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6 意料外的袭击者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就这样,罗真在阴阳塾的生活开始了。
  虽说,一年级的主要课程都是听讲,传授的是知识,实技方面的课程还很少,对于塾生的实力考验还不是很大,但就像大友阵所说的那般,实技课程只是少,并不是没有,因此,塾生们依旧还是有在学习咒术,精进着作为阴阳师的能力。
  据说,二年级的塾生有时候还会和三年级的塾生一起上课,可一年级的塾生就没有多少这样的机会,大多数都是以班级和年级为单位在进修,很少与其余年级的塾生有来往。
  当然,不管是一年级、二年级还是三年级,塾生们学习的咒术都是一样的,全部都是官方指定的体系————〈泛式阴阳术〉。
  至于〈帝式阴阳术〉的话,由于其过度繁杂、强大且实用,对术者的资质要求很高,若是作为主要课程来进行传授的话,那全阴阳塾的塾生估计都没有几个能够掌握足够的术式,成为一名阴阳师,再加上〈帝式阴阳术〉中还有着许多危险的禁术,在阴阳塾里是不会有讲师进行传授的。
  而〈泛式阴阳术〉的话,其本来就是将〈帝式阴阳术〉中过于繁杂、强大的部分给减除,最后进行大众化和普遍化以后产生的咒术体系,即使不如〈帝式阴阳术〉那般强大且实用,却降低了对术者的要求,可以使更多的后进成功习得,最终成为一名合格的阴阳师。
  所以,在阴阳塾里只会教授泛式,不会教授帝式,想习得帝式的话,要么得通过别的手段,要么得进入阴阳厅,展现出足够的资质和能力,再向上级申请,方才能够成功取得帝式的咒术书,学到帝式的咒术。
  只是,帝式非常的博大精深,乃是土御门夜光集结阴阳道、神道、修验道、密教等等各种系统的神秘结合自身的理解编制出来的咒术体系,其中甚至包括能够操纵灵魂的〈泰山府君祭〉这样的禁术,能够将整个系统的咒术全部习全的估计仅有土御门夜光一人,其余人大多都只是学习其中自己需要的部分或者能够学习的部分而已。
  有鉴于此,塾生等级的人物是接触不到〈帝式阴阳术〉的秘密的。
  说了这么多,其实罗真就是想说。
  “在阴阳塾里根本学不到强大的咒术。”
  就是这么回事。
  阴阳塾对于立志踏入咒术界的塾生来说是绝对有必要的跳板,可对于罗真而言难度却不高。
  连一般人都能习得的泛式,以罗真的资质来进行学习,真的不要太容易。
  更别说,罗真还拥有着可以勘破微观世界的〈心眼〉能力,对事物的现象有着绝对的勘察力,再加上之前〈心眼〉的精度又提高了,让罗真可以清楚的勘破讲师们演练咒术时咒力的流动、咒文的波动以及咒术的脉动等等现象,再经过完美操纵咒力和矫正弱点的能力,结果,无论是什么样的咒术,只要在罗真的面前演练过一遍,那他就能顺利习得。
  至少,对泛式的术式是如此的。
  于是,罗真只能像以前一样,一旦习得新的术式就将其搁在一旁,专心精进自己的能力。
  即使是这样,罗真在一年级中照旧是妥妥的首席,在实技课程上的表现无论何时都惊艳着众人,即使是咒术比试都能够很轻易的战胜所有的塾生,连北斗都不需要召唤,简直轻松到不能再轻松。
  顺带一提,仓桥京子也没少来找过罗真挑战,却是每次都被夏目给拦下了。
  最终,这两个少女同样一触即发般的开始了一场场的咒术比试,给一众塾生们上演着精彩的咒术战。
  而最后,获得胜利的都会是夏目。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掌握着本就以强大和难以操纵闻名的雷法,再加上还有霹雳的辅助,这样的夏目连专业的阴阳师都难以匹敌,即使仓桥京子同样非常有实力,甚至能够操纵两个护法式,可面对夏目的雷法,结果还是不断的败下阵来,没有任何悬念。
  这让仓桥京子非常的不甘心,渐渐的似乎将夏目彻底的敌视上了,亦或者说是认清了现实,知道没有打败夏目的话绝对无法挑战罗真,之后每次的实技课都会直接找上夏目,进行挑战。
  这就是罗真在阴阳塾内的生活,偶尔有点小波澜,却没有大事件的生活。
  不过,在阴阳塾以外的话,罗真倒是碰上过几次麻烦。
  具体来说,便是夜光信徒的袭击。
  这些狂信徒在那以后,依旧有数次在暗中找上了罗真,让罗真烦不胜烦。
  对于这些单方面将别人当做信仰,甚至单方面的要求别人成为自己的王,狂热且癫疯般的追求着罗真,让罗真带领他们寻回过去所谓的权利和荣光的家伙,罗真只觉得无比恶心。
  因此,每次遭遇到夜光信徒时,罗真都会毫不客气的召唤出北斗,以绝对的力量将这些狂信徒给碾压,并全部送进牢房。
  只是,这样的状况还是无法杜绝,夜光信徒依旧还是会在暗中对罗真虎视眈眈吧?
  跟这些家伙比起来,那些因为传闻而与罗真拉开距离,不和罗真接触的塾生反而可爱得多。
  “干脆找个时间大闹一场好了。”
  罗真时不时的都会产生这种想法。
  事实上,罗真也的确这么做了,每次遭遇到夜光信徒都会毫不犹豫的召唤北斗,让东京涩谷上空频频出现真龙的身影,倒是成为了新闻界的一段佳话和取材的轶事。
  如此这般,一年级的第一个学期便宣告了结束。
  阴阳塾的第一个暑假,就这么造访了罗真。
  其余的塾生都趁着这段时间回老家,等到暑假结束才会回来。
  而罗真嘛...
  “说实话,我不是很想回去,反正也没有什么关系很好的家伙值得我回去探望。”
  坐在电车上,换下制服打扮的罗真便叹息着。
  对此,夏目只能苦笑。
  “你跟伯父的关系还是很不好呢。”
  夏目唯有这般开口。
  这次,两人会选择回家,主要还是夏目想回去探望家人。
  倒是罗真,就算回去,那也没人可以探望。
  “算了,就当陪你吧。”罗真无奈道:“再说也很久没见到那只蠢虎了,回去看看也不错。”
  “谢谢。”夏目这才腼腆的笑了起来。
  两人便搭乘着电车,踏上回家的路。
  这时,罗真还不知道。
  这一次,他将遇上一个意料之外的袭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