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5 〈泰山府君祭〉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
  这一刻里,罗真的眼眸重重的一凝,面色更是豁然一变,使得浑身的气氛都改变了。
  没办法。
  仓桥源司说了什么?
  土御门夜光转生了?
  而且,还是转生到现代土御门当家的儿子身上?
  那岂不是在说......
  “土御门秋观。”
  仓桥源司便以冷静的口吻,将罗真心中所想的事情道了出来。
  “现在,业界里的阴阳师们都认为,你就是土御门夜光的转世。”
  没错。
  这就是仓桥源司想表达的事情。
  “呼————!”
  一阵风吹袭而过,带来了些许的寒意。
  罗真还是没有转过身,却能够清楚的察觉到背后仓桥源司投来的视线。
  罗真沉默了一会,随即蓦然一笑。
  “原来如此,我也总算是明白仓桥当主为什么会一开始的时候就那么露骨的对我尽情观察,还不惜「自降身份」来跟我进行咒术比试了。”
  罗真的话语同样显得非常冷静。
  “原本还以为当主是在观察本家的下一代的表现,原来还有这层原因啊?”
  说到这里,罗真的语气已经是带上了些许讥讽,并且还这般表示。
  “但是,仓桥当主,你该不会真的相信这种传闻吧?”
  罗真便抛出这样的问题。
  “那可是转世哦?”罗真摊了摊手,道:“泛式不是排除了一切宗教色彩的吗?”
  既然排除了一切宗教色彩,那就代表了一件事。
  “现代的咒术界不认同灵魂的存在,所以转世一说根本就是无稽之谈吧?”
  罗真就向着目前位于咒术界顶端的男人提出这样的质疑。
  对此,仓桥源司依旧面无表情,可看着罗真的目光却带上了莫名的神采。
  然后,仓桥源司就这么说了。
  “的确,在泛式中,我们并不认同灵魂的存在,甚至认为一切与灵魂相关的研究都是禁忌,一旦触及,势必会成为罪行,遭到咒术犯罪搜查官的逮捕。”
  仓桥源司的声音缓缓的响开。
  “但那充其量是在现代的咒术界,过去,在夜光的时代里,泛式根本不存在,人们承认的是帝式,而不是泛式。”
  帝式和泛式可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概念。
  帝式可不像泛式那样简洁,而是更加杂乱、繁多、原始且广大,现代的泛式只不过是将帝式中无法轻易学会的部分全都剪掉,经过矫正,使其适合大众使用而残留下来的糟粕罢了。
  也就是说,泛式如其名,乃是一般阴阳师都能轻易习得的泛用式咒术,属于帝式中简单易懂的级别。
  而帝式则是军用的术式,不但有着许多实战性很强的咒术,还有相当一部分的咒术被列为危险的禁术,不被允许使用。
  泛式不承认灵魂的存在,可那不代表着帝式不承认。
  在帝式当中就有许多与灵魂相关的咒术。
  仓桥源司便有意无意的提及这一点。
  “你也知道,夜光是在最后实施的大仪式中失败,从而死去的吧?”仓桥源司静静的说道:“但其实,在业界里,还有许多阴阳师都认为夜光最后的大仪式其实是成功了。”
  既然成功了,那么这个大仪式的效果是什么呢?
  很简单。
  “灵魂转生。”
  仓桥源司漠然的开口。
  “通过一生一次的大咒术,土御门夜光使自己的灵魂转生了,而且还是转生到了自己的〈阴阳术〉会被发扬光大的未来,转生到继承自己血脉的土御门家的子孙身上,这就是传闻的来源。”
  偏偏,这个传闻并不是无的放矢。
  因为,在土御门家的历史上,的的确确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过。
  “安倍晴明。”
  仓桥源司提及了这一位的名字。
  “相传,这位土御门家的先祖曾经开发过与「魂」有关的高位咒术仪式,可以用来复活人类。”
  这是即使在书上都有记载的神话。
  “晴明曾经发动过此一咒术仪式,交换了自己的弟子与和尚的寿命,使其成功复活,这一仪式也一直在土御门家中流传,并成为代代实行的祭礼,祭坛也在土御门本家的御山之上。”
  仓桥源司注视着罗真的背影,一字一句的说着。
  “身为土御门家的当主,土御门夜光自然也继承了这一仪式,并将其纳入帝式当中,进行整理和篡改,最终使其效果复苏,不再是单纯的祭礼,而是实实在在的存在着的咒术仪式。”
  这就是人们相信这一传闻的理由。
  “仪式名为————〈泰山府君祭〉。”
  仓桥源司的声音变得如从遥远的天边传来一样,充满了不真实感。
  “能够操纵灵魂的禁忌咒术仪式,这就是土御门夜光在自己的一生的最后使用的大仪式。”
  如此一来,人们会怀疑土御门夜光的仪式不但没有失败,反而成功,并转世到自家后代身上的这件事亦成为了有根有据的状况。
  事实上,哪怕是现在,土御门家依旧都有在举办〈泰山府君祭〉的祭礼,只不过那只是祭礼而已,并不是帝式中拥有着真实效果的咒术仪式。
  仓桥源司会当着罗真的面提及这件事情,估计也是想试探吧?
  试探看看这究竟是不是属实。
  现代咒术的根本是土御门夜光,但犯下灵灾频发的大罪行的人也是土御门夜光,再加上其最后实行的仪式还很有可能涉及到身为禁忌的灵魂咒术,如果罗真真是土御门夜光的转世,那么,无论如何,身为阴阳厅厅长的仓桥源司都无法对其视而不见。
  会那般观察罗真,又与罗真进行咒术战,原因估计就在这里。
  罗真闭上了眼睛。
  其心中,究竟在想什么,没有人知道。
  但罗真想问的问题依旧还是提了出来。
  “仓桥当主相信吗?”罗真施施然的道:“相信我是夜光的转世吗?”
  这句话,让仓桥源司沉默了下来。
  紧接着......
  “至少,看到你在咒术上的表现和才能,以及此时此刻里即使遇到这样的试探都能如此冷静的应对的态度来看,我觉得,传闻还是有几分可信的。”
  仓桥源司淡淡的说了。
  “希望再见时你能不辜负我的期待,土御门秋观。”
  留下这样神秘的话语,仓桥源司离去了。
  感受到背后的灵气消失,罗真不由得抬起头,睁开了眼睛。
  旋即,呢喃声从其口中传出。
  “还真是意想不到的展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