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8 何为「灵」?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
  眼无法看清的压力在厅长室的空气中弥漫,给人造成一种周围的空间的重力都有所增加的感觉。
  在罗真凝视着厅长室内的三名最高等级的阳师时,厅长室内的三人同样在注视着罗真。
  “灵气很微弱,灵力却很强大,还真是奇怪的状态呢。”
  天海大善如同在进行什么判断跟考虑一样,目光不停的在罗真的上上下扫动,脸上则一直挂着一个目空一切似的笑容,显得非常的有威严。
  “这就是夜光的转世吗?”
  宫地盘夫亦是低声喃喃,根本不知道在想什么。
  至于仓桥源司,其注视着罗真的眼中频频泛起不知名的精光。
  至今为止,仓桥源司只是在小时候和罗真见过一面而已,如今也有数年时间未见,但仓桥源司一直都有在注意罗真的动向。
  例如,罗真在当年的那场咒术战以后就继承了土御门家的真龙的消息。
  例如,在入学阳塾之前就将分家的土御门夏目收为式神的消息。
  例如,阳塾的成绩一直以来都无人能够超越,坚守第一名,连三年级的塾生们都远远及不上他的消息。
  再例如,面对频频来袭的夜光信徒,每次都能干脆利落的将对方都给解决的消息。
  这些消息,全部都会进入仓桥源司的耳中。
  到得现在,终于是连〈十二神将〉都盯上了罗真,并且还被其击溃。
  回想起罗真小的时候就已经展现出来的惊人天赋以及如今刚成为阳塾的新生没多久就能降服〈十二神将〉的实力,仓桥源司越发的觉得这个男人果然和传闻中的一样,乃是足以改变咒术界历史的那位伟人的转世。
  至少,就罗真现在展现出来的天赋跟实力,那是一点都不弱于那位传奇人物的。
  这还是其次。
  最重要的是,这个男人终于也是解除到了那个仪式。
  那个经由安倍晴明和土御门夜光这两位阳道的最大伟人,最终才得以诞生的灵魂秘仪。
  “————〈泰山府君祭〉。”
  仓桥源司紧视着罗真,没有任何掩饰的直入正题。
  “根据报告,土御门家的御山天坛被再次开启,并出现了疑似使用了〈泰山府君祭〉的迹象。”
  仓桥源司冷静的发言,让天海大善和宫地盘夫的表都开始变得郑重。
  反倒是罗真,目光接连的在仓桥源司、天海大善、宫地盘夫三人的上扫过,随即微微一笑。
  “果然是因为这件事才专门把我叫来啊。”
  早在决定使用〈泰山府君祭〉的时候,罗真就已经猜到自己必定会被问罪。
  只是
  “就为了这么一件事出动阳厅最高的三名负责人,会不会太小题大做了呢?”
  罗真施施然的说着这番没有紧张感的话语,令得众人哑然。
  “我说,土御门家的小子,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啊。”天海大善手中拿着一把扇子,一边敲着自己的手掌,一边斜眼看着罗真,这般道:“对灵魂咒术的研究本来就是忌中的忌,更别说是那个〈泰山府君祭〉的忌仪式,那可是导致东京灵灾频发半个世纪的罪魁祸首,触碰那个的话,我怎么可能置之不理呢?”
  咒术犯罪搜查部的部长就说着这样的话,非常的言之有理。
  “当然,我也不能置事外。”宫地盘夫的语气显得有些缺乏威严,却也颓然般的表示道:“当初的事件就已经让整个祓魔局差点被颠覆,东京更是险些遭到毁灭的打击,如果半个世纪前的大灵灾再发生一次,那我们祓魔局的麻烦可就大了,作为司令室的室长,就算麻烦,我也必须过问啊。”
  对灵灾方面的专家的领头者便也因此出席,不得不与这次的事件接触。
  而仓桥源司就更不用说了。
  “曾经的宗家已经为咒术界带来过严重的灾害,这次若是再重蹈覆辙,无论是出于立场上还是关系上,我都有介入的必要。”
  仓桥源司漠然的说着。
  “请你正视这一次的事件,我们将会酌处理,并不排除将你问罪的可能。”
  仓桥源司的一句话,令得室内的压力变得更加的沉重。
  对此,罗真却是笑了。
  笑得非常无可奈何。
  “我说,你们可以说的直接点没关系。”
  罗真没有任何掩饰的抛出这样的话。
  “直接说夜光是因为执行〈泰山府君祭〉才造成大灵灾这样的历史灾难,现在被传为夜光转世的我再次接触到〈泰山府君祭〉这个仪式,你们实在没办法再继续坐视不管,那不就好了吗?”
  罗真直言不讳的话语,让在场的三人均都微微产生了一些反应。
  “还真是够直接啊。”
  天海大善苦笑着。
  “现在的塾生都这么难对付吗?”
  盘地盘夫更是沉默了半响,随即叹息起来。
  “”
  仓桥源司则是彻底失去言语,不再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罗真。
  显然,罗真所言非虚。
  触及忌是一回事,有引发可怕灵灾的可能是一回事,连造成历史事件的可能的问题也是另外一回事。
  现在,阳厅的三名最高负责人之所以会聚集在这里,会面罗真,原因正是因为罗真所言,为夜光转世的他接触了〈泰山府君祭〉的这个仪式而已。
  这究竟会导致什么样的状况发生,谁都不知道。
  所以,咒术犯罪部的部长坐不住,祓魔局的司令室室长坐不住,连阳厅的厅长都坐不住,只能出席此次会面。
  可罗真只想说
  “我不是夜光,更不是他的什么转世,请你们认清楚这点以后再来与我对话。”
  罗真丝毫不惧眼前的三名地位崇高的人物,如此放话。
  “我使用的〈泰山府君祭〉亦是我土御门家代代相传的祭祀仪式,而不是帝式的〈泰山府君祭〉忌秘仪,没有被问罪的理由。”
  罗真堂堂正正、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以这样的方式,将所有的话都给直接坦清。
  那无畏又随的态度,令得天海大善和宫地盘夫说不出话来,只能皱着眉头,陷入苦思。
  反倒是仓桥源司,面色不变的提及了。
  “的确,阳厅并没有止土御门家举行世代传承的仪式,但若是单单举行仪式祭祀还另当别论,你的况我已有所耳闻,并不单纯只是祭祀,而是为了降灵吧?”
  仓桥源司以低沉的口吻说着。
  “既然接触了灵魂,那就是触犯忌,如何没有被问罪的理由呢?”
  这是仓桥源司的说辞。
  只是
  “我想问问为咒术界泰斗般存在的三位一个问题。”
  罗真不为所动的这么问了。
  “何为呢?”
  这个问题,让在场的三人均都微微怔然。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