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5 如果我死了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阴阳道宗家土御门谨向泰山府君及冥道诸神宣言————”
  篝火之中,祭坛之上,庄严的祝词开始响起。
  “————在此,日月交辉,我,土御门秋观,以土御门当代子嗣之名,传承秘技————”
  罗真将写满祝词的都状拿在手中,口吻没变,依旧还是像以往那般懒散且随意,可念诵出来的祝词最终都变成了庄严的感觉。
  “————众神啊,请让祖灵归位,给予后世引导吧————”
  罗真便将一段段的祝词都给念诵出来,令其声音响遍全场。
  而在这个过程中,罗真的咒力便一直都在波动着,时而如火焰般燃烧,时而如水流般顺畅,时而如狂风般暴躁,时而如雷电般激昂,让他的灵气都显得此起彼伏,上下涌动,非常神奇。
  若是一般人在这里看着,那只会觉得眼前的仪式很神圣、很庄重。
  可是,落在具备见鬼之才的阴阳师眼中,这却是令人惊骇的场面。
  因为,伴随着灵气与咒力的鼓动,天坛周围的世界逐渐的开始改变了。
  就宛如有看不见的位面降临在这里,与现世缓缓的重叠一样,散发出肉眼根本无法看见的可怕气息。
  那究竟是什么样的气息呢?
  灵气?
  瘴气?
  不。
  一定要形容的话,那就只能用一个词汇来形容。
  ————。
  如此,方才能形容这仿佛将世界都给替换一样的气息。
  察觉到这股气息,无论是夏目还是大连寺铃鹿均都睁大了自己的眼睛,别说是屏住呼吸,连心跳都停止了。
  “嘭!”
  这时,燃烧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唤醒了夏目和大连寺铃鹿。
  两个少女这才发现,罗真的手中,那写满祝词的都状燃烧了起来,化作一阵火焰,消失在其手中。
  紧接着,弥漫周围的神气便突然暴涨,化作冲天的灵气,如璀璨的光柱一样,直冲云霄,没入夜空。
  “轰隆隆...”
  轰鸣声中,注入光柱的夜空开始卷动了起来。
  一个黑压压的漩涡出现在了那里,如一扇通往异世界的大门一般,空洞的中心散发出光芒。
  这一个瞬间,不管是夏目还是大连寺铃鹿,均都有一种感觉。
  一种仿佛灵魂会被吸走一样的感觉。
  罗真同样眺望着天空,凝视着那个漩涡,眼眸微微闪动。
  此时此刻里,罗真能够感觉到,在自己的灵魂深处,那一只只以记录的形式刻在那儿的使魔犹如感应到了什么一样,集体产生振动。
  更甚者,连与自己的灵魂直接相生的〈奇迹〉都微微颤动了几下,散发出微弱的光芒。
  这告诉了罗真。
  漩涡的那一边是另外一个世界。
  一个只允许灵魂存在,亦只允许神灵存在的世界。
  是的。
  就像是迦勒底的世界里,那刻有英灵们的记录、神灵们的历史以及幻想种们的存在的里侧跟外侧一样。
  若是换做在迦勒底的世界里,眼前的漩涡应该会让所有魔术师为之疯狂。
  因为,只要通过那里,那就可以抵达世界的外侧,抵达〈根源〉之涡。
  可惜,这里不是迦勒底,即没有〈根源〉的存在,亦没有〈座〉的概念,这个漩涡只是通往冥界,通往天界。
  并且,人类是无法通过那里的,只有灵魂才能进入其中。
  而一旦进入其中,理所当然就再也回不来。
  届时,要么是彻底的化为世界的一部分,要么是连存在的概念都烟消云散,没有第三种可能性。
  因此,没过多久,罗真的灵魂就稳定下来,戴在手上的指环亦是平息下去,有如对眼前的奇迹再也不感兴趣了一样。
  理所当然,也包括了罗真。
  “————敬请大连寺利矢之灵————”
  罗真平静的咏唱出了最后的祝词。
  天空中,那黑压压的漩涡里,无数的光顿时洒了下来,照在了祭坛上。
  没过多久...
  “铃鹿...?”
  一个陌生又稚嫩的少年的声音带着些许茫然的响了起来。
  听到这个声音,大连寺铃鹿睁大的眼睛湿润了。
  “哥哥!”
  大连寺铃鹿缀泣般的冲向祭坛。
  时隔多年,这对命运严苛的兄妹终于团聚。
  ............
  御山,山脚之下。
  罗真和夏目一起顺着山道,从山顶上下来,来到这里,静静的等待着大连寺铃鹿的回归。
  仪式成功了。
  现在,大连寺利矢的灵体已经降临,正在和大连寺铃鹿谈话。
  为了不打扰到这对兄妹,罗真和夏目一起离开。
  “仪式的效果还会持续一段时间,你就好好把握住吧。”
  对着大连寺铃鹿留下这样的话,罗真也不再主持仪式,自顾自的带着夏目来到了山脚下。
  话是这么说,但即使是在山脚之下,两人依旧能够感觉到山顶上澎湃、壮观的灵气波动。
  如此壮观的灵气波动,想必就像是黑夜里燃烧的熊熊大火,一定会引起附近一带所有阴阳师的注意吧?
  “这个仪式的动静太大了,就算布下结界恐怕都隐瞒不了,附近的阴阳师一定会发现,一点都没办法蒙混过关啊。”
  罗真眺望着山顶的方向,事不关己般的感慨着。
  “所...所以我才说不要这么做的啊!”
  夏目似乎还在耿耿于怀,不过,本人同样一直眺望着山顶的方向,眼中闪烁着异彩。
  这也没办法。
  对于发生在眼前的奇迹,只要是阴阳师,那就没法抗拒它。
  能够亲眼见识到土御门家传承已久的祭祀仪式,想必,夏目也会觉得很满足吧?
  主仆二人就一起看着山顶的方向,进行着毫无紧张感的对话。
  “不知道帝式的〈泰山府君祭〉又是怎么样的呢?”
  “不知道,毕竟只有夜光使用过它而已。”
  “不过夜光也是根据土御门家代代相传的〈泰山府君祭〉来编制出帝式的术式的吧?证明两者其实相差不远?”
  “这也不知道,不过你可别去试哦?”
  “.........”
  “别!去!试!哦!”
  “......知道了啦。”
  两人便进行着这样的对话,显得有些神经大条。
  “呐,秋观。”
  一会以后,夏目突然开口了。
  “如果以后我死了的话,你会像大连寺铃鹿一样,不顾一切的使用禁术将我复活吗?”
  夏目便突然问出这样的问题。
  罗真顿时一怔,回过头,看向夏目。
  夏目同样转过头来,看向罗真。
  两人的目光对在一起,凝视着对方。
  “会吗?”
  夏目携带不知名的感情,轻声询问。
  闻言,罗真没有选择逃避,而是遵从自己的内心,做出了这个回答。
  “会。”
  罗真吐出这么一个字。
  虽然只有一个字,可其中携带的感情,同样极为丰富。
  “是吗?”
  夏目的声音变低,看着罗真的眼神却变得温柔起来。
  两人就这么转过头,重新看向山顶的方向。
  不远处,烟花正在绽放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