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2 稍微动点真格吧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铮!”
  当咒符的光芒在黑暗的鸟居前闪烁而起,照亮周围时,咒力的奔流亦是彻底的爆发了出来。
  阿修罗打出的咒符便在光芒中化作一阵庞大的水流,如瀑布一般从天而降,落向下方。
  “秋观!”
  夏目在罗真做出反应前便已经面色一变,跃至罗真的面前,取出了咒符。
  “平息充满邪气的水流吧!土克水!急急如律令order!”
  伴随着咒力流入咒符,夏目将手中的符篆拍在了地面上。
  下一刻,在一阵轰隆隆的声响中,厚重的石壁从地面升了起来,挡在夏目的面前。
  “嘭!”
  澎湃的水流顿时重重的冲撞在石壁之上,被其挡下,只有部分水流顺着石壁的两边窜了过去,弥漫向后方。
  “急急如律令order!”
  夏目早已预料到了这个战况,将准备好的护符打了出来,令其化作炫目的光罩,将两人一起笼罩在其内。
  弥漫的水流触及光罩,立即再次被分开。
  运用土行符和护符,夏目挡下了〈十二神将〉的攻击。
  “嚯?”
  大连寺铃鹿饶有兴致般的评价着。
  “挺能干的嘛。”
  说着这样的话,大连寺铃鹿却是看向了静静的在观战的罗真。
  “因为这边派出了式神,所以那边也只出动式神,还真是游刃有余呢,夜光的转世。”
  这么说着的大连寺铃鹿的脸上才是挂着游刃有余的表情,宛如自己的式神被夏目给挡下一点都不可惜的样子。
  那也是当然的吧?
  “如果是g型的夜叉或者仁王的话,由〈十二神将〉来使役,再怎么说也不能小看,但不过是m型的阿修罗,难道〈神童〉大人认为我们会手忙脚乱吗?”
  罗真满不在乎似的笑着。
  在阴阳厅制的量产型式神中,有的是专门用于修祓灵灾的类型,有的是专门用来对付咒术犯罪者的类型,根据各自的用途,有着非常严苛的分类。
  其中,阿修罗是用于各种杂活的泛用式式神,自身虽然不至于没有半点战斗能力,可比起仓桥京子的夜叉,几乎可以说是完全没有亮点,很少会被人投入到咒术战中进行使用。
  可大连寺铃鹿使役的阿修罗明显不在此列,展现出来的战斗能力不能算是多高,但也远比一般的式神强力。
  再考虑到大连寺铃鹿自身是一名研究人员,研究的方向还是〈帝式阴阳术〉这种即强大又实用的咒术系统,罗真哪会想不到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呢?
  “那只阿修罗进行过改造了吧?”
  这是唯一的解释。
  如果是知识渊博,技术高超的阴阳师,那就算入手量产型的制式式神,那也会对形成式神的形代进行改造,重新编制其中的术式,将其改为适合自己使用,亦或者突出某些特性与特点的类型。
  大连寺铃鹿作为〈十二神将〉之一,本身又有着〈神童〉之称,本职又是研究人员的话,那对制式的式神进行改造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而已。
  对此,大连寺铃鹿便坦率的承认了。
  “就算是用来干杂活的式神,好好改造一下的话,至少用来拖延时间是没有问题的,当然,对于区区阴阳塾的塾生的话,那就是还算不错的战力了。”
  大连寺铃鹿便吐出高傲的话语。
  但对方说的也没错。
  就算是用来拖延时间的应急型式神,经由〈十二神将〉之手进行使役的话,那拖延的对手自然也是以〈十二神将〉等级来考虑,对于区区一介阴阳塾的塾生而言,别说是还算不错的战力,就算说是危及性命的威胁都不为过。
  可惜,无论是罗真还是夏目都不是塾生等级的人物。
  “就算经过改造,那也别拿我的式神跟那种杂兵比好吗?”
  罗真便不以为然的说着,令得夏目俏脸微红,却一脸的满足,大连寺铃鹿则是反而不爽了起来。
  “只不过是小试身手而已,居然因为挡下来了就大言不惭,你这是在小看〈十二神将〉吗?”
  大连寺铃鹿很是不快的出声。
  “决定了,稍微动点真格吧。”
  大连寺铃鹿向着阿修罗的方向伸出了手。
  庞大的咒力立即通过伸出的手注入到阿修罗的体内,让阿修罗全身的灵气都暴涨了起来。
  “咔嚓...”
  机械般的声响之下,阿修罗的身上,一个个有如枪口般的机关被打开,让一张张的咒符被弹射了出来。
  无数的咒符便如洒落的纸屑一样,密密麻麻,漫天飞舞,根本数不清到底有多少。
  “什...!?”
  夏目大吃一惊。
  “该死的暴发户!”
  连罗真都惊愕而起,随即骂出了声。
  要知道,阴阳师们使用的符篆可不是什么廉价的东西,虽然有的人会进行自制,但阴阳厅方面也有在贩卖现成的符篆,无论是式符、护符、治愈符还是五行符,都有专家进行制作,以求能够让使用者发挥出最大的咒术效果。
  因此,对那些不擅长术式方面的操作和知识,没怎么自信能够制作出完美的符篆的阴阳师来说,购买这些现成的符篆来使用可以说是主要的手段,就像有枪的人同样需要买子弹一般,唯有阴阳厅的职员和阴阳塾的塾生会在一定的时间内派发一定数量的符篆,但使用过度的话就得同样自己花钱去买了。
  有鉴于此,就算是能够自制符篆的阴阳师都舍不得在一场咒术战里抛出大量的咒符,因为拿去卖的话,完全可以卖上一大笔钱。
  罗真也是自制符篆的类型,但正因为这样,罗真深知制作符篆有多么麻烦,不但得将写入的术式的一笔一划勾画得极其有序且正规,整个过程还得全神贯注,耐心的进行,非常的枯燥且无味。
  一般的阴阳师也是因为这样,就算有自制符篆的能力,那也会忍受不了这个枯燥的工作,从而花钱去买。
  有鉴于此,就算是罗真都不会这么使用咒符,更别说使用大量咒符就意味着需要消耗大量咒力,除非有必要,否则没有多少人会选择这么战斗。
  但大连寺铃鹿却是毫无顾忌的这么使用了。
  “所以才说现在的阴阳师全~~~~都是一副穷酸相,一个个的都在藏这藏那的,既然要战斗,那就得华丽一点啊。”
  大连寺铃鹿不以为意的说着这番话,并如食人花般露出充满毒性的粘稠微笑。
  “刚好现在是祭典,就让我们好好的玩玩吧,哥哥姐姐们。”
  如纸屑般洒落的大量咒符顿时通通闪起光芒。
  “急急如律令order!”
  大连寺铃鹿咏唱出咒文。
  于是,如海啸般的巨大水流化作浪涛,在神社的上空迸现。
  不一会,整个神社乃至整个神社所在的山丘都被海啸给吞没,将周围的一带彻底的沉进了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