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9 很像...很像...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伯父...也会观星...?”
  夏目极为惊讶的发出这样的声音。
  别说是夏目了,就是罗真都怔怔的看着仓桥美代,直到确认仓桥美代并不像是在说谎以后才哑然了下来。
  土御门泰纯是一名〈星咏〉能力者?
  这件事情,罗真真的没有听说过。
  那是很正常的事。
  在通过前往异世界的〈门〉而成为婴儿的时候,由于大脑还没有成熟的关系,记忆是无法被接收的。
  也就是说,在婴儿时期,罗真与别人没有什么差别,都只会躺在摇篮里哭而已,直到两岁的时候,大脑发育得比较健全,记忆才会一点一点的开始取回,从而回忆起自己究竟是谁。
  而自从罗真开始懂事以来,土御门泰纯就只是一心一意的发掘着他的咒术才能,传授其土御门家的知识,从来都不曾讲过除此之外的事情。
  换言之,对于土御门泰纯自身,罗真可以说是一点都不了解。
  不仅是罗真而已,夏目以及春虎也从来没有从土御门鹰宽和土御门千鹤那里听说过土御门泰纯一星半点的过往。
  所以,无论是罗真还是夏目都对土御门泰纯的事情一知半解,根本就不知道他居然还具备〈星咏〉的能力。
  因此,罗真只能沉默,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
  看着这样的罗真,仓桥美代就像是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样,无奈般的开口。
  “宗家还是跟以前一样,从来不轻易表达自身,否则就不会选择在乡下隐居了。”
  诚如仓桥美代所言,作为土御门家的当主,就算土御门家已经没落,泰纯若是有点雄心壮志的话,那也一定会选择在阴阳厅或者东京大展手脚,竭力的振兴家族才对。
  可结果,土御门泰纯却是隐居在乡下,即没有以一名专业的阴阳师的身份努力,更没有表现出半点振兴家族的想法,只是默默的教导着罗真,将土御门家传给他,让他继承。
  以前,罗真还以为土御门泰纯只是因为对这方面没有兴趣,方才选择这样的道路。
  不过,现在看来,既然土御门泰纯同样是一名〈星咏〉能力者的话,或许他这么做也有一些难言之隐。
  比如,通过观星而得知了什么不可忽视的未来,最终只能选择这条道路之类的。
  罗真的脑海中便浮现出各种各样的想法,最后干脆摇头。
  虽说土御门泰纯对罗真有养育之恩,可反过来说,除了恩情以外,两人就不存在其余任何的感情了。
  不管土御门泰纯是怎么想,他既然不打算以一名父亲的身份来和罗真相处的话,那罗真也不想为此介入太多。
  罗真只需要做好自己就行了。
  这就是两人目前的关系,让罗真完全没有为此特意做些什么的动力。
  只是,仓桥美代的话,罗真倒是有点猜到她的用意。
  猜到她将自己叫到这里来的用意。
  “塾长是因为才想特地见我一面的吗?”
  罗真便主动转移话题,对着仓桥美代露出了笑容。
  “那个传闻...”
  夏目的表情顿时转而蒙上一层阴影。
  土御门秋观是土御门夜光的转世。
  这样的传闻,早在罗真还没有上学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传开,等到罗真上学的时候更是几乎传得人尽皆知,导致没有人愿意接近他。
  但那终究只不过是乡下的普通学校,学生们最多就是不愿意接近罗真而已,不会做出除此之外的事情。
  可在这里就不一样了。
  这里是阴阳塾,未成熟的阴阳师们聚集的世界,受到阴阳厅的认可的专业阴阳师培育机构。
  来到这里,罗真就相当于正式踏入了阴阳师的世界,更会因为身为土御门夜光转世的传闻而备受瞩目。
  谁让土御门夜光对于咒术界而言是一个无法被忽视的人呢?
  即是导致现代频繁发生灵灾的罪魁祸首,又是现代的阴阳师之父,不管是在好的意义上还是在坏的意义上,只要是咒术者,那就无法忽视其存在。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真被传为这种人物的转世,同样是不管在好的意义上还是在坏的意义上,都将成为众矢之的。
  过去,仓桥源司不就为了观察罗真,得出结论,从而采取了行动吗?
  如今,仓桥美代也是一样而已。
  罗真是这么判断的。
  事实上,罗真的判断基本没错。
  仓桥美代的确是为了见罗真一面,看看他究竟是不是夜光的转世,方才会特地将其唤来。
  只是,仓桥美代的观察方式和仓桥源司不同。
  她即不需要和罗真进行语言的交锋,更不需要和罗真展开咒术战,只需要见一面就能大致得出结论。
  因为
  “夜光是一个即随性又爱凑热闹,对咒术有着极端的热爱和才能,却也对其余好玩的事物有着同样的兴趣的人。”
  仓桥美代突然开始这般诉说。
  “塾长?”
  夏目不由得感到一阵不知所措。
  “你...”
  罗真亦蹙起了眉头。
  仓桥美代却是不管不顾,自顾自的诉说起来。
  “现代的人们只认识他身为伟大的阴阳师的一面,更认为他是历史上的能人,其实,夜光除了才能以外,还有很多让人头疼的地方。”
  “有纷争在他面前发生时,他会因为觉得有趣就凑上去。”
  “有不公在他面前出现时,他也会为此感到愤慨,并多管闲事。”
  “虽是土御门的当主,但他对政治一类的事情从来不感兴趣,只喜欢研究咒术。”
  “即使成为了阴阳寮之主,夜光对管理也从来都不上心,事务会全部丢给式神,对于优秀的人才倒是很上心,但对喜欢惹麻烦的问题儿反倒更中意,因为他自己也是这样的类型。”
  仓桥美代便以怀念般的口吻,一一诉说着这样的话语。
  这让罗真以及夏目都明白了过去。
  仓桥美代认识土御门夜光。
  不是指认识历史上的土御门夜光,而是真真正正的与其接触过的那一种。
  “那个时候我还只是一个小女孩,甚至还不是仓桥家的人,但夜光看中我的〈星咏〉之力,让仓桥家将我收为养女,对我有栽培和知遇之恩。”
  仓桥美代将目光投至罗真的身上,如同看到过往的熟人一样,露出慈祥的笑容。
  “说了这么多,其实我只是想这么说而已。”
  “秋观同学,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夜光的转世,毕竟我的〈星咏〉已经开始衰退,只能模模糊糊看到一些东西而已。”
  “但你跟夜光真的很像...很像...”
  仓桥美代的语气显得极为虚无缥缈,却让罗真连一句话都说不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