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6 〈土御门〉(求月票)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扭曲。
  眩晕。
  上下不分。
  左右不清。
  这就是穿越世界的感觉。
  时隔十二年,罗真终于再一次的尝试到了这种感觉。
  只不过,这一点都没有让罗真为之安心,反而忍受着强烈的不适感,任由身体在时空的乱流中被摆布。
  穿越不过是短短不到一分钟以前的事情而已。
  身陷于虚拟游戏世界中的精神亦是在那之后立即就回归了。
  照理来说,在病床上躺了整整两年,只靠输液和仪器来维持生命,在意识重新回到肉体的现在,罗真应该能够感受到许许多多的虚弱以及不适,更甚者,整个人都很有可能处于一种半死不活的状态,很难说是可以自由行动的状况,再加上习惯了虚拟世界中的虚拟体,再回到现实的身体中,应该还是会出现很多的异样和不适才对,可罗真现在却是已经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因为,在穿越开始的瞬间,罗真的身体就注定会受到时空的影响,并出现变化。
  所以,即使之前的身体再怎么糟糕,罗真现在也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只能感觉到视野的扭曲和大脑的眩晕,令得他紧紧的咬着牙,承受着这一切。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真的身体开始变小了。
  这说明罗真正在前往一个时间流速比较快的世界。
  这让罗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还好,至少这方面没出意外。”
  由于在SAO死亡以后,罗真仅有数秒的时间逃脱被烧毁大脑的结局,仓促之下,罗真光是用意识唤醒〈奇迹〉的力量,让它带着自己离开就已经竭尽全力,可没有余力再决定要穿越到哪一个世界。
  否则,罗真一定会选择回到迦勒底或者是机巧的世界,再立即打开门,重新回到SAO的世界中,帮亚丝娜等人摆脱困境。
  也就是说,仓促之间,罗真只来及打开前往异世界的门,却根本来不及选择门的后面通往的世界。
  现在,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罗真至少放心了一点。
  毕竟,再不济,自己还是前往时间流速比较快的世界,等到以后有机会回去,那那个世界的时间应该也过不了多久。
  如果是前往时间流速比较慢的世界,那身体变老不说,等到罗真回去的时候那边更是沧海桑田的话,那就一点意义都没有了。
  “也不知道该不该感谢自己的运气。”
  罗真只能五味杂陈的做着这样的感想。
  罗真的身体就这么不断的变小。
  这让罗真产生了另外一个担心。
  “该不会反而变回受精卵的状态吧?”
  真的变成那样的话,那乐子可就大了。
  “只希望我的运气能继续好下去...”
  这是罗真最后的感想。
  于是,罗真的意识就在天旋地转中失去,真正的任由时空的乱流摆布。
  至于罗真的运气,最终还是算好的。
  至少,罗真没有迎来他想象中的最糟糕事态。
  不过,罗真一定也没有想到,自己就像当初初次穿越一样,身体在逐渐的变小中,最终变成了一个婴儿。
  而这也将使罗真如机巧世界的时候那般,背负起一个家族。
  并且,还是一个更加特殊的家族。
  ............
  傍晚,黄昏时分。
  在神道的定义里,这个时间段被称作逢魔之时。
  因为,黄昏是入夜的前兆,就像白昼前的黎明,乃是各种妖魔鬼怪横行的开始。
  夕阳的光芒便打在大地之上,为大地渡上一层辉煌。
  而沐浴在辉煌中的一个乡下中,笔直的县道前方,有着一条通往远方高岗的车道的斜坡。
  斜坡旁,登上高岗的石阶上,一座仿佛用古老神社的木制成的和式宅邸坐落在那。
  宅邸的屋顶下方,大大的灯笼高挂着,散发出朦胧的光亮。
  仔细一看,在灯笼上,有着一个用墨笔描绘出来的五角星。
  那是一个家徽。
  而且,还是一个极其特殊的家徽。
  这里的特殊指的是在阴阳道的方面上。
  ————〈阴阳道〉。
  那是源自古代中国的自然哲学思想与阴阳五行学说在传入日本以后逐渐发展起来的一门富有特色的自然科学与咒术系统。
  如今,阴阳道已经成为日本神道的一部分,同时也是日本法术的代名词,以天文、历法、漏刻等为正职,而并行占卜、追傩等事,同时身负科学家与方技师的身份,为法术的使用者,并奉行阴阳道的术师,便都被称之为————〈阴阳师〉。
  而阴阳师所使用的法术,自然就是所谓的————〈阴阳术〉。
  这是一种用来解释世间万物运行与阴阳五行的奥义之学,极其成熟的一门咒术系统。
  而提及阴阳师以及阴阳术,熟悉的人们自然不得不想到一个人————「安倍晴明」。
  他是位在科技与咒术最先端的天文道和占卜为主的阴阳道等相关技术上有着卓越的丰富知识的专家,活跃于平安时代中期的阴阳师,生平的事迹甚至被神秘化,孕育了许多传说般的逸话,更是从镰仓时代至明治时代初期统辖日本官方重要的国家政府机构——〈阴阳寮〉——的土御门家的始祖。
  那个土御门家的家徽正是五芒星。
  也就是说,坐落在这里的宅邸,正是阴阳道的宗家,日本咒术界的王者————「土御门家」。
  某一刻里,这家宅邸的大门被打开了。
  从门内出来的是一个年龄在三十岁前后,着日式服装,戴金边眼镜,线条纤细的容貌给人一种知性且细腻的印象的男子。
  男子从大门内出来以后,立即有如眺望着什么一般,看向天空,眯起镜片后面的眼睛。
  旋即,男子就像是确认了方向一般,抬起穿着木屐的脚,向前缓缓的走去。
  缓慢的步伐中,男子顺着县道,一直向前走着,看起来有如在散步,可从男子的脚步中可以看得出来,他的步伐没有半分的迷惘,如一开始就有目的地一样,持续的前进。
  没过多久,男子拐进了郊外。
  在这里,有着一片田地。
  男子便在田地前停了下来,目光扫视了一圈,最终停留在一个方向上。
  其视线所及的范围处,竟是有一名婴孩静静的躺在那里沉睡着。
  看着这名婴孩,男子有那么一瞬间露出了犹豫、挣扎且苦涩的表情,简直复杂到了极点。
  但最后,男子露出的却是如同走投无路一般的表情。
  于是,男子舍弃心中所有的迷惘,上前,将这个婴儿给抱了起来。
  从这一刻开始,这名婴儿注定将背负上土御门之名,并在未来的岁月中,承受一段匪夷所思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