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3 很重要的客人(求月票)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砰...”
  轻微的拉门声中,罗真将和式的房门给关上,留给夏目一个适合休息的空间。
  而春虎则在罗真的手中挣扎着。
  “放...放开我啦!秋观!干嘛拽我啊!?还有你的力气为什么总是在这种时候变得特别大!?明明平时跑几下都没气了!”
  春虎就这样向着罗真不断抗议。
  “哼。”
  罗真却是撇了撇嘴,不顾春虎的疑问,一边将其松开,一边解除〈刚体〉的强化,让身体能力恢复如初。
  之所以力气变大,原因自然就是出在〈刚体〉之上了。
  罗真无奈感叹。
  只有在这个时候,罗真才会怀念自己在SAO中尽情挥剑的日子。
  不过,剑技只能说是兴趣使然而已,魔术才是罗真的追求,况且以前也说过,虽然比较麻烦,但罗真也还是有办法用现在的身体来使出剑技,因此,罗真只是觉得无奈,却不觉得可惜。
  于是,罗真将注意力转至春虎身上。
  “我说,蠢虎。”
  罗真这样子叫了春虎。
  春虎马上情绪激动的反对。
  “说了多少次了!别叫我蠢虎!我是春虎!春!虎!”
  春虎竭力的反抗着。
  对此,罗真一脸的无所谓。
  “是的,蠢虎,知道了,蠢虎。”
  罗真便不以为然的说法,让春虎握紧拳头,似乎想找回场子,可惜最终还是放弃了,垂头丧气似的拉耸下肩膀。
  没办法,同样的一幕已经发生过不知道多少次了,春虎之前也不是没想过找回场子,但最后吃亏的总是他。
  毕竟,即使不使用魔术和咒术,拥有〈心眼〉的罗真如果连一个小屁孩都打不过的话,那干脆回家洗洗睡算了,别妄想拯救什么人理了。
  所以,每次这种时候,罗真都会满脸懒散的将春虎的拳击给避开,将其逗得失去所有的力气以后,再好好的教训他一顿。
  正所谓吃一堑长一智,春虎如果还学不会教训,那就真的是蠢虎一只了。
  当下,春虎也就只能垂头丧气了。
  “反正你就是欺负我不能见鬼,学不会咒术。”
  春虎忿忿不平的这样表示。
  看来,这只蠢虎是以为罗真使用了神秘的咒术才会牢牢的压制住他了。
  罗真也没有对此作出解释,反而耸了耸肩。
  “我问你。”罗真对着春虎问道:“夏目是什么时候这样的?”
  “刚刚啊。”春虎如实答道:“老爸和老妈才刚过去见伯父,夏目就突然喘得很厉害,然后就全身发热的倒下去了。”
  “这样吗?”罗真点了点头,道:“那你没告诉叔叔,让他过来看看夏目吗?”
  夏目的发病是因为灵气有些混乱导致的身体虚弱,如果阴阳医的话,应该立即就能帮夏目导正灵气,让夏目能够比较快的好过来吧?
  也就是说,春虎应该先去找自己的父母,而不是来找自己,不然夏目的问题早就解决了。
  想到这里,罗真看向春虎的视线就变得危险起来。
  “别...别这样看着我啊!我会怕!”
  春虎立即察觉到了危险,浑身都发起抖来。
  从以前开始,罗真就一直很宠夏目,每当春虎不知分寸的害夏目东奔西跑的时候,罗真都会狠狠的教训春虎一顿,春虎当然会害怕了。
  这样的春虎自然不知道,自从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以后,某个平日里只会躲起来研究魔术的宅男已经完全觉醒了这方面的爱,对于可爱又怕生的夏目,自然是如同对待自己女儿一样,袒护得跟什么似的。
  只是,这个原因若是被别人知道,罗真就很有可能会被送进警察局,所以还是避而不谈比较好。
  不过,小孩子的心最敏感,罗真对夏目的宠溺本人自然是最清楚的,或许这才是夏目比较亲近罗真的原因。
  春虎不知道这一点,应该说是不懂这一点,但至少知道自己的过错会导致惹祸上身,当下连忙开口。
  “我也想过去找老爸啊,但老爸和老妈来之前就警告过我,让我不许接近本宅那边,说是今天有非常重要的客人过来了,我没办法才只能去找你。”
  闻言,罗真倒是微微一怔。
  “很重要的客人?”
  谁啊?
  在土御门一族已经衰退的这个时代,还有什么大人物会来专程拜访吗?
  “难道是那些分家?”
  诸如仓桥以及若衫等从土御门中分出去的家族倒是每年都会有一段时间前来拜访,年祭的时候也会来进行祭祀,所以应该是这些分家的人吧?
  “不知道是那一家呢?”
  罗真这么想着。
  但是,其实,罗真已经猜来来访者是谁。
  因为......
  “难怪叔叔和婶婶这段时间以来一直都往这边跑。”
  如果是那一家的人会来拜访的话,那这么郑重也是情有可原的。
  而既然是面见那种等级的客人,自然不能让小孩子随便乱跑进去。
  虽说对方是土御门的分家,可时至今日,只论在咒术界里的地位,对方比土御门要高出不知道多少,至少得尽到礼仪。
  不过......
  “居然没有告诉我,还真是不称职的父亲呢。”
  罗真淡淡的诉说着这样的意见。
  连春虎都有人告诫,罗真这边明明是本家的儿子,却连一点消息都没有收到,可想而知,土御门泰纯是有多不将这件事放在眼里。
  不,应该说......
  “除非是有必要,否则也不用特地通知,这才是那个男人的想法吧?”
  罗真撇起嘴来了。
  而罗真不知道,那个所谓的已经过来了。
  “啾啾啾...!”
  伴随着悦耳的鸟鸣声,一只麻雀从外面飞了进来。
  见状,罗真眉头一挑,向着麻雀的方向伸出手。
  麻雀立即有如通灵一样的停在罗真的手指上,并叽叽喳喳着。
  看到这一幕,春虎便下意识的惊讶出声。
  “这是什么情况?”
  看来,春虎并不知道这一幕是什么意思。
  谁让他没有见鬼呢?
  罗真只能亲口告诉他。
  “这是父亲制作的简易式,用来通知我过去的。”
  罗真挥手,让麻雀离开,随即对着春虎出声。
  “我过去看看,你在这里照顾夏目,可得给我看好囖。”
  说完,罗真直接追着麻雀走去。
  “等...”
  春虎刚想说什么,罗真却已经离开,令得他郁闷起来。
  “我也想出去玩啊...”
  春虎便欲哭无泪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