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0 人小鬼大了一点吧?(求月票)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想习得咒术,首先必须具备见鬼之才。
  这是无论如何都跳不开的一面壁障。
  若是不能见鬼,那无论是天赋多好的人才,最终都无法习得咒术,成为一名阴阳师。
  这是咒术界里公认的事情。
  偏偏,能够见鬼的阴阳师胚胎在这个世界里却是屈指可数,除了那些有名的世家子弟因为遗传的关系几乎代代都具备才能以外,在一般的民众当中,想诞生出一名拥有见鬼之才的人,不能说是没有可能,只是真的千难万难而已。
  这方面倒是和迦勒底的魔术世家相同,只有历史悠久的血脉才能更好的继承神秘,普通人之中很难出现一个拥有魔术回路的人。
  罗真之所以具备见鬼之才,一方面是因为自身就修习有魔术,可以感知生命力、灵气,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具备〈灵视〉技能,在耳濡目染的状况下,逐渐的能够凭借其来看穿灵气。
  而夏目刚好就属于拥有见鬼之才的类型,这也是其会被土御门家给收养的原因所在。
  反倒是分家的儿子,夏目的义兄,罗真口中的春虎,明明生于阴阳师宗家的土御门一族,却是没有具备见鬼之才,这反而是一个异常。
  或许正是因为春虎不能见鬼,所以分家才会想收养夏目吧?
  毕竟,本家有人继承,分家也得有人继承才行。
  而毋庸置疑,夏目将来必定会继承分家。
  既然如此,学习咒术对于夏目来说就成为一件必要的事情。
  只是,夏目自身似乎并不是很喜欢学习咒术。
  不,说是不喜欢有点太夸张了,应该说是对未知的东西感到畏惧,因而下意识的躲闪起来而已。
  不过,夏目的责任感和自尊心却与怕生的性格相反,相当的要强。
  “我...我已经准备在近期让妈妈教我咒术了!”
  夏目便鼓起勇气的这么说了。
  “是吗?”
  罗真倒是多少有些挑起了眉头。
  对于夏目迟早会学习咒术之事,罗真早就有准备,不会对此感到惊讶。
  可是,夏目这么快就能下定决心,这倒是有些出乎罗真的预料。
  “不用勉强自己也可以的。”罗真便难得奉劝道:“一般而言,各个咒术世家虽然会从小就开始培养家族后代,让他们打下坚实的基础,但考虑到咒术的深奥,年纪太小反而学不到东西,所以,等你十岁以后再学习咒术也不迟哦?”
  闻言,夏目却是这么说道:“但爸爸说过,秋观你两岁的时候就开始学习咒术,现在都过去好几年了,一定已经学到了不少东西。”
  “你跟我比啊?”罗真翻了一个白眼,道:“我是一个例外啊。”
  开玩笑,罗真又不是真的小鬼头,还不至于连学习都做不到。
  倒不如说,罗真本来就爱学习,学习好,学习妙,学习学到呱呱叫才是罗真的人生目标。
  当然,罗真会在两岁的时候就开始学习咒术,土御门泰纯的因素也不是没有。
  一般来说,就算是世家都会等到子嗣十岁左右才开始教导咒术,土御门泰纯却是在罗真懂事以后就要求其学习咒术,从外人的角度来看,已经不是严格,而是虐待了吧?
  种种原因,让罗真将自己称作是例外。
  可夏目却还是这么说。
  “那...那我也要做例外。”
  夏目貌似有些固执起来。
  这让罗真开始觉得头疼了。
  其实,夏目是一个非常内向乖巧的女孩子,通常都不会忤逆别人的意思,平时亦是经常听罗真和春虎的摆布,跟着两个臭男人到处乱跑,却是不但没有怨言,反而还很开心的样子。
  但有时候,夏目也会变得异常固执。
  当夏目变成这样的时候,无论别人说什么,她都不会听进去。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真只能这么说了。
  “那你没问题吗?”
  罗真不得不这么问。
  要知道,咒术的学习也不是一件开玩笑的事情。
  一个不好,让自身的灵气出现问题,那可能会像罗真一样,沦落到终身体质贫弱的下场的话,那就好玩了。
  可惜,夏目好像决定了。
  “爸爸说了,我们是分家的人,本家需要我们。”
  夏目如此轻声开口。
  “我们是注定要成为本家的式神的。”
  是的。
  式神。
  在土御门里,分家的人将会成为本家的人的式神,这是自古以来的传统,亦是家规。
  虽说,式神一般指的都是某种灵性的存在,诸如妖、魔、鬼、怪之类的事物,但到得现代,随着〈阴阳术〉的发展,业界里不但已经出现了人造式神,有人也会选择成为别人的式神,将其当做主人一样的进行侍奉。
  土御门家就有规定,分家之人必须得成为本家之人的式神,不得忤逆。
  因为这个家规的关系,夏目的父母便是土御门泰纯的式神,一直都在侍奉着他,这也是土御门本家与分家之间一直同气连枝的原因之一。
  话是这么说,但在这个时代里,会遵守这种不开化的家规的人已经是少之又少了。
  例如春虎,那个笨蛋就从来没有考虑过本家与分家之间的事情,每天都过得像个野小子一样,乐得不行。
  这与春虎不能见鬼也有原因。
  成为不了阴阳师的话,那就算成为式神也是一个打杂跑腿的,没人要求这样的人来当自己的式神。
  罗真同样没想过要夏目或者春虎成为自己的式神。
  谁让他根本就不是土御门家的嫡子呢?
  他和夏目一样,都是被收养的而已。
  只是,土御门泰纯从来没有公布过这件事情,更是不知为何,准备将土御门家的家业全部传给罗真这个外来者,这一点,罗真至今也还没有搞明白。
  可这是土御门泰纯的做法,罗真没必要遵守。
  大不了,真到需要继承家业的时候,自己就跑路算了。
  罗真一直都是这么打算的。
  夏目却不是这样。
  “既然是家规,那就要遵守。”
  夏目注视着罗真,眼眶有些湿润似的出声。
  “我要学习咒术,成为一名阴阳师,然后作为秋观的式神,一直侍奉你。”
  留下这样的话,夏目便俏脸变红,如同说了什么很害羞的话一样,低下头的跑了。
  罗真则是停下脚步,愣愣的看着夏目的离去,一会以后才满脸古怪的喃喃出声。
  “人小鬼大了一点吧?”
  这是罗真唯一的想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