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5 〈仓桥〉(求月票)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你就是土御门秋观吗?”
  当这句话从对方的口中如沉重的岩石般滚出时,罗真只感觉到空气中的氛围都变了。
  对方便以估价般的眼神注视着自己,内里波动着冷冽、严峻的神采,让人无形中增加了许多的压力。
  感受到这股压力,即使是罗真都不由得有些屏息。
  但是,罗真却是没有将其表现出来,反而极为自然的走进大厅里,对着那散发着威圧感的男子露出人畜无害似的笑容。
  然而,带着这样的笑容,罗真却是这么说了。
  “想必,您就是仓桥家的贵人吧?”
  此话一出,对方的眼角微微跳动,连土御门泰纯都眯起眼睛,看向罗真。
  “嚯嚯”
  土御门鹰宽佩服般的出声。
  “你怎么知道的啊?小秋?”
  土御门千鹤更是直接讶异的询问。
  看来,在场的人都知道,罗真并没有在事先得知今天的访客是谁。
  可是,罗真却将对方的身份给道了出来。
  原因很简单。
  “能够让父亲将叔叔婶婶都请过来迎接的人物,又是分家之人,我只能想到那个仓桥了。”
  罗真便说出了这样的话。
  仓桥。
  在如今的咒术界里,这个姓氏代表的意义可不一般。
  在阴阳道的历史上,土御门毫无疑问是此道之最,咒术界的王者,长久以来一直都在影响着阴阳师的世界,只要是立志成为阴阳师,亦或者是使用咒术的人,那就没人会不识得土御门。
  而仓桥虽然是土御门的分家,但如今已经完全独立不说,而且相比较起衰退成乡下世家的土御门,他们却是真真正正的名门。
  什么样的名门呢?
  咒术界第一!
  仓桥家正是如今主宰咒术界的家族,站在咒术界顶端的存在。
  换言之,从土御门家独立出来的仓桥家虽是土御门的分家,可却取得了土御门过去的地位,成为咒术界的第一世家。
  只有他们才会让土御门泰纯将身为自己式神的分家之人都给叫过来,如此慎重的招待了。
  当然,土御门家之所以这么慎重对待这一次的来客,并不单单只是因为来者是仓桥家的人。
  “想必,您就是仓桥家的当代家主仓桥源司吧?”
  罗真直言不讳的将对方的身份给道尽。
  这让对方的眼睛如土御门泰纯一样,微微眯了起来。
  是的。
  眼前之人正是仓桥家的家主,而且还是阴阳厅的厅长,甚至是祓魔局的局长,可谓是咒术界里身份地位最高的人物。
  所谓的祓魔局并不是指阴阳厅以外的另一组织。
  祓魔局同样隶属于阴阳厅,只是与隶属于咒搜部的咒搜官不同,负责的不是咒术犯罪方面的事件,而是负责祓除灵灾。
  万事万物均有其灵气,但这股灵气平时是安稳的,要么安安静静的散发,要么平平稳稳的流动在灵脉之中,如同大源的生命力一样,随时随地都存在,却不危险。
  可是,在这个世界里,自然的灵气有时会产生失衡,超乎自然界的自净作用容许的范围,无法自主进行复原。
  这样导致的结果就是灵气会歪曲成危害人体的瘴气,从而变成灵性灾害。
  这一类的灵性灾害便是所谓的灵灾。
  而负责驱除灵灾的阴阳师正是所谓的祓魔官。
  土御门千鹤过去就曾经是一名出色的祓魔官。
  至于仓桥源司,不但是阴阳厅的厅长,更是直属于阴阳厅的拔魔局的局长,统领着所有的祓魔官,地位之高,可想而知。
  更甚者,除了地位以外,仓桥源司还是一名在咒术界中数一数二的阴阳师。
  业界里,正式的阴阳师主要有三种。
  第一种是通过阴阳三级测验,业界里也称为阴阳iii种的资格的阴阳师,一般都为在阴阳厅中工作的普通人员,算不上专业的阴阳师。
  第二种是通过阴阳二级测验,业界里也称为阴阳ii种的资格的阴阳师,只有他们才能算得上是专业的阴阳师,被允许使用泛式的咒术,分别从事各种重要的工作,例如祓魔官以及咒搜官便都必须得取得这种资格才能顺利当上,能不能被录取就是另外的问题了。
  而第三种则是通过阴阳一级测验,业界里称为阴阳i种的资格的阴阳师。
  他们在整个咒术界中都仅有十几人,乃是精英中的精英,阴阳师中的明星。
  人们将他们称之为十二神将。
  仓桥源司正是十二神将之首,被誉为当代最佳的阴阳师,别名天将。
  因此,毋庸置疑,仓桥源司就是在场所有人中最强的一位阴阳师,连土御门鹰宽和土御门千鹤这对夫妻都有可能不是他的对手。
  毕竟,这对夫妻也才取得阴阳ii种的资格而已,照理来说还及不上取得阴阳i种的仓桥源司。
  当然,那是两人隐退前的事情,现在这么多年过去,这对夫妻的实力是否已经足以取得阴阳i种的资格,谁都不知道。
  至于土御门泰纯,那更是不知道究竟实力如何了。
  这人从来没有展现过自己的实力,所以,连罗真都不知道土御门泰纯到底是强是弱。
  但不管是强是弱,来者既然如此大有来头,那就值得土御门家倾巢而出的来迎接。
  由此,罗真判断出了对方的身份。
  这让仓桥源司定定的看着罗真。
  面对这威压十足的视线,罗真却依旧带着笑容,一脸的随意。
  于是,仓桥源司的眼中一瞬间闪过异样的光芒。
  “原来如此,的确是一名极为优秀之人。”
  仓桥源司静静的出声。
  “年纪如此之小便有这般气量和器量,将来必定能够重新振兴土御门家。”
  仓桥源司便给出如此惊人的评价。
  然后
  “真不愧是”
  仓桥源司的声音变低,并喃喃出了什么话语来。
  由于声音过低,罗真没有听清楚其中的内容,可土御门泰纯、土御门鹰宽、土御门千鹤一行三人却有如猜到仓桥源司说的是什么一样,面色均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变化。
  气氛顿时也变得更加沉重而起。
  这倒是让罗真皱起了眉头,讶异起来。
  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吗?
  罗真这样考虑着。
  可这时
  “我来给你介绍一下吧。”
  仓桥源司突然再次出声。
  “这位是我的女儿。”
  仓桥源司指的自然是那位跟在其身边的少女。
  少女一如一开始那般,依旧在瞪着罗真。
  一会以后,少女方才如此介绍自己。
  “我是仓桥京子,请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