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3 我需要你的力量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轰隆隆...”
  海啸般的巨浪一层又一层的掀起着,让轰然的浪声都如雷鸣般响动,不绝于耳。
  坐落着神社的山丘就这么被惊人的水流所淹没,令得周围的一带都被沉进水中,入眼的一切都是波澜壮阔的水浪,非常轰动。
  若是任由这种规模的水流冲开,那么,别说是周围的一带了,就是在河岸那边举办着的祭典都会被彻底的冲走吧?
  届时将会造成多少人生生的被沉进水底,那是稍微想想都让人觉得害怕的事情。
  所幸,大水并没有弥漫开来。
  就在大水出现,淹没山丘和神社的时候,一层结界出现在了山丘的四周,将其包围了起来。
  汹涌澎湃的水流打在结界之上,没有能够将其冲垮,留在了结界内,令海啸般的巨浪只留在山丘的四周。
  至于大连寺铃鹿,早在施展完咒术的时候就乘在了阿修罗的身上,坐上阿修罗的肩膀,在阿修罗的携带下飞上半空,于那里停留。
  卷动在其四周的咒力奔流开始渐渐的平息。
  明明使用了那么大量的咒符,驱动了那么大型的咒术,大连寺铃鹿却是连半分的疲态都不见,依旧神色如常。
  可想而知,大连寺铃鹿的咒力高到什么程度。
  至少绝对不比罗真低,否则也称不上是〈神童〉了。
  大连寺铃鹿便坐在阿修罗的肩膀上,眺望着下方的大水,喃喃出声。
  “会不会做过头了啊?”
  这何止是做过头而已,简直就是做过分了。
  “再怎么天才,再怎么厉害,终究不过是塾生罢了,即使是夜光转世,没有觉醒的话也就这样吧?”
  大连寺铃鹿的口中频频出现这样的碎碎念,但视线却一直盯在下方。
  其眼中,竟是略微浮现出了一丝丝的担忧之色了。
  “不会真的因为这种程度就死掉了吧?”
  大连寺铃鹿的表情变得有些沉重跟难看。
  只是,这个担忧是多余的。
  “出来吧。”
  一个漠然的声音响彻了起来。
  “北斗。”
  下方的海洋中,金黄色的光迸现。
  “......!?”
  大连寺铃鹿面色微微一变。
  “嘭!”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里,一道光从淹没四周的大水中冲天而起,一边炸起巨大的水花,一边掠向高空。
  光的正体是一条龙。
  除了北斗以外,还能是谁呢?
  “土御门家的龙吗?”
  大连寺铃鹿的眼神终于是变得认真起来,唯独脸上依旧挂着游刃有余的笑容。
  “终于出来了啊。”
  看来,大连寺铃鹿早就知道北斗的事情了。
  罗真便站在北斗的头上,抓着它的一只角,眺望着大连寺铃鹿的方向。
  至于夏目,同样站在北斗的头上,却是双手紧抓着北斗的另外一只角,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
  显然,刚刚那场大水对于夏目而言,并不是可以轻易忽视的攻击。
  即使夏目的实力足以媲美专业的阴阳师,连「阴阳II种」的阴阳师都不一定能够敌得过夏目,可大连寺铃鹿却是拿到「阴阳I种」的国家一级阴阳师,大名鼎鼎的〈十二神将〉之一,即使居于末座,又是研究人员,估计实战经验并没有多少,实力比起其余〈十二神将〉亦有些不足,但也不是一般的阴阳师可以敌得过的。
  若不是这样的话,罗真就不会直接召唤出北斗。
  想对付〈十二神将〉等级的对手,北斗的力量是必须的。
  罗真就这么看向大连寺铃鹿。
  “还真是手下不留情。”罗真撇嘴一笑,这般道:“嘴上说着要追求、追随、追从,但下手却毫不留情,真有夜光信徒的风范啊。”
  罗真语带讽刺。
  然而...
  “夜光信徒?”大连寺铃鹿先是一怔,随即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不屑道:“你该不会是将我当成夜光信徒了吧?”
  大连寺铃鹿的话语,让罗真同样微微一怔。
  “怎么?”罗真反问道:“难道你不是夜光信徒吗?”
  从这句话可以看得出来,罗真的确将大连寺铃鹿认作是夜光信徒。
  这也是当然的吧?
  身为〈十二神将〉之一,大连寺铃鹿和罗真这个阴阳塾的塾生是完全没有接触的。
  两人即无仇,亦无怨,能够有所牵扯的地方,只能认为是夜光转世的部分。
  所以,大连寺铃鹿肯定是因为罗真是夜光转世的传言才会找上他,这点毋庸置疑。
  再加上大连寺铃鹿又是专门研究〈帝式阴阳术〉的研究专家,而〈帝式阴阳术〉又是夜光毕生的呕心沥血之作,根据大友阵的说法,越是对咒术有所热爱、执着的人,那就越是无法抗拒对夜光的崇拜,阴阳厅中的阴阳师又是最常接触咒术的群体,里面出现夜光信徒,那是很正常的事情。
  综上所述,罗真只能以为大连寺铃鹿是在研究〈帝式阴阳术〉的过程中对夜光产生憧憬,最终化作夜光信徒,方才会来找自己的麻烦。
  谁曾想...
  “别将我当做那些恶心的狂信者,让人想吐。”
  大连寺铃鹿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这般开口了。
  “我才不是什么夜光信徒,就算是对〈帝式阴阳术〉的研究都只是为了达成我自己的目的而已,夜光什么的,要说我一点兴趣都没有,那就是骗人的了,可我需要他,同样是为了我自己的目的。”
  大连寺铃鹿就这么反驳了罗真的想法。
  “目的?”
  这一回,罗真的眉头皱了起来了。
  而就像是为了代替罗真,夏目挺身而出。
  “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紧抱着北斗的角的夏目做出质问。
  对此,大连寺铃鹿瞥了夏目一眼,随即目光转至罗真的身上。
  “土御门秋观。”
  大连寺铃鹿收敛起了所有的表情,如同先前的自己全部都是装出来的一样,即冷静又平静的出声。
  “我需要你的力量,来完成我的一个实验。”
  实验?
  什么实验?
  这个疑问,罗真还没有提出来,连夏目都还没有做出反应,大连寺铃鹿便干脆利落的将其抖出。
  “你们也知道我的专业研究领域就是〈帝式阴阳术〉吧?”大连寺铃鹿便这般道:“那你们应该也知道,在〈帝式阴阳术〉之中,有一个系统的咒术的地位相当特殊,却因为被列为禁术不允许接触,而你们土御门家却对它非常的熟悉。”
  听到大连寺铃鹿的这番话,罗真的面容瞬间沉了下去。
  别说是罗真了,就是夏目都睁大了眼睛。
  与土御门家息息相关,又在〈帝式阴阳术〉中被列为禁术的系统?
  这个系统分明就是...
  “对灵魂的操纵。”
  大连寺铃鹿指着罗真,振地有声的开口了。
  “我要完成的就是〈泰山府君祭〉的研究,土御门家代代相传的秘密大仪式。”
  这就是大连寺铃鹿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