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3 将成为我的式神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式神契约。
  顾名思义,那就是与式神缔结契约的意思。
  与御主和从者相同,通过契约,阴阳师们能够与自己的式神建立灵力联系,成立主从关系。
  罗真与夏目都是拥有式神的人,而且还是在式神当中极为考验术者能力的使役式和护法式,对于式神契约自然不会太陌生,就算是在生成简易式时,阴阳师都会与简易式进行短暂的灵力连接,缔结契约关系。
  因此,对于阴阳师而言,式神契约绝对是最常接触到的东西之一。
  而就算对象是人,那也是可以缔结契约的。
  虽然方式不同,可就拿土御门家来说,分家的人成为本家的人的式神时,都会经过仪式来成立主从关系。
  缔结了契约以后,身为持有肉体的式神,分家的人自然无法像那些灵性存在的式神一般,解除自身的实体化,但其余该有的机能都会存在。
  例如,可以互相感觉到彼此的存在。
  例如,可以互相传递灵力与咒力。
  再例如,可以介入式神的感官,与其共享五感,只是与灵性存在的式神比起来相对困难很多而已。
  理所当然,术者操纵自己的式神这种事情同样可以办到,但与灵性存在有差异是一个道理,同样非常的困难,完全看术者的能力。
  就像土御门泰纯与土御门鹰宽,后者是前者的式神,但土御门泰纯就做不到操纵土御门鹰宽。
  不是土御门泰纯的实力不够,而是土御门鹰宽同样很强大,双方实力差距比较小的话,那自然就极难办到了。
  不过,就算是这样,一旦土御门泰纯想呼唤土御门鹰宽时,虽然无法将其立即召唤到自己的身边,可还是能够通过灵感上的传递让对方赶过来。
  综上所述,对于阴阳师和式神来说,契约非常有必要。
  土御门泰纯、土御门鹰宽、土御门千鹤三人便在这种重要的场合下退场,让整个桔梗之间内只剩下罗真和夏目两人。
  “.........”
  “.........”
  相对而坐着的两人连看向彼此都没有,陷入到一阵沉默中。
  不同的地方在于,罗真是挠着脸,有些尴尬的样子,夏目是红着脸,从始至终都低着头,根本不敢看向罗真。
  生涩的男女就这么彼此沉默,让气氛显得越来越暧昧。
  而看着夏目那坐立不安的模样,罗真在心中暗骂。
  (不过就是契约而已,为什么要这么紧张啊?)
  作为一名御主,罗真可不是没有跟别人缔结过契约。
  在迦勒底里,玛修就是罗真的正式契约从者,两人的契约至今都还存在着。
  在冬木市与法兰西的特异点中,罗真也接连的与不少的从者缔结过临时契约。
  更甚者,罗真的〈灵魂之座〉内还有诸多与其缔结绝对契约,永远忠于他的使魔。
  对于这样的罗真来说,契约明明就是最稀疏平常的事情,为什么现在反而有种紧张和尴尬的感觉呢?
  (太不男人了。)
  罗真就给自己这样一个评价,随即总算是打破了沉默。
  “咳咳...”
  罗真便干咳了几声,让夏目浑身都微微一颤,娇躯绷紧,一副紧张无比的模样。
  不得不说,这样的夏目不仅没有让人感觉到不堪,反而有些赏心悦目。
  时隔多年,如今的夏目已经是成长为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
  当初的稚嫩俏脸变得精致无比不说,怕生与怯弱的个性亦变成了文静和优雅,让夏目一头如紫似蓝的长发飘落在其后背上,展现出一种凛然的气质。
  只不过,罗真却是知道,夏目的个性还是跟以前一样怕生,不善于和旁人交流,但还是一直都很认真,更视家族的兴盛为使命,努力的做好着自己,说好听点叫做坚定,说不好听点就是固执。
  面对这样的夏目,罗真虽然知道自己接下来的问题对方会怎么回答,可还是问出了声。
  “让我最后再向你确认一次吧,夏目。”
  罗真直视向夏目,如此说了。
  “你真的决定好了吗?”
  这是最后的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让夏目脸上的红晕消散了不少,即使还是有些害羞的感觉,但并没有选择沉默。
  “我...我早就已经决定了。”夏目便鼓起勇气似的道:“虽然我只是养女,并不具备土御门家的血脉,但既然父母对我有养育之恩,哥哥又没有见鬼才能,无法履行家族的义务,那就由我来代为执行,这是我很久以前就决定好的事。”
  在还没有和罗真变得要好的时候,夏目就已经做出这个决定。
  现在,夏目自然不可能再有所改变。
  “况...况且...”夏目再次低下头,蚊声说道:“如果是秋观的话...我...我觉得是可以的...”
  这句话,真的细微到差一点就听不见了。
  罗真很幸运的听见了,却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只能尴尬的继续挠起脸来。
  当下,罗真只能重新咳了一声,随即故作正色。
  “那么,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我就开始囖?”
  听到罗真的话,夏目扭扭捏捏着,可最终还是点下了头,一副害羞无比的模样。
  罗真真的很想叫夏目别再这样,不然自己可能会心动。
  未免夜长梦多,罗真立即伸出手,牵起夏目的手来。
  有那么一瞬间,夏目的手猛的一颤。
  罗真却是紧握住她,并闭上眼睛。
  基本上,缔结式神契约不需要特别做什么,只需要咏唱咒文,与式神建立起灵力联系,那就能完成。
  只是,根据做法的不同,契约的强度也会有所不同。
  拿罗真来举例的话,其与玛修缔结的契约是御主与从者之间的契约,除了使用令咒,并没有其余方法可以强制操纵她,反观深入灵魂的绝对契约,那就是绝对无法背叛、无法死亡的最高等级的强力契约。
  同样的道理,在阴阳道中,根据契约方式的不同,契约的强度也不同。
  现在,罗真就准备使用自己所知晓的咒术当中最强力的一种契约。
  “————以土御门之祖安倍晴明之名,汝,土御门夏目,在此将成为我的式神————”
  咏唱出咒文的同时,罗真提升了咒力,伸出手,在夏目的手背上描绘出一个图案。
  那是一个由三枚指环环环相扣所形成的纹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