,NPC是黄色游标,怪物则是红色游标,没有例外。”
  罗真就这样子说着。
  “但这个孩子根本没有游标。”
  这说明了什么?
  “她即不是玩家,也不是NPC,甚至不是怪物,而是某种我们根本不知道的存在。”
  罗真冷静的说出来的话语,令得空气都变得有些冰凉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