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2 你们二人的事情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阴阳塾。
  这个名字,无论是罗真还是夏目都是有听说过的。
  那是未成熟的阴阳师们往来的学校,聚集着以专业阴阳师为目标的人们,获得阴阳厅正式的许可,乃是一个专业阴阳师的培养机构。
  塾舍设于东京的涉谷,汇聚着来自全国各地的阴阳师志愿者,有着专家负责讲课,课程的水平非常之高,本身更是拥有着将近半个世纪的历史,不仅是个来历正统的培养机构,培养的力度亦非常的高,在这个国家里可谓是官方唯一认可的阴阳师学校,地位之高,甚至足以媲美阴阳厅的存在。
  因为,阴阳塾的毕业生几乎都会成为专业的阴阳师,给阴阳厅提供源源不断的新鲜血液,更提供了无数的优秀人才,塾长更是与阴阳厅的厅长仓桥源司有着深厚渊源之人,单论业界里的名望,甚至在仓桥源司之上。
  有鉴于此,立志想成为阴阳师的人们都会渴望前往阴阳塾就读,经过为期三年的培训,最终考取阴阳师资格,成为专业的阴阳师。
  理所当然,阴阳塾的入门考试相当之困难,若是没有具备相应的素质和才能,就算是名门子弟都不会被允许进入。
  现在,土御门泰纯便以土御门家当主的身份,向国中毕业的罗真和夏目安排去路。
  前往阴阳塾就读。
  这就是身为这一代的土御门家的子嗣的义务。
  “以你们两个人的能力,想通过入学考试,势必不会太难。”
  土御门泰纯便这样子说着。
  “所以,接下来,你们就前往阴阳塾就读吧。”
  这不是命令,却也不是商量,而是理所当然的通知,不带转折的宣告。
  毕竟,如果真的是以专业的阴阳师作为目标在努力学习咒术的话,那就绝对不会抗拒这个安排。
  除非罗真和夏目对成为专业阴阳师没有兴趣,否则土御门泰纯的这个决定基本上没有被否决的可能性。
  所以,土御门泰纯才只是单纯的通知而已,语气没有出现任何的起伏。
  当然,土御门泰纯一向都是如此。
  反倒是土御门鹰宽和土御门千鹤,对此产生了感言。
  “你们也终于是准备进入阴阳塾就读了呢。”土御门鹰宽有些惆怅似的道:“那里对于想成为专业的阴阳师的人来说是一个不错的好去处,而且入塾的塾生会被授予部分特权,例如可以在入塾期间可以获得相当于通过阴阳iii种的资格,可以在外使用咒术,当然,无法滥用就对了。”
  这也是以专业阴阳师为目标的人们选择进入阴阳塾就读的一个重要原因,可以光明正大的锻炼咒术,否则就只能躲在地下暗处,偷偷的进行咒术的磨炼,条件会很有限。
  “不过,阴阳塾可是在东京啊。”土御门千鹤倒是有些忧心的道:“实在让人有点不放心。”
  东京可是阴阳师之涡,不仅有着各种各样的阴阳师聚集,甚至还有频繁发生的灵灾,更甚者,还有大量的咒术犯罪事件。
  距今两年前,在东京甚至发生过一起咒术的恐怖攻击活动。
  有一名德高望重的阴阳师以自身作为代价,举办了能够主动引发大量灵灾的仪式,使当时的东京陷入到百鬼夜行的恐怖事件中,造成了极大的伤亡。
  可想而知,前往东京,虽然是一个机遇,却也是与风险齐在的机遇。
  但担心这种事情也是无济于事的吧?
  “嘛,再怎么说阴阳塾还是有保护塾生的能力的,作为阴阳厅认可的唯一官方培养机构,如果连阴阳塾都保护不了塾生,那东京就没有安全的地方了。”
  作为前咒搜官,土御门鹰宽就这般耸着肩的告之。
  “祓魔局也该好好努力了,真是的,在我走了以后好像变得越来越靠不住了,真想好好骂骂他们。”
  土御门千鹤鼓着脸的说出这番话,明明都一把年纪了,真希望别做出这种令人困扰的举动。
  土御门泰纯这才重新开口。
  “车票已经帮你们订好,就在明天。”
  土御门泰纯极为事务性的告之。
  “你们好好准备一下吧。”
  闻言,罗真姑且不论,夏目是禁不住出声。
  “那哥哥呢?”夏目便有些试探性的道:“哥哥又有什么安排?”
  此话一出,桔梗之间里的氛围顿时变得有些沉寂了下来。
  土御门泰纯、土御门鹰宽、土御门千鹤一行三人均都沉默着。
  一会以后
  “他不能见鬼,本人也对成为阴阳师不感兴趣。”土御门泰纯冷漠的道:“既然如此,就任由其进入普通高中就读吧。”
  听到土御门泰纯的话,土御门鹰宽和土御门千鹤都没有出声反对,只是表情相对复杂和苦涩了些而已。
  “是”
  夏目同样确认了自己的义兄将会停留在与自己两人不同的世界的事实,即使有些失落,却还是点了点头。
  至始至终,罗真都没有插嘴半句话。
  “阴阳塾吗?”
  想到这个专业阴阳师的培养机构,罗真的心中半分期待,半分无奈。
  期待是在想着不知道在那里又能够学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无奈则是猜到自己进入那样的地方,到底会引起多大的骚动。
  “真是麻烦”
  最终,罗真只剩下这样的想法。
  但是,罗真也没有拒绝前往阴阳塾。
  比起已经没落的土御门家,在阴阳塾里,罗真或许能够学到更多的东西。
  况且
  “在那里,也许能够稍微小试身手,看看我现在的实力究竟怎么样。”
  罗真就对这点跃跃欲试着。
  只是,土御门家的宣布还没有结束。
  “另外,你们二人的事情也该正式完成了。”
  土御门泰纯冷不伶仃的说出这样的话来。
  “我们二人的事情?”
  罗真顿时一怔,连夏目都愣了愣。
  见状,土御门鹰宽和土御门千鹤一个觉得好笑,一个露出坏笑。
  “难道你们忘了本家和分家的家规了吗?”
  土御门鹰宽这么提醒了一句。
  “家规?”
  罗真终于意识到了。
  “啊!”
  夏目亦是想到了什么,俏脸瞬间变红。
  在这样的情况下,土御门千鹤嘻嘻一笑,揭露了答案。
  “分家得成为本家之人的式神,永远侍奉着主人。”
  这就是土御门家的家规。
  “在前往阴阳塾之前,夏目,你就和秋观缔结式神契约吧。”
  土御门千鹤的坏笑声,在整个桔梗之间里都显得异常清晰。
  气氛,一下子变得暧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