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3 「MHCP」(求月票)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结衣口中所言之人是谁,已经是连说明的必要都没有。
  因为,在那个时候,于充满绝望跟恐怖的SAO里,能够坦然面对这一切的玩家只有一个。
  连桐人都因为死亡游戏的展开,抛弃了克莱因,独自一人走上一条独行之路。
  只有他,宛如一开始就没有将所谓的「死亡」放在眼中一样,在别人为之恐惧、悲伤、绝望乃至愤怒时,一如既往的置身于危险中行走着。
  “那个人就是罗真先生。”
  结衣便诉说着。
  “这个世界正式运营以后唯一出现过的安稳数值,别的玩家从来不曾拥有过的稳定频率,不像其余的玩家那样,在恐惧,在绝望,反倒似将这个世界当做真正的现实一般,理所当然的继续生活着,从未因战斗而迷惘过,从未因无法回到现实而叹息过,一直都是那么的平静、聪明、迅速、努力的过好每一天,这就是罗真先生。”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其余玩家再怎么说都只不过是在没有任何神秘的现实世界里出生的普通人,陡然遇到这种事情,如何能够平静得了呢?
  唯有罗真,从来没有将这一事态放在眼中。
  没错。
  罗真是真的没有将这一事态放在眼里。
  比起人理烧却的世界末日,这又算得了什么?
  比如血流成河的家族屠戮,这又算得了什么?
  罗真可是亲身经历过两个特异点,与历史上的豪杰、英灵彼此同台竞技,互相厮杀过的人物。
  在冬木市的特异点里,他曾经见到被烧成灰烬的城市废墟。
  在法兰西的特异点中,他曾经见过人类的军队被邪龙的军团给屠戮。
  相比较起这些,被困在一个游戏世界里出不去,根本算不上危机。
  因此,罗真不但没有为此悲叹、漠叹、感叹,反而一如既往的借机锻炼着自己,持续不断的战斗,从未产生过恐惧与绝望。
  渐渐的,甚至连罗真身边的人都受到了他的影响。
  “那名叫做桐人的黑衣剑士不再孤身一人的逃避,选择了站出来,甚至还认识了两名爱慕他的女性玩家。”
  “那些封测者们更是彻底的摒除了自卑和自私,与罗真先生一起组成公会,在最前线堂堂正正的战斗着。”
  “连其余的玩家都因为罗真先生的传闻,渐渐的产生了希望,不再一味的悲伤和悲叹。”
  “甚至……”
  结衣转过视线,看向亚丝娜。
  “连亚丝娜小姐都受到罗真先生的影响,不再像过去那样否定这个世界的一切,也不再只为了追求离开的未来而竭力挣扎,开始认清眼前的事物,享受这个世界的生活,特别是在第22层的生活里,她的精神数值变得前所未有的安宁和安心,甚至还感到幸福。”
  听到结衣的话,亚丝娜美丽的眼眸紧盯着罗真,内里浮现出来的是无穷无尽的温柔。
  “的确。”亚丝娜便像迷恋一样的道:“如果不是罗真,我恐怕早就在绝望和恐惧中倒下了。”
  由此可见,罗真的存在,究竟给多少人带来了影响。
  “那个程序无法做到的事情、渴望做到的事情、一直想做却又做不了的事情,全部都被罗真先生给做到了。”
  结衣注视着罗真,眼中有着憧憬,更有着向往。
  “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不由得也这么想了————想到那个人的身边,和他对话。”
  这并非是工作的流程,而是程序自身的渴望。
  因为这个差别,本应不被允许接触玩家的她竟是得以实体化,并在罗真的身边四处徘徊。
  只不过,那个时候,她已经几乎完全故障了,导致记忆程序出错,变成一个失去记忆的小孩。
  头上没有浮标是理所当然的。
  因为她不是玩家,不是NPC,更不是怪物,而是纯粹的人工智慧AI程序。
  主选单与众不同,没有等级,没有经验值,更没有HP槽,只有「道具」和「设定」也是理所当然的。
  因为她不需要等级,不需要经验值,不需要HP槽,更不需要其余玩家的机能,只要有方便使用的道具栏和身为AI程序的一些特权设定就已经足够。
  更加的理所当然,阿尔戈查不到半点她的情报。
  因为,她从来不曾出现在玩家们的面前过,连续两年的时间,一直都被系统所禁锢,只能待在黑暗中默默的看着玩家们的动向。
  “结衣。”
  罗真便迎着结衣的视线。
  “你就是那个程序,对吗?”
  罗真直接道出了这个真相。
  对此……
  “是的。”
  结衣终于承认了下来。
  “精神状况管理支援用程序(MentalHealthCare-CounselingProgram),简称「MHCP」的程序代码试作一号————「Yui」。”
  结衣表明了自身的身份。
  “那就是我。”
  至此,结衣神秘的身份才彻底的被解开。
  而结衣会来到这里,理由也很简单。
  “这是为了让GM能紧急连上系统所设置的管理装置。”
  结衣敲了敲身下的黑色石桌。
  “铮!”
  黑色的石桌顿时亮了起来,桌面上显现出虚拟的键盘,上空亦出现了数条光束,化作一个投影屏幕。
  “我的自动修复程序启动以后便将我引导到这里,目的是利用这个控制装置连上系统,经由〈Cardinal〉的错误订正功能,修补我破损的机能。”
  结衣说明了自己恢复记忆的原因。
  这让亚丝娜禁不住问了一句。
  “那你现在已经恢复正常了吧?”
  最后的最后,亚丝娜还是忍不住关心起结衣来。
  这让结衣即开心,又伤感。
  “是的,我已经完全恢复正常,程序的错误也已经被修订,不会再产生错乱了。”
  结衣这么说着。
  可是,亚丝娜根本没有来得及高兴。
  毕竟……
  “我只是个程序,根本没有资格渴求得到情感,明明应该治愈玩家们的精神,结果却因为罗真先生和亚丝娜小姐得到拯救,甚至大言不惭的将两位称作爸爸妈妈,我…我真的…”
  结衣稚嫩的脸上总算是浮现出泫然欲泣的表情,让第一次见面时的丰富情感回到这个少女的身上。
  显然,结衣已经压抑到极限了。
  “我…根本没有资格…”
  结衣的眼珠一滴一滴的往下掉。
  “结衣酱……”
  亚丝娜很想上前,却不知道该怎么做,只能愣愣的看着,心中极其的复杂。
  只有罗真,默默的看了一会以后,叹出一口气。
  “真是一个傻瓜呢。”
  这样的评价从罗真的口中传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