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2 笨蛋不会感冒?(求月票)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土御门家,本宅。
  在其中的一间房间里,夏目正躺在铺于榻榻米的被窝中,面色潮红,呼吸困难,满脸都淌着汗水,一副虚弱无力的模样。
  一旁,罗真与前来唤自己的少年自然在场。
  “夏目要死了。”
  听到这样的话,就算是罗真都不仅有些方寸大乱,当下便急忙赶了过来,进入这间房间,看到躺在那里,看起来有些痛苦的夏目。
  然而,看着这样的夏目,罗真几乎是想也不想,直接转身,对着自己面前的少年,挥出沉重的一拳。
  “嘭!”
  拳击声中,少年被打翻在地。
  “好痛...!”
  少年捂住自己的脸颊,对着发起抗议。
  “你...你干什么啊!?秋观!”
  少年就这般不忿的抗议着。
  可惜......
  “你还敢问为什么啊?”
  罗真半眯着眼睛的俯视着对方。
  仔细一看,少年相貌平平,整个人更是散发出一种极为平庸的氛围,像极了在外面游玩的野孩子,虽不调皮亦不乖僻,却充满活力,让人觉得他随时都有可能跑出去玩,简直就是一个孩子王。
  这个少年正是土御门分家的独子,夏目的义兄,土御门春虎。
  土御门春虎。
  土御门夏目。
  土御门秋观。
  这三人便是当代的土御门一族的子嗣,因此从过去就一直经常见面,还玩在一块,感情还算是非常的不错。
  当然,说是说玩到一块,其实只不过是春虎每次到本家来都会无聊得纠缠着罗真陪他玩,罗真只是烦不胜烦的被奉陪他而已,夏目则是被两人一起牵扯进来,最终变成三人玩在一起的状况。
  而比起春虎这位兄长,夏目更黏着罗真。
  理由的话,大概是因为春虎每次玩起来都很疯,完全没有考虑到夏目身为女孩子的状况,反倒是罗真时不时的带着懒散的表情制止春虎过激的玩闹,让夏目为之感激的关系吧?
  这次其实也是一样的。
  虽然不是玩闹,但罗真一如既往的制止了春虎过激的言论。
  “什么叫做啊?”罗真这样子说道:“明明只是生病了而已,害我差点被你给吓死了。”
  没错。
  夏目生病了。
  一走进房间,看到夏目的状况,罗真就通过〈灵视〉夏目体内的灵气,发现她的这一状况。
  这自然跟个死字连八竿子都扯不上关系。
  可春虎却是劈头盖脸的就对着自己说出那种话,害罗真被狠狠的吓了一跳,不给他一拳,实在难消心头之恨。
  对此,春虎只能竭力的反驳。
  “我...我明明听我老爸说过,生病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一不小心的话就会死掉,跟这比起来,咒术带来的身体状况根本不算什么啊。”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春虎与夏目的父亲了。
  两人的父亲在身为土御门分家的后代的同时,过去也曾经在阴阳厅中担任过咒搜官的职位。
  咒搜官,全名为咒术犯罪搜查官,乃是直属于阴阳厅的阴阳师。
  而所谓的阴阳厅,指的乃是遵循阴阳法,修祓灵灾,并监视全国咒术者的一个组织。
  它的厅舍设于秋叶原的附近,据说乃是由土御门家曾经率领过的阴阳寮改称而来,主要的职责为灵灾的修祓,但也有负责咒术犯罪方面的搜查,专门处理对人相关的咒术事件。
  春虎与夏目的父亲就曾经是阴阳厅的咒搜官,实力坚强,乃是取得专业阴阳师资格的精英人物。
  由于咒术对于普通人而言是即危险又神秘的异物,一般人对阴阳师的印象都好不到哪去,再加上还有人会利用咒术来犯罪,所以即使是习得咒术,那也不允许在外界随意使用,只有考得专业阴阳师资格的人才能得到许可,就像是拿到持枪证的警察一样,否则就是非法持有枪械了。
  春虎与夏目的父亲在取得专业阴阳师资格的同时,在业界里也是实力不俗的咒搜官,相当受到推崇。
  不过,两人的父亲如今早已隐居,在这个乡下成为一名阴阳医,专门处理因为咒术产生的各种身体异常。
  有鉴于此,春虎才会从身为阴阳医的父亲那里听来这样的话吧?
  但罗真还是想说。
  “如果一生病就会死掉,那你至今为止都不知道死几次了。”罗真翻了一个白眼,这般道:“你难道就没有感过冒吗?”
  对于这个问题,春虎回答得倒是满干脆的。
  “没有耶。”春虎极为爽快的道:“小时候我不知道,不过在我懂事以后,我就从来没有生过病的样子。”
  “......是吗?”罗真哑然了一会,随即看向春虎的眼神变得怜悯起来。
  “你...你干什么啊?”春虎顿时有些毛骨悚然,有些气愤的道:“干嘛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啊?”
  “没事。”罗真摇了摇头,感慨似的道:“只是没想到笨蛋不会生病的事情居然是真的而已。”
  闻言,春虎才释然。
  “原来如此,笨蛋不会生病......等等,你是不是在骂我是笨蛋?”
  等到春虎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的时候,罗真早已无视掉他,来到夏目的面前。
  “秋观...?”
  夏目似乎察觉到有人靠近自己,有些困难的睁开眼睛,一对眼眸湿润的望着罗真,脸颊亦是通红,有种说不出来的可爱感。
  ......原来女孩子生起病来也能这么可爱吗?
  罗真想着这样的事情,紧接着才在夏目的面前蹲下身。
  “你太勉强自己了。”
  一开口,罗真就责怪出声了。
  没办法。
  夏目之所以会变成这样,很大的原因是因为体内的灵气乱了。
  “一定是因为勉强自己使用咒术,过度提取灵气,所以才会变成这样的吧?”
  罗真直接道出夏目生病的理由。
  毕竟,这件事情早就说过了,灵气是与生命力息息相关的东西,一出现问题,反应到身体上是理所当然的。
  而夏目之前就已经宣布过要学习咒术,所以罗真稍微猜猜都知道夏目是因为什么原因才导致生病。
  “对...对不起...”
  夏目顿时垂头丧气了起来。
  “好了,以后多注意就行。”罗真摸了摸夏目的脑袋,这般道:“接下来你就好好休息,待会再让你爸过来看一下,导正灵气,明天大概就能恢复了,知道吗?”
  “知...知道了。”夏目连忙点头。
  罗真这才满意的笑了笑,起身。
  “那你好好休息,我先出去了。”
  说完,罗真拽住一旁还在发愣的春虎,将其拖出房间。
  夏目则是在见到罗真以后仿佛彻底的安下心一样,闭上眼睛,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