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8 急急如律令!(求月票)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咒术与魔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都是需要术式与咒文才能发动的奇迹。
  只是,不同于追溯历史和根源的魔术,咒术的基本乃是阴阳五行。
  因此,咒术者持有的咒符大多都是五行符。
  火行符能够催动火气。
  水行符能够催动水气。
  木行符能够催动木气。
  金行符能够催动金气。
  土行符能够催动土气。
  只要打出代表五行的咒符,再进行操作和变换,那就可以操纵五行灵气,形成相应的力量。
  而五行又是相生相克。
  金生水,却克木。
  木生火,却克土。
  土生金,却克水。
  水生木,却克火。
  火生土,却克金。
  所以,在罗真打出火行符,唤出火气,形成火海时,仓桥源司几乎是想都不想,直接打出水行符,唤出水气,形成水流,扑灭了火势。
  但罗真的反应亦是极快,立即打出土行符,唤出土气,凭借土克水的优势,将瀑布般的急流给挡下。
  这一切看似是那么的简洁且简单,可这其实一点都不一般。
  在泛式当中,五行的相生相克是高难度的技巧,知道相生与相克的关系很简单,可要运用出来却没那么容易。
  别的不说,就说五行灵气的控制、生成力量的规模、注入的咒力大小等等,都需要配合相生相克的属性进行调整,而且相生相克的环数越多,那就越需要技术。
  如果是简单的一行克一行,例如刚刚仓桥源司利用水气来克制火气,那或许还不难,但要再唤出土气来克制水气,那难度就会提升,如果接下来还要唤出木气来克制土气的话,那就难度更高了。
  罗真能够立即产生反应,并应用五行相克,那正是其咒术知识与技术相对强韧的证明。
  至少,对于一个没满十岁的孩子来说,实在是破格等级。
  于是......
  “急急如律令order。”
  仓桥源司打出了第二枚咒符。
  那是木行符。
  咒符没入冲击着土壁的水流当中,立即有如将水流给尽数吸收一样,生出了一根根粗壮的蔓藤,如乱舞的狂蛇一般,迅速的延伸向了罗真的方向。
  这正是应用了水生木的原理,让木气吸收水气,从而威力倍增的五行相生的运用。
  并且,木气还克制土气,对于唤出土壁的罗真而言,可谓是双重的碾压。
  不仅是相生而已,连相克都进行了运用,可见〈十二神将〉之首绝非虚名。
  当然,这对于站在阴阳师顶端的仓桥源司来说,估计还算不上什么吧?
  只是,面对一个孩子,却是使出了这番技术,这无疑是有些过头了。
  仓桥源司不会不知道这一点,却还是选择了执行。
  至于他的目光,则依旧如之前那般,充满审视和观察。
  这根本就是想看清对面之人的实力的表现。
  有趣。
  罗真感受着仓桥源司的视线,嘴角勾起的弧度不仅没变,还看起来更加桀骜不驯了一些。
  既然如此...
  罗真迅速的取出五枚咒符,站在土壁之后,将它们如同散开一般,撒向四周。
  “啪!”
  下一秒钟,罗真用力的合起手掌。
  “阴阳相生,五行相克,太极如意,两仪圆转————急急如律令order!”
  稚嫩的嗓音咏唱出玄奥的咒文,让五枚打向四面八方,如同被无形的线给牵引着似的,绕过土壁,来到延伸而来的粗壮蔓藤面前的咒符同时闪耀了起来。
  然后,五枚咒符便如同排队一般,相继掠向蔓藤,并一一生效。
  首先生效的是金行符。
  金行符化作一把巨大的刀刃,一边旋转,一边切开气流,斩向粗壮的蔓藤。
  而在这个过程中,土行符飞掠上前,贴在刀刃之上,散发出浓郁的土气。
  土气被刀刃给吸收,竟是令得刀刃瞬间扩大了好几倍,变成一把巨大的斩刀,如有人控制着一般,劈向蔓藤。
  “噗嗤!”“噗嗤!”“噗嗤!”
  斩击声下,一根根粗壮的蔓藤被巨大的斩刀给切断。
  金克木,并且还是经由土生金之后强化过的金气,即使面对威力倍增的木气,依旧干脆利落的将其斩断。
  然后,水行符又是掠至巨大的斩刀之上,化作滚滚水流,将斩刀给包围。
  斩刀上的金气顿时又是被水气给吸收,令得水流陡然膨胀,化作比仓桥源司刚刚使出的咒术更大的奔流。
  不仅如此,罗真打出的火行符亦是掠至被斩断的蔓藤之上,炸裂以后,化作火焰,将木气都给吸收,使火势骤然扩大数倍。
  偏偏,罗真还有自己打出的木行符。
  木行符在熊熊的火焰中燃烧,唤出大量木气,使火焰再次膨胀。
  刹那间,熊熊燃烧的大火与滚滚涌动的奔流同时成形,并在罗真的操纵下竟是没有互相干涉,如同圆转的太极和阴阳,一边旋转交缠,一边如游龙般一同暴掠而出,覆盖向了仓桥源司。
  “......!?”
  看到这一幕,即使冷静如仓桥源司表情亦是微微一变了。
  显然,仓桥源司被惊住了。
  不仅是仓桥源司而已,观战的人们也都惊讶了起来。
  “居...居然同时使用了相克和相生不说,而且还是那么多环!”
  土御门千鹤惊讶的捂住嘴巴。
  “不仅是自己而已,还将对手的木气都给利用了,甚至同时行使相克的两股灵气,并操纵着这么如意......”
  土御门鹰宽眼冒精光。
  “好...好厉害...”
  仓桥京子则是完全看呆了。
  至于土御门泰纯,面色始终不改,只有眼神变得无比郑重。
  毕竟,连土御门泰纯都不知道罗真的实力有这么高强。
  而面对如游龙般袭来的火焰和水流,仓桥源司总算是认真了起来。
  当下,仓桥源司竟是不再取出咒符,而是结起手印。
  “————唵修利摩利摩摩利摩利修修利娑婆诃————”
  沉静的咒文从仓桥源司的口中释放而出。
  那是能够净化不净的有形之物的乌枢沙摩明王的真言。
  此真言一般都会被用在一个用途上。
  那就是构筑能够防御外物侵袭的结界。
  “铮!”
  朦胧的光晕顿时在仓桥源司的身周形成,并化作一个屏障,将其保护了起来。
  火焰与水流的游龙冲击而上。
  “咚————!”
  响亮的爆炸声中,熊熊的大火和惊人的水流落在仓桥源司的身上,掀起惊人的暴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