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3 是什么情况啊?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仓桥?”
  “那不是”
  “喂喂喂”
  观众席上,清楚的听到仓桥京子的自我介绍的塾生们均都喧哗而起,让吵杂声一下子响动了起来。
  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既然对方自称为仓桥的话,那身份不就呼之欲出了吗?
  “想必,各位已经猜到了。”
  站在讲台上的仓桥京子便对现场的这个反应视若无睹,以完全没有改变丝毫的表情跟语气,继续自我介绍。
  “是的,我的确姓仓桥,虽然这么说有点自卖自夸的感觉,但我还是想向大家说明白,现任阴阳厅厅长仓桥源司正是我的父亲,站在我旁边的塾长是我的祖母,我是仓桥家这一代的独生女,跟各位一样,将在今年入塾,成为一年级的新生。”
  仓桥京子以堂堂正正的态度这样宣称了,让一旁的仓桥美代都有些苦笑而起,全场的塾生们更是喧哗的更加厉害了。
  没办法。
  “本来,从我的立场来考虑的话,我并不想将这样的事情拿出来说,不然未免有点想考家世出名的嫌疑,但在入塾以后,我才发现一件事,那就是大家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我。”
  仓桥京子没有多做隐瞒,将自己的心里话全部说了出来。
  但这也是事实。
  本来的话,以仓桥京子的身份,又是入学考试的前三甲,一旦榜单贴出来,那就算没有居于榜首,同样会因为仓桥这个姓氏就备受瞩目,从而被塾生们所得知。
  若是换做正常情况,作为仓桥家的独生***阳厅厅长的女儿,又是阴阳塾塾长的孙女,只要仓桥京子的名字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那么,名门中的名门,仓桥家的天才进入阴阳塾就读的事情,恐怕早就传得沸沸扬扬了。
  然而,这一次,仓桥京子的风头完全被抢走,明明有着那么多受到瞩目的理由,结果竟是没有一个塾生注意到她的事情。
  因为
  “这一次的新生首席的确很特殊,我承认他有受到大家瞩目的能力,但另一方面,我也想告诉大家,这一届的新生里并不是仅仅只有他一人表现出色。”
  仓桥京子就这么向着全场所有的塾生进行宣言。
  “我会将他当做对手,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与他共同竞争,绝对不会输给他,即使他是仓桥家宗家的下一任当主,我也会堂堂正正的赢过他。”
  说到这里,仓桥京子才将自己的视线转至观众席的一个少年的身上。
  而在此之前,在场所有的塾生就已经如同猜到仓桥京子所针对的人是谁一样,纷纷转过眼帘,看向他。
  这一刻里,罗真就再一次的承受住了全场所有塾生的视线,更承受着仓桥京子的视线,脸上微微泛起一丝无奈。
  从仓桥京子的目光中,罗真就察觉到了无数的情感,最终化作强烈无比的斗志,笼罩在他的身上。
  然后
  “土御门秋观。”
  仓桥京子一手拿着麦克风,一手指向罗真,以即似充满敌意,又似极其不善的口吻,做出这样的发言。
  “你是我的对手。”
  “所以,觉悟吧。”
  仓桥京子的声音清晰无比的响遍全场。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这让全场的塾生们先是一阵寂静,紧接着又是欢呼了起来。
  显然,仓桥京子的宣言,让察觉到火药味的塾生们不由得为这个意想不到的状况喝起了彩。
  “这个孩子”
  仓桥美代依旧苦笑着,但眼中却反而浮现出笑意来。
  “哎呀哎呀,看来,接下来的课程将会变得非常有趣了啊。”
  大友阵站在讲台之下,口气轻浮,却和仓桥美代一样,丝毫不觉得这个状况很是头疼,反而感到有意思般笑了起来。
  看着全场的反应和喝彩声,罗真只能哑然。
  即使是罗真,那也绝对没有想到,自己入塾的第一天,竟是这样的。
  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是让罗真一点都意想不到了起来。
  “仓桥京子是吧?”
  这样的一个声音响起时,不知为何,全场塾生就像是被掐住了脖子一样,瞬间失去了动静,让场面恢复了寂静。
  明明这个声音的分贝并不算高,甚至可以说是很低很微弱,几乎很难在刚刚那样的欢呼声下被人听到,可不可思议的是,这个声音的确清清楚楚的传入所有人的耳中。
  原因很简单。
  因为,不同于其余人那充满振奋和亢奋的声音,这个声音冷得就像降至冰点一样,充满了压力。
  所以,所有人的声音均都戛然而止了。
  连仓桥京子都微微一怔,看向了声源处。
  罗真更是再次错愕,看向自己的身旁。
  “夏夏目?”
  罗真有些战战兢兢的出声了。
  刚刚的声音,正是夏目的所作所为。
  只见,夏目的脸上完全没有了先前的紧张跟忧虑,取而代之的是不容置疑般的表情和锐利的眼神。
  罗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夏目。
  但是,这的的确确是此时此刻的夏目的表现没错。
  夏目便不顾错愕的罗真,锐利的目光直射向仓桥京子。
  “刚刚的话我可不能当做没有听见。”
  夏目就像是上前一步一样,对着台上的仓桥京子毅然出声。
  对此,仓桥京子似乎有些被吓到,却不甘示弱似的瞪向夏目。
  “怎么?”仓桥京子这般道:“难道我有说错什么吗?”
  “没有。”夏目摇了摇头,却是如此道:“只是,不管你是不是仓桥家的独女,你现在想向秋观发起挑战还太早了。”
  “太太早?”仓桥京子先是一愣,随即气愤的道:“难道你想说我不够资格吗?”
  对于仓桥京子的这句话,夏目竟是点头了。
  “当然。”夏目便迎着仓桥京子的目光,直言不讳的道:“秋观是第一名,而你是第三名,我能理会你不想输给他的心情,但别忘了,在那之前,你得先过我这一关。”
  被夏目这么一提醒,在场的所有人才反应过来。
  是了。
  虽然罗真是第一名,但夏目也是第二名啊。
  “凭你想挑战我主,还太早了。”
  夏目展现出了过去从来没有的攻击性。
  “你你”
  仓桥京子气得咬紧嘴唇,怒视向夏目。
  夏目毫不畏惧的反瞪了去。
  两个少女的视线在半空中相遇,有如摩擦出电火花一般,激烈的迸现着。
  亲眼目睹这个状况的发生,在场所有人是面面相觑。
  即使是罗真,都不由得有些发懵。
  “究竟是什么情况啊?”
  罗真只能这般茫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