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7 相差悬殊的咒战(求月票)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土御门家,咒练场。
  时隔近一个小时,罗真重新回到了这个刚刚练习制作简易式的咒术练习场。
  只不过,这一次,罗真并不是单独一人,而是还有许多人一起陪同。
  此时,土御门泰纯、土御门鹰宽以及土御门千鹤三人正站在一旁,看着站在场中的两人,神色各不相同。
  土御门泰纯依旧是那般面无表情,看不清楚究竟在想什么。
  土御门鹰宽则是面色凝重,很明显一副不赞同眼前的发展的模样。
  土御门千鹤更是满脸担忧,恨不得立刻冲上来的样子。
  而仓桥京子则是站在另外一边,看着场中的两人,根本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至于仓桥源司,那自然是站在罗真的对面了。
  换言之,刚刚仓桥源司的提议通过了。
  这是非常令人难以相信的发展。
  看看场中站着的是两个什么样的人啊?
  一个是还没满十岁,别说是专业的阴阳师,就是学校都还没有上的小孩。
  一个是年过五十,不仅是咒术界第一世家的当家,阴阳厅的厅长兼祓魔局的局长,还是通过阴阳一级测验的国家一级阴阳师,传闻中的〈十二神将〉之首。
  这样的两人却是准备在这里进行一场咒术战。
  这根本就已经不是大人欺负小孩能够说明的状况,而是世界散打冠军准备和年幼的小孩打拳击赛的等级了。
  这也本来应该是绝对不会成立的状况才对。
  要知道,别说是一个小孩子,就是那些实力强劲的阴阳师,想和〈十二神将〉交手,人家愿不愿意都还是两说。
  而现在,堂堂〈十二神将〉之首居然准备和一个没满十岁的小孩进行咒术战,想想都让人觉得难以相信吧?
  至少,土御门千鹤是忍不住出声了。
  “这样真的好吗?这太不正常了吧!小秋明明还那么小!居然让〈十二神将〉当对手......!”
  土御门千鹤就冲着一旁的土御门泰纯抱怨着。
  连土御门鹰宽都开口了。
  “我也觉得不妥,还是重新考虑一下比较好。”
  土御门鹰宽同样对着土御门泰纯说出这番话。
  事实上,当仓桥源司提出由自己来当罗真的对手这种荒唐的提议时,无论是土御门鹰宽还是土御门千鹤都竭力的反对了。
  反倒是土御门泰纯这位名义上的父亲不知道在想着什么,静静的看了两人一眼以后,居然点下了头。
  “试试也无妨。”
  土御门泰纯就做出这样的决定。
  拜此所赐,众人才会来到咒练场。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罗真自己也没有拒绝。
  “能够和〈十二神将〉进行咒术比试,这是我的荣幸。”
  罗真便很有礼貌的说出这样的话,意思正是自己同意了。
  所以,土御门泰纯才会说试试也无妨。
  现在也是,土御门泰纯完全不顾土御门鹰宽和土御门千鹤的反对,只是观望着场内。
  在那里,罗真和仓桥源司还在遥遥对立。
  “————”
  周围的空气似乎有些凝滞。
  罗真抬起眼帘,看向站在自己对面的仓桥源司。
  像这样直面仓桥源司,罗真就算不使用〈灵视〉都能感觉到其身上的灵气似火焰般徐徐燃烧而起,带来扑面的压力。
  这样的仓桥源司便冷静的观望着罗真,如同想将其看穿一般,投来充满意味的冷冽视线。
  对此,罗真表面上没做出什么表示,心跳却是不可思议的加速。
  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些许的振奋。
  为什么会感动振奋呢?
  罗真自己也不知道。
  罗真只知道,时隔多年,自己终于可以再一次的行使神秘,与人战斗。
  在刀剑神域世界的十二年里,前十年是闭门苦修,后两年是挥剑杀敌,来到这个世界以后也直到现在都还没有与人正面行使神秘的战斗过。
  因此,体内的魔力全速运转,全身心都为之高涨起来的这种感觉,罗真是真的久违了。
  这也是罗真答应这场看似悬殊的咒术战的理由之一。
  当然,仅仅是之一而已。
  有鉴于此,罗真强压下心中的振奋,深吸一口气,向着面前冷静的观察着自己的国家一级阴阳师执礼。
  “还请多多指教。”
  简短的话语,让人听不出畏惧,更听不出让步。
  仓桥源司微微点了点头,漠然的出声。
  “出手吧。”
  没有过多的言论,直截了当的拉起战斗的幕布。
  听到这里,罗真的表情终于变了。
  不再像之前那般装模作样的很有礼貌,而是恢复了自己本来的模样,让懒散和漫不经心回到脸上,嘴角则勾勒起桀骜不驯似的弧度。
  看到罗真这样的变化,哪怕是冷静如仓桥源司都有那么一瞬间的时间陡然愣住。
  就在这短短的一瞬间里...
  “唰!”
  罗真猛的一甩手,竟是取出了数张符篆。
  基本上,阴阳师们行使咒术的方式都是借助咒符与咒文。
  咒符能够写入事先准备的术式,只要将咒力注入进去即能发动,类似于魔术中的魔法阵。
  咒文则是借助咏唱来行使力量,与魔术需要咏唱咒文也是一个道理。
  罗真学习咒术,主要是想习得与式神相关的术式,其余的只不过是次要。
  但即使是次要,罗真姑且还是兼修了一些其余的咒术,虽然平时并没有多加练习,可如果只是稍微使用一下还是没问题的。
  当下,罗真便取出了自己亲手制作的咒符。
  “急急如律令!”
  伴随着简短的咒文,咒符被罗真给打了出去。
  “嘭!”
  下一刻,被打出的咒符燃烧了起来,化作熊熊火焰,覆盖向了仓桥源司的方向。
  火势非常的大,乍看之下简直就像是一片火海,覆盖住了整个咒练场的三分之一。
  这是因为罗真注入了不少的咒力的关系。
  即使注入咒力就能靠咒符使出咒术,可使用者自身的咒力大小和操纵技术同样与咒术的威力相挂钩。
  看到眼前这片火海,旁人就能知道,罗真的咒力究竟有多高。
  只是,面对这片火海,仓桥源司冷静的抽出咒符。
  “急急如律令。”
  冷静又清澈的声音之下,咒符被仓桥源司打出,迎向了眼前的火海。
  “嘭!”
  咒符顿时炸裂,却不是化作一片火海,而是化作一片瀑布般的水流。
  火海与水流在眨眼之间冲撞在一起。
  “嘭!”
  第三次的炸裂声中,火与水不断的冲击,让大量的水汽如烟雾般的扩展开来。
  这个时候,咒练场里的结界亦顺势发动,将水汽以及冲撞中的水火阻拦在场中,并没有扩展到观战的地方。
  在这样的情况下,瀑布般的水流渐渐的扑灭了火海。
  但是,这个时候,罗真早已打出第二枚的咒符。
  不是打向仓桥源司,而是打在自己的面前。
  “急急如律令!”
  咒符闪起光芒,让一面坚硬的土地隆起,化作壁障。
  扑灭火海的水流便打在壁障上,被土壁给挡了下来。
  见状,其余人姑且不论,仓桥源司是再次眯起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