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1 〈式神〉(求月票)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土御门的本家占地非常宽广,又是阴阳道的宗家,内部自然有专门用来练习咒术的场地,亦即被称为咒练场的地方。
  这里被施加了好几重的结界,而且有不少都是从很久以前就维持到现在的结界,从历史的角度上来看,说是文化遗产都不为过。
  当然,这些结界不是用来防御外敌用的,而是为了不让内部正在进行的咒术影响到外界从而张开的牢笼。
  此时,罗真就土御门家的咒练场里。
  “嘛,大概就是这样了。”
  伴随着这样的话语,罗真提起了自己手中的笔。
  在他的面前,则是撒落着一张张的符篆。
  那是由罗真亲手写入术式制作而成的符篆。
  罗真便将这一张张的符篆给拿了起来。
  体内,魔术回路开始运转而起,令魔力在拟似的神经中奔腾。
  得到〈心眼〉以后就能够完美操纵自身魔力的罗真不急不缓的调动起自身的魔力,令其流向手中,并在这个过程中发生了些许细微的改变。
  这是罗真自己摸索出来的技巧。
  虽说魔力与咒力同出一源,都是从生命力转化而来,可就像是风力和水力都能发电,功率却不同是一个道理,如果以纯粹的魔力来发动咒术,那固然可行,只是那并不是容易被咒术接纳的形式,会产生些许的滞懈感,因此,罗真会在提取出魔力的中途稍作些许改变,令其化作纯粹的咒力。
  这也是因为魔力与咒力同出一源才能办到。
  否则,将已经转换完毕的魔力再进行一次转换,那魔术回路肯定会发出惨叫,甚至出现故障。
  现在,只是做同出一源的轻微改动,这一点都不影响魔术回路的运行。
  于是,罗真将生成的咒力注入手中的符篆。
  旋即......
  “急急如律令!”
  伴随着简单的咒文,手中的符篆被罗真一把撒了出去。
  “铮!”
  一张张的符篆顿时绽放出光芒。
  光芒中,一道道的黑影开始出现。
  黑影化作黑暗,再化作一只只的乌鸦,从光芒里飞了出来。
  “嘎!”
  “嘎!”
  顿时,在咒练场的上空,一只只的乌鸦盘旋怪叫而起。
  它们是式神。
  由罗真制作而成的式神。
  现代的〈阴阳术〉与过去的〈阴阳术〉已经有了极大的区别。
  其中一个最大的区别就是现代的〈阴阳术〉完全排除了宗教的色彩,把一直以来依赖的信仰之心给割舍掉,从而使原本暧昧模糊的咒术的因果关系明确化,使得咒术的技术发展面变得更加的宽广,从而有了质的飞跃。
  说的简单一点,其实就是现代的咒术变得简易化和普遍化,让阴阳师们更能接受,亦更容易学习跟使用。
  于是,现代的〈阴阳术〉便被冠以〈泛式阴阳术〉之名,亦为当今的〈阴阳术〉的代名词。
  而依照泛式的定义,式神主要被分为两大类。
  一:使役式。
  二:人造式。
  使役式:以降服的魔、鬼等自然生成的灵性存在做为式神使役,为极为传统的式神。
  人造式:将咒力注入人工制作的形代,从所制成的式神。
  前者在当今的时代里已经是非常的罕见,并且每一体都极为强大,能够二十四小时的持续召唤,守护与侍奉着主人,对使用者的技术和能力有着比较高的要求,却也是足以成为一介阴阳师依仗的存在,若是能够拥有使役式,那单单这个事实就能够让周围的人为之惊叹和震撼,受到阴阳师们对实力的认可。
  后者则依性能的程度,分为简易人造式、一般人造式和高等人造式。
  简易人造式是只由术者本人的咒力制成,直接操纵或者事先下好指示的式神。
  普通人造式是不止术者本人的咒力,外部的咒力也能够寄宿,可半自律行动。
  高等人造式则能够独立思考,拥有自我意识。
  一般阴阳师都是使用的简易式。
  毕竟,单以术者本人的咒力就能够直接制作出来,那自然是最常被使用的式神。
  当然,简易式由于构造简单,生成过易,一般都没有具备多大的力量,但由于是阴阳师直接操纵的关系,根据技术的不同,同样能够展现出不同等级的实力。
  除此之外,在这些人造式之中,依照各自的性质和用途,人们也会为其冠以特殊的分类。
  比如,专门用来束缚对手并加以捕捉的式神————束缚式。
  比如,形代本身就是作为式神身体的类型,虽因有实体而没有其它式神那样对物质的模糊弹性,但也因而弥补一般式神不耐于强大物理冲击的缺点的式神————机甲式。
  再比如,在众多人造式之中,被视为身份地位的一种表现的式神————护法式。
  那是保护并且遵从主人的命令的忠实人造守护者,与使役式同样是必须二十四小时持续召唤的式神,对使役者而言是非常沉重的负担,如果不是灵力有一定水平的人根本无法操控,所以,对阴阳师来说,使役护法式和拥有使役式一样,都是一种身分地位的表现。
  除此之外,还有其余各种各样类别的式神,只是根据用途和性质的不同加以分类出来的而已。
  以上就是泛式对式神的分类,非常的明确。
  罗真现在使用的就是简易式,往写好术式的符篆为形代,将其化作式符,通过注入咒力制作出来的人造式神。
  对于一名阴阳师而言,生成简易式并不是难事。
  然而,这名阴阳师若是如此年幼,并且还一口气生成如此多的式神,并对它们加以操纵,没有半分失控的现象,那就是一件极为令人震惊的事情了。
  偏偏,做出足以令世间阴阳师们为之震惊的罪魁祸首却有点不满的样子。
  “嘛,马马虎虎吧。”
  竟是对自己的丰功伟业做出如此不满意的评价。
  “如果术式再丰富一点,应该能够生成更具有特色的式神,如果加以改动,那甚至能够生成普通式和高等式,现在生成的只不过是最简单的简易式,还得再研究研究。”
  罗真就凭借着〈心眼〉勘破了术式的些许弱点,配合自身的天赋,脑袋高速运转,将刚刚写在符篆上的术式在脑海中进行有效的改动。
  这又是一件多么令人震惊的事情,罗真估计还不明白吧?
  毕竟,修改术式,这可不是随随便便能够办到的事情啊。
  就在罗真沉浸在这样的修行中时...
  “不...不好了!秋观!”
  一个少年冒冒失失的闯入了进来。
  看到这一幕,罗真眉头一蹙,刚想出声,却是被对方的一句话给吓到了。
  “夏...夏目要死了!”
  少年如此惊慌失措的哭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