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1 你也不差啊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之后,罗真没有再回到老家,而是干脆留在东京,回到了阴阳塾。
  虽然对半途分手的春虎和冬儿有些抱歉,但既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罗真也没有再回去的打算,干脆就回阴阳塾,不再跑一趟。
  理所当然,罗真将自己的决定告诉了还留在老家的夏目,让夏目帮自己和春虎与冬儿道个歉,并让她在那边多留几天,不需要立刻跑回来也没关系。
  可惜,夏目却是直接拒绝,并声称既然父母不在,又已经见过哥哥和朋友了,那就没必要再继续留在乡下。
  于是,第二天,夏目就同样回到阴阳塾,和罗真汇合。
  之所以拖到第二天,那还是因为夏目需要收拾御山上的天坛以及〈泰山府君祭〉仪式过后的收尾工作的关系,否则,本人应该会立即回来,不会耽搁吧?
  而一回来,夏目就告诉了罗真一个消息。
  “我父亲跟你联络了?”
  在男生寮,罗真的房间里,夏目便造访了这儿,将这样的一个消息告诉刚刚起床没多久,还困到打哈欠的罗真,令得罗真停下了动作,挑起了眉头。
  “嗯。”夏目有些拘谨或者说是有些脸红的坐在罗真的床上,一边扭捏着,一边告诉罗真道:“昨天你被带走没多久我就接到爸爸的电话,结果电话的另一边却是伯父的声音。”
  也就是说,土御门泰纯借了土御门鹰宽的手机,给夏目打了电话。
  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
  “他想问〈泰山府君祭〉的事情吧?”
  罗真不以为意的拿起毛巾,将其沾湿以后,一边洗脸,一边很肯定的说着这样的话。
  这是罗真唯一能够想到的可能性。
  果不其然...
  “伯父的确问了〈泰山府君祭〉的事情。”夏目有些摸不着头脑似的道:“只是,伯父并没有问太多,只是问了一句仪式有没有举办成功,还有举办仪式时的时候又是什么状况,然后就挂掉了。”
  还是一如既往的对罗真的事情漠不关心啊。
  “然后呢?”罗真将毛巾挂在脖子上,撇了夏目一眼,问道:“你怎么回答?”
  “我只是将当时的状况如实跟伯父汇报了一遍。”夏目这么说了,随即语气开始变得不对劲的道:“还有你将大连寺铃鹿收为式神的事情。”
  “呃...”罗真顿时闭嘴了。
  虽然夏目没有说出来,但罗真能够感觉到,对于自己将大连寺铃鹿收为式神的这件事,夏目还是很介意的。
  不,应该说是很不爽吧?
  “真是太好了。”夏目便面无表情的道:“能够将〈十二神将〉之一收为式神,而且还是那么可爱的女孩子,以后肯定会在各方面都对你很有帮助的,各方面...”
  看吧?
  很不爽吧?
  简直就是不爽到极点了啊!
  “夏目小姐?”罗真有些小心翼翼的道:“你这是在生气吗?”
  这个问题,换来的回答自然是这样的。
  “没有,我怎么会生气呢。”夏目语气生硬的道:“主人能够将那么厉害的人收为式神,我应该感到高兴才对,怎么会生气呢?”
  还能再假一点吗?夏目小姐?
  在罗真嘴角微微抽搐的时候,夏目还在继续说着。
  “反正已经有那么厉害的式神了,而且还是那么可爱的女孩子,以后就不需要再靠那些没用的式神了,没错,不用再靠那些的式神。”
  夏目依旧还是面无表情,语气生硬。
  当下,罗真非常干脆的投降了。
  “我说夏目小姐啊,就算对方是〈十二神将〉之一,你也只是目前比对方弱而已,等再过几年,以你的资质,成为〈十二神将〉等级的阴阳师是绝对不会有问题的,怎么会没用呢?”罗真有些无奈似的坦言道:“再说,就算大连寺真的很可爱,你也不差啊,夏目。”
  “我...我也不差?”夏目冰冷的俏脸上顿时浮现一丝红晕。
  但紧接着,夏目又生起气来。
  “你...你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
  夏目禁不住这么说了。
  不过,能让夏目将心情表现在脸上,那就是罗真的成功。
  “好好好,不原谅,不原谅。”罗真摊了摊手,道:“只是,不知道大连寺什么时候才能出来了。”
  听罗真这么说,夏目也顾不得生气了。
  “按照你的说法,阴阳厅应该会对大连寺的事情酌情处理吧?”夏目叹了一口气似的道:“既然这样,大连寺应该不会受到太过分的处分才对。”
  毕竟,大连寺铃鹿终究还是没有成功的实行〈泰山府君祭〉的仪式,再加上接触禁忌的事情又从罗真这里得到了解释,照理来说,应该会从轻发落。
  更重要的是,大连寺铃鹿也没有造成什么损伤和损害,在与罗真的咒术战中亦全程张开结界,没有影响到一般民众,除了相关人员以外,世间还不知道身为国家一级阴阳师又是阴阳厅的形象代言人的大连寺铃鹿成为了咒术犯罪者。
  既然没有造成实质性的伤亡和损失,那问题就还可以解决。
  “不过,大连寺终究还是对禁术进行了研究,这件事情还是逃不过,所以,在处分出来之前,咒搜部应该会首先将她的研究成果进行仔细的调查,确认没有多余的问题以后,那才会对大连寺进行处分吧?”
  罗真这样子判断着。
  换言之...
  “短时间内,这个丫头估计都出不来了。”
  罗真没有多少的担忧和焦急,非常随意的说着这样的话。
  对此,夏目是有些酸溜溜的开口。
  “你跟她已经缔结了式神契约,能够通过灵力联系得知她目前的状态,当然不担心。”
  诚如夏目所言,虽然不知道大连寺铃鹿怎么样了,但透过灵力联系,罗真还是可以得知她目前没什么大碍,只是估计应该受到了软禁,不被允许自由行动了吧?
  “现在就看看她什么时候能够被放出来,又会被进行什么处分了。”
  罗真以达观的口吻说着这样的话。
  该做的事情已经都做了,接下来就看结果而已。
  “好了,大连寺的事情就暂时别管了吧。”
  罗真伸了一个懒腰,对着夏目说了一句。
  “还是好好想想暑假该怎么过,下个学期又该怎么办吧。”
  罗真完全看开般的话语,让夏目只能点下头。
  就这样,大连寺铃鹿的事情暂时宣告了落幕。
  而让罗真与夏目都没有想到的是,大连寺铃鹿这一关就被关了半年。