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1 拼!(求月票)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唔...!”
  希兹克利夫终于是发出苦闷的哼声了。
  深入其手臂的漆黑尖钻就像是打算钻入其骨髓中一样,消失在了溅射出来的鲜血效果光之中。
  在这样的情况下,希兹克利夫的HP槽陡然一颤,蓦然下降一大截。
  原本呈现绿色的HP槽在短短数秒钟内变成黄色,并向着红色逼近着。
  当然,HP的下降相对于希兹克利夫现在的状况来说反而是小事。
  真正致命的不是HP的下降,而是希兹克利夫的十字盾已经被破坏的这件事情。
  这代表的可不仅仅是只有希兹克利夫那固若金汤的防御将消失不见,更代表着一件更加严重的事情。
  那就是〈神圣剑〉的独特技能将失去。
  这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无论是什么样的武器技能,都必须得有相匹配的武器才能进行使用。
  〈单手剑〉技能就必须得用单手剑才能使用。
  〈双手剑〉技能就必须得用双手用大剑才能使用。
  〈曲刀〉、〈短剑〉、〈飞剑〉、〈体术〉等等技能都有各自的使用要求,如其名一般,必须装备相应的武器,亦或者是得空手,应有尽有。
  而独特技能自然也是一样。
  例如桐人的〈二刀流〉技能得同时装备两把剑。
  希兹克利夫的〈神圣剑〉技能则是得同时装备十字剑以及十字盾,方才能够使用。
  如今,希兹克利夫失去了十字盾,代表的自然就是〈神圣剑〉的技能被封住了。
  “嘁...!”
  希兹克利夫顿时罕见的发出咋舌声,一边暴退着,一边不顾手臂的状况,唤出了主选单。
  虽说无论如何都不打算在此战中使用管理员权限,可作为玩家的权限就不包括在内了。
  讲得明白一点,那就是希兹克利夫还有备用的十字盾,现在必须争分夺秒的将其取出来。
  可希兹克利夫可能忘记了。
  在投掷道具之前,罗真就已经是向着他的方向暴冲了过来。
  “铮!”
  大红色的剑技效果光在罗真手中的水晶剑上闪耀。
  “〈绝命重击〉!”
  爱用的剑技也在罗真的手中释放,令其化作一把红色的长矛一般,似划破音障一样,直掠向希兹克利夫的方向。
  红色的水晶剑便以骇人的速度,直取希兹克利夫的喉咙。
  以〈深邃之蓝〉强化到极限的性能,再加上〈绝命重击〉的威力,罗真又是2点筋力加点的类型,这一击,必定能够将希兹克利夫剩余的HP全部打掉。
  而面对这一击,希兹克利夫已经没有盾牌可以用来防御了。
  闪耀着鲜红光芒的水晶剑便轰至希兹克利夫的面前。
  “......!”
  千钧一发之际里,希兹克利夫果断的舍弃了继续装备十字盾的方法,面色一狠,竟是不退反进,对着逼近到自己面前的剑技,伸出了被魔钻给命中的手。
  “噗嗤!”
  切裂声中,闪着鲜红光芒的水晶剑被希兹克利夫的手给用力的握住,令其手掌摩擦出大量鲜血效果光,相当的刺目。
  但是,这足以致命的一击,却是在希兹克利夫出色的筋力的阻止下,最终生生的被止住。
  “什...!?”
  罗真不由得露出惊容。
  哪怕是拥有〈心眼〉的罗真都没有看穿希兹克利夫的这一行动。
  希兹克利夫伸出手来时,罗真的〈心眼〉倒是窥视到了这一动作,但罗真还以为希兹克利夫是准备使用〈体术〉技能,谁知道居然会是这样的呢?
  这也是〈心眼〉的弱点,虽有着〈心眼〉这样的名字,却无法看穿别人内心的想法,只能看穿现象。
  也不知道希兹克利夫知不知道这一点,紧紧的握住罗真的武器以后,其脸上立即浮现出一个笑容。
  一个豁出一切去拼命的笑容。
  旋即,希兹克利夫就将自己的十字剑给提了起来。
  这一次,罗真顺利的看穿了希兹克利夫的意图。
  不是使用〈心眼〉的技能,而是从现状中判断出来的。
  “不好!”
  这回,轮到罗真的面色变了。
  而这个时候,希兹克利夫竟是突然一个用力,利用自己紧握着武器的手,将同样紧握着水晶剑剑柄的罗真给用力的扯向自己的方向。
  仓促之下,罗真的身体直接失去平衡,被希兹克利夫给拽了过去。
  下一秒钟,希兹克利夫手中的十字剑对着罗真的身体,毅然刺下。
  “噗嗤!”
  十字剑洞穿了被拽过去的罗真的身体,从其后背上狠狠的刺入了进去,并从其胸前透出。
  明明在SAO里应该屏蔽了战斗中的痛觉,但罗真竟是感觉到一股刺痛在自己的体内流窜。
  至于罗真的HP槽自然是飞速的下降。
  希兹克利夫的这一击,毋庸置疑属于会心一击,伤害断然不可能低。
  于是,罗真的HP槽一路下降,瞬间降至黄色区域,又降至红色区域,往底线逼近着。
  “茅场晶彦...!”
  感受着体内刺入的十字剑,总算稳住脚步的罗真以饱含杀气的眼神紧盯着希兹克利夫,叫出了他的真名。
  “果然,想对付神机妙算的〈魔师〉就得用意想不到的方式呢。”
  希兹克利夫承受了罗真所有的杀气,露出宛如勘破生死般的表情。
  两人的HP值就在这样的状况下不停的下降。
  在SAO里,除了中伤害毒以外,当武器留在身体上时,同样会持续扣除HP值,除非是将武器拔出来,否则就不会停。
  眼下,罗真的身体被贯穿,希兹克利夫的手亦是紧握着武器,两人都在持续受到伤害,令生命为之下降。
  如此狠辣、如此拼命、如此血性,若是有第三者在这里看到了,肯定会吓得脸都白了吧?
  但罗真与希兹克利夫只是彼此瞪视着,并明白了接下来的胜负关键。
  拼!
  拼拼看谁的HP会先耗尽!
  只要是先耗尽的一方,那就算输!
  这就是接下来的胜负条件!
  “喝!”
  罗真忍受着体内刺入武器的异样感,朝着手中水晶剑施力,让被希兹克利夫紧握的剑尖再次动了起来,逼近希兹克利夫的身体。
  “哼!”
  希兹克利夫一边咬牙用力,企图握紧水晶剑,止住其趋势,另一只手上的十字剑则同样用力,往罗真的身体深处更深入的刺入进去。
  一时之间,代表鲜血的效果光不停的从罗真的身前以及希兹克利夫的手中冒出。
  而两人的HP亦是以惊人的速度下降,终于是来到了底线的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