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6 真正的实力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在魔术上,罗真的资质向来都是很高的。
  即使不计算在召唤、使役、驾驭等使魔方面前所未有的资质,罗真在其余魔术上的才能也相当高,在所有的魔术师当中都是能够名列前茅的类型,绝对不比任何人差。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真的魔术回路的质量都是堪称一流中的一流。
  换言之,罗真的魔力天生就很强大,因此才会导致自身的生命力被大量转换成魔力,从而导致体质偏弱的结果。
  这样的罗真,就算单凭魔力本身都足以傲视群雄,除非是〈圣杯〉那种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源源不断的提供魔力的奇迹,否则,在魔术师当中,能够单凭自身的魔力就胜过罗真的还真的不多,哪怕是足以成为从者的神代魔术师也是一样。
  如果是以从者的能力值来进行表示的话,那罗真的魔力至少也得是A+级。
  这种等级的魔力,可想而知,究竟有多惊人。
  可惜,罗真过去一直没有发挥出这方面的优势。
  因为,拥有庞大的魔力是一回事,能不能将魔力一滴不剩的进行完美利用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过去,罗真虽然正常的使用着魔力,将魔力提供给从者,又是用其行使着魔术,可在利用率上却称不上很高,造成魔力有了不少的浪费跟流逝。
  这也是魔力过于强大的弊端,就像电压,越高就越难控制,越强就越难以完全利用,会造成许多的浪费跟流失。
  但现在不一样了。
  得到〈心眼〉以后,罗真已经能够完美的操纵自身的魔力,将魔力利用得毫无浪费不说,还能顺应使用的方式进行调整,用更少的魔力来驱动更强的术式。
  这造成的结果就是罗真在各方面的术式的使用上都有了极大的蜕变,不仅提升了各种术式的威力,还在最大程度上利用自身的魔力,挖掘出自身的潜能。
  现在,罗真便将魔术回路内极速流动着的魔力控制得完美无瑕,令其转化为咒力,从自己的身上源源不断似的释放了出来。
  而这般强大的咒力,却是宛如温顺的水流一般,通过式神契约,全部流入北斗的体内,以最有效率的流动方式,将北斗的力量提升到最高。
  拜此所赐,北斗的力量暴涨,一下子便超过自己的全盛期,达到上级使魔中的巅峰,离最上级使魔仅有一步之遥的境界。
  如此境界,令得北斗的龙气似撼动大气的波涛,从其身上涨动,在北斗斗志高昂的龙吟中,化作实质的力量,加持在北斗的身上,让北斗掠向下方的式神军团。
  这一个瞬间,北斗完全化作了一只凶兽。
  “轰!”
  在响雷般的轰鸣声中,北斗的冲锋将涌来的大量式神给全部撞飞,就像是被炮弹给轰飞的沙丘一样,一边掀起冲击波,一边让一只只的式神如垃圾一般的飞向四面八方。
  紧接着,北斗又是灵活的摆动修长的身体,转了一个方向,似凶暴的巨兽,再次撞向一批式神。
  “轰!”
  又是一道惊雷般的轰鸣,大量的式神在冲击波中被撞飞了。
  北斗便以这样的方式,不停的冲撞着大量的式神,将一只只的式神给全部撞飞,一只不剩。
  那一幕,简直就像是在雪崩中翻腾的巨龙,修长的身体几次来回的冲撞,所有的式神就一只不剩的全部被撞飞,如破碎的积木一样,撒向四周。
  “嗤...!”
  这样的声响顿时在一只只的式神身上出现。
  那是一只只被撞飞的式神如同杂讯般全身出现紊乱所引起的动静。
  在北斗的肆虐下,这些式神就全部出现了裂核现象,一只接着一只的掉落向下方,布满大连寺铃鹿的四周。
  “这...!?”
  大连寺铃鹿如同感到震惊一样的后退了一步了。
  这位神童根本没有想到,自己自制的式神军团居然会这么轻易的就被解决掉。
  “别...别小看我!”
  震惊之余,大连寺铃鹿又是发出充满动摇的叫声。
  “给我上!阿修罗!”
  在大连寺铃鹿的命令下,阿修罗便再次被启动,掠向北斗的方向,身体的各个部位如同被打开一般,一一动弹起来,让一枚枚的咒符相继的被弹出,密密麻麻,不计其数。
  这只被改造过的式神似乎的确被大连寺铃鹿下了血本,在其身上配置了不少的符篆。
  而俗话说得好,在绝对的数量面前,就算是蚂蚁都能咬死大象,即使是用于拖延时间的应急式,使用这么大量的咒符,那只要大连寺铃鹿的咒力不枯竭,威胁就极大。
  所以,这一次,罗真不会再让大连寺铃鹿为所欲为了。
  当下,罗真结起了一个手印。
  “————缚南无·悉底悉底苏悉底·悉底伽罗·罗耶俱盐·三摩摩悉利·阿什摩悉底·娑婆诃————”
  下一秒钟,一段梵文被罗真极为顺畅的咏唱而出。
  “〈不动金缚〉...!”
  大连寺铃鹿立即认出了罗真准备使用的咒术。
  ————〈不动金缚〉。
  那是以不动明王之名,调动其威能,将咒力化作无形的锁链,如缚以金锁一般,令对象不能动弾的法术。
  这个法术是经常会被阴阳师们使用到的类型,很是普遍,却一点都不低级,根据使用者的技术,束缚力将会不同不说,若是由能力强大之人进行使用,那甚至连对象的精神和意识都能束缚起来,使其陷入昏迷。
  自然,罗真还达不到那般境界,因为对于咒术,只要不是和式神相关的部分,在习得以后他就会将之束之高阁,不再练习,可通过注入大量的咒力,该咒术的束缚力依旧非同寻常。
  “————!”
  正准备打出无数咒符的阿修罗顿时停滞在半空,如同被看不见的锁链给牢牢的绑住一样,再也动弹不得丝毫。
  使用了〈不动金缚〉之术的罗真便顺利的束缚住阿修罗的行动,紧接着又是毫无滞意的继续咏唱出咒文。
  “————曩莫·萨缚·怛他孽帝毗药·萨缚————”
  这是数年前仓桥源司曾经对罗真使用过的调伏法————〈火界咒〉。
  “嘭————!”
  在庞大的咒力的支持下,熊熊的烈焰燃烧了起来。
  那是将整个神社的上空都照亮的巨大火浪。
  火浪在燃烧而起的同时,立即将阿修罗给吞没。
  灼热的高温灼烧着阿修罗,不仅将其身上所有的咒符都给烧得一干二净,更是将其机械般的身体给焚得焦黑起来,出现激烈的裂核现象。
  数秒钟以后,阿修罗被焚烧成焦黑的铁片,然后还原成式符,让式符被烧成了灰烬。
  “骗人...”
  大连寺铃鹿的俏脸的一下,变白了。
  位居咒术界顶峰的〈十二神将〉之一便在罗真爆发而出的实力下,彻底的败得一塌糊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