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2 你...你要干什么?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看着仓桥京子掉入水中,完全成为了落汤鸡的模样,罗真的脸上有着止不住的笑意。
  而说出来的话语,自然也是这样的。
  “虽然现在是夏天,但我还不知道名门家的大小姐有在别人家里的池子游泳的嗜好呢。”
  罗真便玩味似的说着这样的话。
  本来就觉得很丢脸的仓桥京子被罗真这么不阴不阳的刺上一句,自然是当场发飙。
  “谁...谁在游泳了啊!”仓桥京子生气的拍着水面,大声的道:“明明就是你害我掉下来的!”
  “我?”罗真顿时无辜的道:“我怎么害你掉下去的啊?”
  “你居然还不承认?”仓桥京子眉头一撅,指着罗真,这般道:“如果不是你在背后悄悄靠近我,还吓我,我怎么会掉下来?”
  “是这样吗?”罗真摊了摊手,道:“那我就得说声抱歉了,原本还以为如果是名门家的大小姐的话应该能够发现我,没想到是我想得太理所当然了。”
  “什...什么啊?”仓桥京子顿时怔了怔,撅起的眉头转为皱起,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罗真直截了当的道:“如果是一般人也就算了,但你可是仓桥家的孩子耶,就算我在背后靠近你,你也应该能视得我的灵气吧?”
  闻言,仓桥京子这才的一声,明白了罗真的意思。
  就像罗真所说,就算是在背后靠近过来,拥有见鬼之才的人也应该能够察觉到对方才对。
  所谓的见鬼虽然是灵视,但那并不是的才能,而是与〈天眼〉和〈心眼〉类似,近似于一种感觉。
  也就是说,就算失去视力,如果是拥有见鬼之才的人的话,那同样可以视得灵气,专业的阴阳师甚至比起视力更倾向于见鬼视得的事物,甚至有专门以见鬼的才能见长的阴阳师,不但可以视得各种灵脉的存在,还能发现视野外的灵气。
  只是,见鬼不像是咒术,那是天生的才能,一开始就决定好的素质,就和魔术回路一样,出生以后就被固定了强弱。
  罗真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锻炼见鬼之才的方法,但想必就算有,那也是极为特殊又习有的秘术,哪怕是仓桥这样的世家也不一定就拥有。
  因此,罗真那能够提升强度与精度的〈灵视〉才会显得难得可贵,随时都能得到锻炼提升。
  至于仓桥京子,就算没有锻炼过见鬼之才,那也不至于连毫无掩饰的靠近其背后的灵气都视不见才对。
  “顺带一提,我也没有使用〈隐形术〉哦?”
  罗真看似好意的这么提醒着。
  换言之,罗真是想这么说。
  “仓桥家的小公主的见鬼才能似乎比我想象中的低,连这么近距离的灵气都发现不了呢。”
  罗真有意无意的说着这样的话,让仓桥京子心中的火气陡然往上冒。
  其实,仓桥京子的才能是很高的,就算在仓桥家里都一直受到旁人的称赞,连仓桥源司都时常会说这样的话,证明仓桥京子的能力并不弱。
  虽说,在咒术方面的才能决定不了见鬼方面的才能,可仓桥京子在见鬼方面的才能就算称不上多强,那也绝对不弱,和专业的阴阳师相比都不一定会逊色。
  这样的仓桥京子之所以没有发现罗真靠近,只不过是因为注意力没有集中,一直都在互相乱想的关系。
  结果,却被罗真说成这样,是可忍孰不可忍。
  “你...你别以为你会使用咒术我就会怕你!”
  仓桥京子气得满脸通红,指着罗真的手甚至发起抖来。
  见状,罗真笑吟吟了起来。
  “哦?真的不怕吗?”
  这么说着的罗真取出了一张咒符。
  “你...你要干什么?”
  仓桥京子气得通红的脸这回又是一惊,心生不安般的不由自主的退了几步。
  对此,罗真只是咧嘴一笑,豁然打出了咒符。
  “急急如律令!”
  在简短的咒文下,被打出的咒符没入水池里,闪起了光芒。
  “......!?”
  看到罗真居然真的对着自己使出咒术,仓桥京子一边觉得难以置信,一边又惊慌失措了起来。
  而这时,罗真的咒术已经产生了效果。
  “哗!”
  水声溅起,让一棵大树从水池里迅速的长了出来,并伸出一根根的树枝,绕向四面八方。
  罗真打出的正是五行符中的木行符。
  生成的木气形成了大树,伸出的树枝亦一个缠绕,绑在惊慌失措的仓桥京子的身上,将其拖了起来,放到了水池边上。
  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仓桥京子便瘫坐在地面上,一副愣愣的模样。
  “愣着干什么?”罗真有些好笑似的道:“难道真的因为我使用咒术就害怕了?”
  “你...你...”仓桥京子嘴唇都哆嗦了起来。
  理所当然,那是被气的。
  显然,罗真的故意恶作剧,让仓桥京子担惊受怕。
  只是......
  “就算要生气,那也待会再生好吗?”
  罗真老神在在似的指出了。
  “虽然还算养眼,但我实在对没发育起来的小丫头不感兴趣,所以能不能先遮一遮啊?”
  罗真的话语,先是让仓桥京子感到一阵莫名其妙,紧接着陡然惊觉。
  仔细一看,仓桥京子现在不仅以非常不雅的姿势坐在地面上,让裙下的风光都一览无遗,全身更是完全湿透,让衣服都变得有些透明了起来,展现出紧贴在湿哒哒的衣服上的肌肤,连还没开始发育的胸部都被看得清清楚楚。
  察觉到这一点,仓桥京子的俏脸再一次的变得通红。
  然而,这一次不再是因为被气,而是因为害羞。
  “不...不准看这边!”
  当下,仓桥京子一边尖叫的抱住身体,一边冲着罗真大喊。
  可罗真只是撇了撇嘴,相当不屑。
  “都说了还没发育起来,有什么好遮的啊?”
  那个样子,根本就是嫌弃到不行了。
  这让仓桥京子的眼眶终于是湿润了。
  “真是的...!我受够了...!”
  心中的情绪爆发的仓桥京子终于是哭出声。
  而且,还是非常用力的大哭。
  看到这一幕,罗真不但没有为之心疼和怜悯,反而笑了。
  “总算发泄出来了啊。”
  罗真便没好气似的笑着,让仓桥京子一边抽泣,一边怔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