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6 〈阴阳塾〉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涩谷。
  这里是东京都的三大都心之一,亦是与银座、新宿、池袋、浅草同著名的繁华区,作为各种时髦及流行的最大发源地,让各种各样的流行文化都于这里进行着传播。
  就在这样的一个地方,面向广大道路的方向,有着一栋非常显眼的大楼。
  那是一栋乍看之下貌似没有什么奇特之处,实则却萦绕着异常洗练的氛围的大楼。
  大楼有着其余的楼房所没有的风格,不但外壁崭新,镶嵌着磨得发亮的花岗岩标牌,还有着排布有序的朱红色窗框,厚重中透出华丽,收敛起整体的印象,令其明明是一栋简洁的现代建筑,却又如神殿一样,散发出严肃、庄严的氛围来。
  而正在出入这栋大楼的人,更是其余地方绝对无法看见的一群学生。
  这些学生的身上正穿着以平安时代的狩衣为范本加以变化做出的制服。
  所谓的狩衣指的是平安时代为公家的便衣,也是武家的礼服,本来是在打猎时所穿的运动服装,袖子跟衣服的本体并没有完全的缝合,为的就是方便运动,着装方式也较其它服装要简单,到了镰仓时代甚至成为了祭典中宫内司穿着的服装。
  出入这栋大楼的学生就身穿以这样的服装改造而来的制服,男的为黑色的外套和裤子,女的为白色的上衣加裙子,形成非常鲜明的对比。
  此时此刻里,就有一男一女分别身穿黑色与白色的制服,站在了这栋大楼的前方。
  这一男一女正是罗真以及夏目。
  “这就是阴阳塾?”
  身穿白色女生制服的夏目就眺望着眼前的大楼,神色间充满了愕然。
  没办法。
  出现在其眼前的大楼实在是太出乎夏目的预料。
  在灵灾多发的现今,阴阳师已经成为了广为人知的职业。
  但是,这仍是非常特殊的职业,没有素质就无法从事,外界之人更是对整个业界不甚了解,造成阴阳师的业界封闭、排他的一面。
  这一面并不仅限于专业的阴阳师世界,在见习生和训练生的世界也是一样的。
  再加上阴阳师乃是从古至今流传下来的事物,说是古董都不为过,阴阳塾亦是在阴阳厅建立以后不久就成立,历史有着近半个世纪,谁又能够想到,这样的一个地方,其塾舍居然会如此近代化又先进呢?
  当然,这倒是夏目有些太过于想当然。
  “时代在变迁,社会在进步,再有历史的教育设施都不可能一直沿用本来的校舍,更别说这里是东京,随着大众建造新的塾舍,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身穿黑色制服的罗真就有些懒散的出声。
  “听说这栋塾舍就是去年才落成的新设施,里面的设备也是最新的产物,我们能够在今年入塾,应该算是一件颇为幸运的事情吧?”
  况且......
  “况且,仔细看的话,这里也不是不能看出异常。”
  罗真望着前方大楼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如此开口。
  “不能用肉眼看,得去才行啊,夏目。”
  罗真的话语便提醒了夏目,让夏目将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见鬼之才上,视向了眼前的大楼。
  下一秒钟,夏目就视到了。
  在眼前的大楼表面上,有着一层淡淡的灵气正在飘荡。
  这使得大楼的内部和外部比起来,灵气不仅更为的安定,而且,在必要的时候,甚至能够起到保护作用。
  也就是说......
  “有结界!”
  夏目视得了这个结果。
  没错。
  大楼的周围布置有结界。
  而且,结界的等级非常的高。
  “保守估计,这个结界的强度都比我家的咒练场那边还高吧?”
  罗真便给出这样的评价。
  “既然是重要性仅次于阴阳厅的设施,有这种程度的保护也是理所当然。”
  对此,罗真还算满意。
  数天前,罗真与夏目从老家出发,乘坐列车,来到了东京的涩谷,抵达这个相当于阴阳师的大本营一样的地方。
  来到这里以后,罗真与夏目立即根据土御门泰纯事先的安排,来到阴阳塾的招生处,在那里参加了入学考试。
  结果,就像土御门鹰宽所说的一样,以罗真和夏目的能力,两人轻轻松松的就过了入学考试。
  笔试上,罗真和夏目遥遥领先于其余的入学者,罗真甚至还拿到了惊人的满分,夏目亦拿到几近满分的分数,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而在实技考试上,罗真和夏目的表现就更惊为天人了,令得监考人员们都彻底的瞪大双眼,目瞪口呆。
  说是理所当然,那也是理所当然。
  罗真的咒术水准本来就因为天生强大的咒力和完美操纵咒力的技术而显得威力不俗,即使习得以后就没有进行过专门的磨炼,在年幼时就能被〈十二神将〉之首的仓桥源司称赞的话,现在更是没有理由会连区区一介塾生水准都达不到,甚至连的专业阴阳师都不知道有没有罗真这般技术,所以,不说惊世骇俗,可吓人还是没问题的。
  夏目亦是不用说,雷法本来就是出了名的难操纵,她却将雷法信手沾来,更懂得其余各种咒术,之前就说过或许专业的阴阳师都及不上她,在塾生的入学考试上惊倒众人,那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倒不如说,应该庆幸罗真和夏目并没有召唤出式神,否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
  至于笔试,那根本就难不倒两人,不用说本来就是头脑派的罗真,就是夏目的成绩都很不错,从其拿到接近满分的分数就能看得出来。
  于是,在入学考试上,罗真与夏目便分别拿到第一名和第二名,毫无悬念的得到入塾资格,成绩远非其余塾生能比。
  据说,在入学考试上,唯一一个能够跟罗真与夏目较量的就只有在另外一个招生处进行考试,拿到第三名的塾生。
  三人就分别展现出惊人的能力,引起了不小的风波。
  然后,罗真与夏目便在今天收到入学通知,来到这里,见识到了阴阳塾的真面貌。
  总的来说,阴阳塾也没有让罗真失望,塾舍先进不说,结界亦非常高级,可以让人清楚的感受到和乡下不同的氛围。
  看着这栋塾舍,罗真便喃喃着。
  “到这里还算是顺利,接下来应该就有麻烦了吧?”
  罗真就嘀咕着这样的话。
  “秋观...”
  夏目似乎知道罗真在想什么,神色间亦是充满忧虑。
  见状,罗真反倒安慰起夏目。
  “别担心,闯到桥头自然直,我们走一步算一步就好。”
  罗真拍了拍夏目的脑袋,让夏目有些不好意思的同时,脸上的忧虑亦是消除了许多。
  “好了,我们进去吧。”
  “嗯。”
  土御门家的两名后裔便踏进了阴阳师的培养机构,正式进入咒术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