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8 〈装甲鬼兵〉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由于神社所在的山丘并不算高的关系,从大连寺铃鹿逃跑,再到罗真追击,整个过程仅有不到数秒钟的时间。
  而在这数秒钟的时间里,大连寺铃鹿就已经骑乘着自己自制的式神,抵达了山脚。
  理所当然,乘坐在北斗头上的罗真也几乎是在下一个瞬间里就从神社抵达山脚之下。
  有鉴于此,罗真清楚的看到了。
  看到大连寺铃鹿往山脚下停着的卡车飞去的一幕。
  “那是”
  罗真皱起了眉头。
  “卡车?”
  同样坐在北斗头上的夏目亦是怔了一怔。
  两人都没有想到,大连寺铃鹿选择逃跑,居然不是逃向别的地方,而是逃向那辆不知道什么时候停在那里的卡车。
  不过
  “那肯定是大连寺铃鹿准备的最后手段吧?”
  罗真很轻易的就得出这样的判断。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大连寺铃鹿也不会那么拼命的往那里逃去了。
  夏目似乎也想到了这个可能性,连忙对着罗真开口。
  “那我们赶紧阻止她吧!”
  这是很正确的判断。
  虽然不知道大连寺铃鹿准备了什么手段,但想也知道,能够被国家一级阴阳师当做最后手段的东西,绝对不会太一般。
  再加上大连寺铃鹿又是企图染指禁忌的研究人员,只要稍微想想,那就会让人觉得她准备的东西肯定很危险。
  所以,阻止大连寺铃鹿的判断是绝对没错的。
  只是
  “来不及了。”
  罗真直截了当的这么说了。
  的确来不及了。
  趁着这个时候,大连寺铃鹿已经是从自制的式神身上跳下来,落在了卡车的前面,随即就不再逃跑,直接转过身,面向这边,眼中流露出了视死如归般的情绪。
  显然,大连寺铃鹿是准备做最后一搏了。
  “秋观。”
  夏目看向罗真,即像不安,又像觉悟般的唤了他的名字。
  “我们上吧。”
  罗真紧紧的盯着站在卡车前的大连寺铃鹿,淡然的给出这样的决定。
  “嗯。”
  夏目毫不犹豫的点下了头。
  “北斗。”
  罗真轻踢一下身下的北斗,让北斗发出应的龙吟,一个掠身,抵达了山脚。
  这个时候,罗真和夏目才一起从北斗的头上跳下,落在大连寺铃鹿的面前。
  双方再次归到对峙的状态,只是和一开始不一样,主动权完全被罗真给掌握,大连寺铃鹿的游刃有余则是完全消失了。
  “嘁”大连寺铃鹿非常露骨的咋舌,自嘲似的道:“最后居然变成这样了吗?”
  本来自信满满的来袭击罗真的可是大连寺铃鹿,结果却被逼到这个地步,这的确很讽刺。
  “大连寺铃鹿。”夏目上前一步,凝视着大连寺铃鹿,郑重的道:“请投降吧,胜负已分了。”
  很有夏目风格的劝说。
  可惜,别人听不听又是另外一事。
  “胜负已分?”大连寺铃鹿脸上的自嘲转为讥讽,这般道:“谁说的?接下来才是真正的好戏呢!”
  这么说着,大连寺铃鹿向着卡车的方向退了一步。
  “你们应该知道我的专业是什么吧?”
  大连寺铃鹿带着勉强的笑容,提出这么一个问题。
  不过,大连寺铃鹿可不是为了让罗真和夏目答,而是自己做出了解答。
  “我的专业是对帝式的研究。”大连寺铃鹿这么说道:“夜光所编制的帝式是被军事化的咒术系统,即实用,又强大,原本是准备投入战争中使用的东西。”
  既然是这样,那有军用的咒术的话,自然也有军用的战力。
  什么战力呢?
  “式神。”
  大连寺铃鹿的笑容再次恢复到充满毒性的状况。
  “除了咒术以外,夜光也开发了许多军用的式神。”
  听到这句话,不仅是夏目而已,连罗真都为之一惊。
  因为,两人已经大概猜到大连寺铃鹿准备的最后手段是什么了。
  “住手!”
  夏目禁不住叫了出来。
  “太晚了!”
  大连寺铃鹿以更大的声音吼了去。
  “就让身为土御门夜光的后代的你们见识一下吧,由充满传奇性的祖先开发出来的军用式神!”
  大连寺铃鹿对着身后的卡车唱出咒文。
  “术式解放!出来吧!土蜘蛛!”
  当这样的一个命令在大连寺铃鹿的口中落下时
  “嘭!”
  伴随着一声强烈的撞击声,大连寺铃鹿身后的卡车的集装箱猛的一颤,顶端如迸裂一般,炸了开来。
  而在炸开的集装箱箱顶上,一只钢铁的尖刺从中探出,暴露在空气里。
  就是这只钢铁的尖刺从集装箱的内部穿刺而出,洞穿了集装箱。
  集装箱就这么被撕碎似的,顶部的坑洞探出一只只钢铁的尖刺,将其撕碎。
  旋即,一只怪物从内里出现了。
  那是一只巨大的钢铁蜘蛛。
  从集装箱里率先刺出来的是钢铁蜘蛛的脚。
  它拥有着完全由钢铁形成的身躯,体型则比卡车还要大上一倍左右,身体的两侧配置有机关炮,蜘蛛的脸则是一张如鬼般的狰狞铁面孔,背上还长出铠甲武士一般的上半身。
  武士身穿陈旧的铠甲,戴着圆锥形的头盔,头盔的额头处有着暗金色的五芒星。
  这样的一只半人半蛛,像鬼像兽的怪物就从卡车的集装箱里出来,落在了大连寺铃鹿的背后。
  “咚!”
  巨大的身体落地的瞬间,地面都微微颤动了几下,掀起一阵浓郁的烟尘。
  唤出这只钢铁蜘蛛的大连寺铃鹿没有过头,只是露出有些扭曲的笑容。
  至于罗真,看着这一幕,眼中浮现出精光。
  而夏目的话,只是挤出微弱的声音,道出了对方的正体。
  “装甲鬼兵”
  装甲鬼兵。
  那是在半个世纪以前就作为军备供军队使用的军用式式神,虽然是人造式,却也是非常珍贵的机甲式。
  构成该式神的术式是被刻在装甲的内部的类型,外部的身体则是钢铁,驱动它的力量也不是咒力,而是汽油,与其说是式神,不如说是大型的装甲机械蜘蛛,若不是刻在内部的术式为其提供了自主行动的能力,那么,它绝对不会是式神。
  拜此所赐,这个式神的物理性极好,摆脱了一般式神易发生裂核的体质,具有极佳的破坏力和防御力,因而成为了不折不扣的军用式神,到得现代,那已经是成为古董般的存在,平时就保存在防守严密的阴阳厅支部中。
  之所以没有保存在本部是因为体积过大,否则,阴阳厅本部绝对不会将其放在别的地方。
  这不单单是因为装甲鬼兵在现代的数量已经极少,力量也实在超群,哪怕是国家一级阴阳师,对上这么一具破坏力与防御力极强的式神都会头疼不已的关系,更是因为它是由夜光一手开发出来的军用式神。
  大连寺铃鹿就将它从阴阳厅支部里给偷了出来,并进行了维修,最终作为自己的王牌带到这里,一直保存到现在。
  这就是大连寺铃鹿准备的最后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